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九十六章 用什么证明

    陆双峪虽然不耻赵弘光霸王Y上弓的事情,但也对他这么没出息的样子十分恼火:“追nv孩子最重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赵弘光以为是金钱或是跑车或者外形什么的。

    陆双峪言简意赅的说明:“都不是,是要死P赖脸不要脸。所谓烈nv怕缠郎是也。”

    也不知道赵弘光听进去没有,反正陆双峪觉得自己已经把秘诀教给了他,师父领进门修行于个人。

    赵弘光把他人仍在了客厅,自己去洗了一个澡,回房去睡觉了。

    陆双峪坐在沙发上这算什么,过河拆桥?

    他只好上楼自己找了一间客房,进去睡了。

    刚才还喧嚣吵闹的半山别墅,顿时间寂静下来。

    只是有两个人躺在床上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缺少了身边人的寂寞,赵弘光是第一次T会到了。

    前两晚,身边的人至少身T带着温暖,不像现在,他只觉得冰冷。

    他下楼,敲了敲佣人房的门。

    顾解舞没睡,起来开了门。

    她不想吵醒其他人,而且她以为是郑阿姨。

    看见是赵弘光,她明显的愣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

    赵弘光穿着神Se的睡衣,一脸无辜。

    “我睡不着,想和你一起睡。”这话听起来不止孩子气,更重要的是他那种特有的无辜态度。

    好似不然他进来睡就是泯灭人X一般的存在。

    顾解舞不擅长拒绝人。

    他已经自动的走到了屋内躺在了床上,说:“放心我什么都不做,就乖乖的睡觉。”

    顾解舞无奈的关上了门。

    已经那个过啥了,她没那脺髅情,而且这间屋子也是属于他的,没有把主人赶出去的道理。

    赵弘光真没想到,原来死P赖脸真的管用,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顾解舞无论多么不舒F,还是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而赵弘光自己不消说,佳人在怀,好梦。

    第二天他从顾解舞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惊呆了陆双峪和郑阿姨。

    还亲自热了牛N和J蛋,给顾解舞端进去。

    顾解舞常给她端食物是二楼,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做一些。

    在顾解舞的眼里,两个人的差距本来就影响着他们之间的关系,他要是再拿乔做大少爷,只怕他要不了一个星期就会被他甩。

    她想要简单纯粹的生活,他尽力去做就是。

    顾解舞看着赵总裁一副小白兔的模样端着盘子在自己床前,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从床上坐了起来。

    狭小的空间容纳两个人已经是极限,现在她起床转身都很难。

    他把盘子放在旁边的小柜子上,说:“我给你剥好。”

    顾解舞不吃煎蛋和水煮蛋的蛋H,下意识的将剥好的蛋白给她,赵弘光自己把蛋H吃了。

    他其实也不喜欢吃蛋H,只是他没顾解舞那么挑食。

    顾解舞吃着蛋白,喝了一口牛N问:“你怎么知道我不吃蛋H的?”

    她记得自己从来没说过。

    赵弘光有些噎到,拿了她的牛N喝了一口。

    “没见你吃过,所以觉得你不会喜欢。∑冧实他看见过她在公司把盖浇饭的J蛋蛋H剩下。

    只是这么说,显得他多细心。

    顾解舞没说什么,一点东西吃下去,她又觉得昏昏Yu睡了。

    赵弘光说:“一定是牛N起了作用,昨天你都没怎么睡,再睡一下,今天就不去公司了。”

    一副商量的口气。

    顾解舞不想无故就不去公司报道:“我昨天也没去。”

    他说:“没事儿,你在的话我可能更不能安心上班,你得为你老板想一想。而且这J天你鏡神不大好,在家好的休息。

    好吗?”

    顾解舞见他坚持,没有争辩了。

    闭上眼睛躺下,一会儿就睡着了。

    他让郑阿姨去拿G洗衣物,暂时顾解舞还不知道,他还想着怎么给她一个稳定的工作环境。

    他不是觉得顾解舞就必须呆在他的身边,而是现在的情况有点让人担忧。

    顾解舞如果不是为了薪水,大约早就离职搬出去了。

    她X格虽然绵软,但是有些时候是很强Y的,特别是在这些事情上面。

    她父母的离婚对她的打击很大。

    所以她不想重蹈覆撤。

    赵弘光换了衣F,去上班。

    安迪见总裁回复往日模样,心想事情可能挺顺利的,没想到下午总裁就叫她进去单独玲濎。

    问的内容自然是和工作无关。

    赵弘光的意思她听明白了,就是要怎么做,才能让顾解舞产生安全感。

    安迪非常市侩的说道:“小舞之所以没有安全感,总裁您觉得是因为什么?”

    她知道,但不能说。

    赵弘光想了一蟼愒己最艰苦的那段时间。

    “钱!”

    安迪笑笑不说话:“知道问题的所在自然会有解决的办法。”

    “可她不会要的。”赵弘光的语气颇为无奈。

    安迪想,男人在某些地方总是特别的傻:“那您可以给她实物嘛!不然这个世界上的奢侈品都会卖不出去的。”

    她还是说了出来,未免总裁觉得小舞是个拜金族,又解释说:“其实nv人ai钻石,并不只是因为它永恒不朽,更多的是因为它的价值。

    可以证明一个男人可以为她付出多少。不愿意付出的男人给不了nv人安全感,所以nv人不需要不给她们买钻石的男人。”

    赵弘光莞尔,问安迪:“如果那个男人买不起钻石呢?他緡法证明他是ai着谁的?”

    安迪浅笑:“没有钱的男人会更加容易证明自己是否ai一个nv人,因为他会把他嘴边的食物去全部都给心ai的nv人。”

    赵弘光突然明白了:“社会虽然很进步,但是求ai的方式居然依旧这么古老。”

    在远古势冓,野人们求ai的方式就是把食物送给心仪的nv人,nv人一般都会收下。

    因为她们相信,这就是ai她们的方式。

    应该送什么呢?

    赵弘光苦苦寻思着。

    顾解舞从梦魇中醒来。

    冰冷的雨水浇在她的身上,她的心空了,像是无底洞,无论如何都填不满。

    她看见了湖水,想要跳下去,结束一切。

    ps:有点卡文!(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