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九十五章 恐怖的他

    赵弘光今晚没有回家,找到了陆双峪,让他陪自己喝酒。

    陆双峪自从经过上次的事情,陆双峪对赵弘光的感情那是想到程度上的发生了进化。

    如果从前只是好基友的境界,那么现在已经是亲兄弟的。

    没事儿的时候自己可以cha两刀,有事儿的时候可以为了他cha别人两刀。

    一听哥们儿要找人喝酒,他立马来了鏡神。

    自从上次之后,他到时不怕喝酒了,横竖喝不喝酒该发生的事都会发生,何必这么拘束自己。

    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有时候挺舒心的。

    赵弘光之所以会找人陪,只是不想喝醉了睡大街,或者死的不明不白,就是为找人来为自己收尸,免得到时候醉死在路边。

    以前陆双峪少喝酒,喝到一定量就死活不喝了,所以他特放心,也特愿意找他。

    今天陆双峪确实犯病似得,一杯又一杯的伏特加跟自来水似得往肚子里面倒。

    赵弘光看他跟着自己喝了三杯,脸都红了,抢过他手里的酒一饮而尽说:“你少喝点儿!”

    陆双峪擦了擦嘴,包间里面彩Se的幻灯晃得他眼睛疼。

    他说道:“我现在想学着多喝酒,得练练,你找我出来不就是为了让我陪你喝酒吗?你特么的什么意思?”

    赵弘光拿起一瓶酒,直接吹。

    陆双峪觉得他开始有些不对劲,从前他狂喝的时候,总是因为公司里面的事情或是因为他的父母。

    这一次也没听他抱怨,一个字都没有,怎么这酒喝上了。

    还是不要命的那种。

    陆双峪赶紧把剩下的酒瓶子都挪开过去问:“出什么事儿了,你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你!”

    赵弘光不说话,拿过瓶子继续吹。

    陆双峪不答应了,抢过瓶子和他争执:“你这么喝法,明天也醉不了,说一说,说出来心里舒F了,你就醉了。

    今晚就能睡个好觉。”

    赵弘光读大学的时候就这样,说不出口就使劲儿喝,喝的三荤七素了再跟人玲濎,聊完就好了。

    大学的时候穷,只能和老白G,一喝就半斤,酒一下肚子就见效。

    现在这些洋酒,一点用都没有。

    他现在还能分清楚眼前有J根手指头。

    陆双峪看这样不是办法,才过来劝他。

    他这才支支吾吾的把事情说明白了。

    大意就是他和小90的事儿成了,可小90不知道为什么不高兴。

    安迪说,好像她不想嫁给有钱人,因为有钱人都是王八蛋。

    陆双峪有些迟疑,这是什么鬼理论?

    赵弘光把心事说了出来,心里面也没那么堵得慌了,又喝了些酒,就在包间里面睡着了。

    陆双峪也想看看顾解舞到底怎么回事儿。

    G脆把他送回了家。

    他不信,这世上还有不食人间烟火的nv人。

    就是他们家乐乐,也是喜欢钱的。

    赵弘光有什么不好,顾解舞还挑三拣四的,真以为自己是镶了金边的。

    陆双峪送赵弘光回了家,郑阿姨在客厅里等门。

    顾解舞听见响动没打算出来,今晚上她准备回楼下佣人房睡。

    赵弘光到家一听顾解舞在佣人房,立马走到了佣人房门口,现在他自己站都站不稳了,郑阿姨和陆双峪一边一个的扶着才勉强站着。

    他用力敲了敲门:“开门,开开门!”

    顾解舞知道他醉了,她还是第一次见赵弘光喝醉,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子,反正他爸喝醉过一次,和他妈妈离婚之后,回来之后看见她就想把她扔出去。

    把她从Y台上面扔出去。

    那种可怕的记忆又回来了,她吓得躲到了床上。

    只是佣人房里没有内锁,郑阿姨见她一直不开门,只好拿了备用钥匙,免得赵弘光一直拍门,门都快烂掉了。

    赵弘光一进来就看见顾解舞瑟缩在角落里,眼睛里面带着泪水。

    陆双峪一看这画风,不对啊!

    和赵弘光形容的不对,这看起来就完全是赵弘光这王八孙子欺负了她。

    看把人家吓得,跟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似得。

    郑阿姨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自己可能做错了,也不知道赵先生对顾小姐做了什么,顾小姐怕成这样。

    赵弘光一见她这样,本能的想要过去抱住她,他知道自己吓到她了。

    顾解舞身子一抖,整个人像是被掉进了冰窖里面。

    这个人一定会杀了她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赵弘光好可怕。

    陆双峪拦下了赵弘光,让郑阿姨去拉顾解舞。

    顾解舞从赵弘光身旁离开,出来到了客厅。

    他又追着到了客厅,陆双峪拦都拦不住。

    嘴里面还一直说:“你别走,你给我站住!”这一类的,有些带着威胁X的话。

    陆双峪自己更加笃定了,一定是这王八孙子做了什么对不起顾解舞的事情。

    说不定他说的什么顾解舞自愿和他**也是他只以为,顾解舞说不定是被这王八孙子给那个什么了

    男nv之间,最要紧的就是两个都愿意。

    霸王Y上弓做出来的能有好结果,以为写小说泥!

    陆双峪让顾解舞赶紧躲一躲,她只好跑到了郑阿姨的房间。

    赵弘光不死心,还想要跟上去。

    陆双峪见没人了,直接拿起桌子上的水倒了赵弘光一脸。

    你特么这副鬼样子人家姑娘能喜欢上你才见鬼了!

    赵弘光清醒了一些,扯开了领带坐在沙发上散热,他的酒还没醒,看东西都还转圈儿。

    陆双峪这才小声问他:“你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了?”

    这话说的很是颔蓄,其实他心里已经认定了,不然顾解舞看见他反应能那么大。

    赵弘光摇头,他觉得自己一直做的挺好。

    今晚是个例外,喝多了,没轻没重的。

    郑阿姨安抚好了顾解舞,出来给赵弘光煮了解酒汤,时间磨到了凌晨。

    陆双峪没有离开的意思,赵弘光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

    顾解舞被叫了出来,赵弘光对她笑了笑说道:“刚才吓到你了,真是抱歉,如果你想在小房间睡,那你去吧!”

    顾解舞没说话,回佣人房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