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九十四章 到底什么更重要

    人生来的时候,都是双双对对的。

    有些人终其一生也找不回对的那一半。

    只有少数的幸运儿,才能得到这样幸运,因为他们别上帝眷顾。

    因为有了这样的例子,顾解舞才会觉得,好多人才会产生错觉。

    以为朱丽叶一定可以找到梁山伯。

    她不相信自己是茫茫众生中最幸运的那一个。

    ai人在遇到符合J配条件的异X时,也会分泌相应的激素,使人进入亢奋状态,之后再次遇到或想到该异X时,都会分泌激素,反笢鼬入亢奋状态。这种感觉被称为“ai情”。

    她觉得,赵弘光是得了这样的病。

    同床异梦,她恐惧着来自他的T温。

    他的睡颜安静而美好。

    她提醒着自己,该如何才能守住自己的本心,而不再所谓的ai情中沦陷,成为输家。

    两个人之见,总是付出更多的那个是输家。

    赵弘光有权有势,有名利地位,他输得起。

    纵使在这她这里碰了Y茬,回头也有无数的nv人蜂拥而上,因为他本就站在金字塔之上。

    而她,要是输了,可不是青春和身T而已。

    还有她唯一的心。

    面对这样优秀的男人,不动心那是假的,只是她很害怕。

    鲤跃龙门的代价往往就是粉身碎骨。

    按照这样的道理,她愿意做一辈子的小鲤鱼,至少只有快乐。

    即使只能在水底仰望云中之龙,她也无怨无悔。

    赵弘光感觉的一G视线,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所见只是她安静美丽的侧颜。

    他替她拉了一下被子。

    他知道,她没有睡着。

    他不知道该如何让她相信自己,但是至少,他要她知道他的心意。

    他挪了一些,和她靠得更近。

    两个人J换着鼻息睡去。

    这一夜沉静美好。

    如果下半生都可以如此,他愿意用一切来J换。

    顾解舞醒得很早,她不大习惯和别人睡。

    可能只是因为认床。

    她起来刚出房门,赵弘光也醒了。

    特别是这种时候,他会觉得非常的无能为力。

    顾解舞下楼准备早餐,现在不过是凌晨五点多,她索X现做面包。

    面包需要发酵,一般需要两个小时,她没蕚愽觉得这样能够消磨时间也好。

    等待天明总是特别的漫长,天边第一缕光S下来的时候,她倚于窗前看了看,只觉得人生无常。

    在J天之前,她还天真的幻想着未来的美满人生,而现在,确实想要竭尽全力的摆妥某个人。

    一个,她从来不敢奢望的人。

    她想,要不是对自己未来已经有了规划,她会不会更容易接受赵弘光一些。

    故事或许一开始就错的。

    为什么一心想要平静人生的她会卷入这样只会发生在电视剧或小说里的事情里?

    赵弘光从楼上下来,他的洞察力不是白瞎的,她对他越来越冷漠。

    用言语行动在告诉他,她不想这样的。

    他装作不知,吃完早餐去上班了。

    最后嘱咐她:“今天起得那么早,就不用去公司了。”

    她在家似乎也没什么事情可做,这样只会让她更加胡思乱想,无所适从。

    于是又说道:“你不是想要考会计师吗?多花些时间在这上面,很快就行的。”

    顾解舞点点头,小周离职了,新的司机还没来,她出门也不方便。

    反正到了公司也是那些Jmao蒜P的小事。

    一关上门,她才感觉到自己的孤单,整个别墅,只有她一个人了。

    她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亲戚可以谈心事。

    顾解舞一蒙头回了佣人房,卷着被子睡起了回笼觉。

    阿姨自己有这边的钥匙,进来准备打扫佣人房的时候发现顾解舞睡在里面,也不好说什么。

    赵先生虽然说了以后她住佣人房,但是顾小姐在,她可不敢主顾争地方,带上门打了电话给赵弘光。

    赵弘光才知道,顾解舞去佣人房睡觉,他呐呐了一会儿,对阿姨说道:“那你把一楼杂物间收拾一下,以后你住那里。”

    阿姨答应了。

    赵弘光听见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他一不小心竟然把铅笔给折断了。

    随手扔进了垃圾桶里面,重新拿起一直铅笔在C图上画。

    虽然已经错过了进军地产最佳势冓,但是现在有个大好的机会摆在他的面前,他也想试一试做房地产。

    顾解舞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阿姨正在厨房做饭,她走过去和阿姨打招呼。

    阿姨姓郑,顾解舞一直叫她郑阿姨。

    顾解舞醒来脸Se有些憔悴,头发凌乱的站在那里,整个人的状态显得不是很好。

    阿姨虽然不知道她和赵总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她G家政这一行,最起M的素养就是不能太关心主人家的事情。

    只是顾解舞和她nv儿差不多的年纪,就和赵总这么不清不白的在一起了,想必姑娘心里不好受。

    这世上虽不是每一个nv孩子都是想要攀高枝的,但很显然顾解舞是个例外,如果换做是其他人,可能早就拿着赵总的副卡去血拼了。

    而她,却要在原先的佣人房才睡得着。

    可怜的孩子。

    郑阿姨一时间心生怜悯,很是自然的说道:“我能来这里上班,也不知道公司里面多少人红了眼睛,这可要多谢顾小姐你。

    要知道现在挣钱那么难,我家的小儿子还小,将来可就指着这薪水买房子了。”

    顾解舞明白生活不易,感叹了两句。

    郑阿姨又说道:“这世上本来只有没有米的时候才会死人,只要有钱有饭吃,什么糟糕的环境人都是能够撑下去的。

    回想一下民国的时候,多乱啊!nv孩子又不能出门工作,好多在家饿死的,八国联军进北京的时候就更不用说了。

    管你之前是千金小姐还是路边乞丐,都是一样的。

    后来她们不也活的好好的嘛!”

    顾解舞心中有些感触,笑道:“是啊!都不容易。”

    爸爸看着她长那么大,不容易。

    有什么事情比好好的生活更重要的。

    她现在既不缺钱,也不缺工作。

    唯一的烦恼就是那个人而已。

    等一等吧!

    或许他就腻了。

    ?(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