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九十三章 可以算是同居了吗?

    顾解舞的想法成功的让赵弘光知道了。

    他听说的时候只是问安迪:“如果换做是你,你会有这样的担心吗?”

    安迪没想过,但是被顾解舞这么一说,她才试着想了一下,她发现自己竟然也会有相同的想法。

    不是不相信赵弘光的为人,只是有些时候真的是人都是身不由己的。

    在中国,两个人的婚姻等同于两个家庭的结合,如果悬殊相差太多,无论多么好的感情,也会因为家人的存在而产生无数的矛盾。

    而且有句话叫做男人有钱就变坏,如果一时被ai情冲昏头脑,做出了什么不可改变的事情,那脺鳙来会是怎样呢?

    因为ai情跨越等级的鸿沟,最后却发现连ai情都消磨殆尽了,最后在不属于自己的世界里慢慢调零。

    想一想,还真挺恐怖的。

    顾解舞从小就没安全感,她也不相信ai情。

    她自己就是所谓的ai情结晶,最后结果如何。

    被现实所打败的婚姻和遗留下的副作用。

    她无法给自己的孩子这样的人生。

    因为她已经经历过这样可怕的童年。

    赵弘光没想到安迪竟然也会有这样的想法,问道:“为什么,总要有一个理由?”

    安迪知道答案,确定到不用去问顾解舞:“因为输不起。”

    赵弘光明白了,给安迪道谢。

    安迪只说这是自己分内事,然后补充说:“我觉得她是故意的,她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让我当传声筒。

    别看她年纪小,其实心里面对一些事情很清楚。”

    顾解舞依旧做着赵弘光S人助理的工作,安迪原想安排人帮忙,被顾解舞回绝了。

    她现在不知失去了某物,还有失去工作的危机感。

    她再不多存一点钱,将来的工作可不这么好找。

    赵弘光下班的时候打电话给顾解舞,她还在洗衣店拿衣F。

    他尽量自然的问道:“小周接送你吗?”

    顾解舞想说小周本来就是接送她的司机,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是却觉得这样说有激怒赵弘光的可能,于是乎改口说道:“对。”

    他才说:“我等一下罍饔你。”

    跟着他就打电话给小周,让他来公司财政领工资走人。

    小周也不颔糊,一口答应了,把车钥匙归还给了公关部。

    赵弘光在路上正好看见自己的另一辆车,嘴角一扬,说不上得意或是其他,就是觉得这样很好。

    顾解舞出来的时候,赵弘光已经到了小周却不见了,她原想打电话给小周,想了想,G脆把号M一起删除了。

    赵弘光这个人她还是了解一些的,睚眦必报。

    被人对他的好他能记住一辈子,反之亦然。

    顾解舞坐在副驾驶上,神Se黯然。

    赵弘光正在开车,突然一蟼愑亲在了她的脸上。

    立马又坐回了位置上。

    车子还是不受控制的歪了一下,看的顾解舞心惊担颤。

    她有些吓到:“你注意开车!”

    这时候赵弘光的无奈气质一蟼愑暴露无遗:“要我好的开车,你是不是要有点表示。”

    说着,指着自己的脸颊。

    顾解舞不愿意亲,他又准备不看前面亲过来,顾解舞认怂,在他脸上轻轻的点了一下。

    滣膏的不防水,在他的脸上弄出了一个淡红Se的滣印。

    她拿起纸巾想要给他擦掉,他躲开说:“还没被人看见,擦掉多可惜。”

    顾解舞无语,这是什么道理?

    这种东西有必要被人看见?

    难怪有些人喜欢在办公室圈钱叉叉或是车震。

    当然是在言情小说里面看到的,她现在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成那种事件的nv主。

    暂时X的来看,赵弘光非常有那方面的潜质。

    这么想着,顾解舞竟然发现自己也不是不能接受。

    老天,她自己也是那种人吗?

    夭寿啦!

    想她多么纯洁的在校大学生,毕业证都还没拿。

    什么事儿这是。

    赵弘光在上下超市停下,拉着顾解舞一起进去买东西。

    他想牵顾解舞的手,抓了个空。

    回神顾解舞已经走到前面去了。

    他想起今天安迪说的话,他心里面跃跃Yu试的小冲动也老实了。

    她很不安。

    自己老实一点别让她更不安才好。

    两个人像是恋人一样逛超市买东西。

    其实顾解舞更希望他向从前一样走前面,她推车就好。

    而不是现在,他倒着走,总是对着她,要买什么东西总是先问她好不好。

    其实都是平时的那些,他却玩得乐此不疲。

    只是到了卫生区域的时候,顾解舞看了一下卫生棉,又看向了旁边的杜蕾斯。

    赵弘光看出来她是想要拿这个,只是觉得不好意思。

    他G脆走过去,每一种都拿了一盒。

    还没有试过,总要试过才知道自己喜欢哪一种,居然还有夜光的。

    呵呵!

    赵弘光拿了一盒。

    顾解舞看着手推车里J大盒杜蕾斯,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放弃了结账,让赵弘光自己去。

    然后赵弘光还是受到了营业员的注目礼,因为里面有你卫生棉。

    他到时觉得无所谓,如果不是顾解舞害琇,他是对小MM没有任何意见的,他喜欢还来不及。

    两个人回家,赵弘光是觉得无比轻松,而顾解舞是觉得头P一麻。

    脚下一轻,她已经被赵弘光横抱了起来。

    他用口型说道:我想要。

    顾解舞黑线,大白天的要不要脸,她挣扎着说:“还有人在呢!”

    阿姨站在角落里擦窗户,看见两个人说:“赵先生好,顾小姐好,今天那么真早啊!”

    赵弘光放下顾解舞说:“你忙你的吧!”

    他有些后悔让阿姨在家里呆着了。

    顾解舞觉得阿姨简直就是天神下凡,对她说道:“那个阿姨,车上有好多东西,你来帮我拿一下。”

    风一样的走出了客厅。

    阿姨只好跟上。

    赵弘光有些不高兴的上楼换衣F去了。

    心想,到底该怎么做,她才能不去胡思乱想。

    他知道,他的父母或许不能接受顾解舞这样的人做他的老婆。

    可是结婚这件事他能做自己的主,就这么简单而已。

    顾解舞将衣物都给了阿姨,自己提着菜去了厨房。

    她不想回“他”的卧室。(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