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九十一章 食髓知味

    她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坏nv人。

    总裁昨晚上明明好J次问过她可以吗?

    她不止没有拒绝,还主动妥掉了他的衣F。

    现在两个人都还是****着的。

    不论是他的,还是自己的,都是她自己亲手妥下的。

    她的生理卫生课老师就是那些盗版的言情小说,每一本书都有关于男主和nv主相ai的情节。

    她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她分开了自己双腿,勾在了他的腰上,上下来回,将他蛊H。

    但凡是个正常男人,都不会拒绝吧!

    顾解舞觉得自己简直下J,或者她本来就遗传了来自母亲的基因,不安于室。

    明明已经决定了要和下周在一起,昨天两个人虽然没有说清楚,但是相互已经默许了。

    只差临门一脚而已。

    她现在做了什么?

    白天跑去约会小周,晚上来把总裁睡了?

    有没有这样的人啊!

    她的内心J乎是崩溃的。

    赵弘光被她木然的深情伤害到了。

    他还以为,她会像昨晚那么热情的给她一个拥吻。

    而现实是

    顾解舞起身说:“我先下去做早饭了。”

    可是刚一下床,就因为某些原因站不稳跌倒了。

    赵弘光想拉她也来不及。

    顾解舞胡乱的捡起地上凌乱的衣物往身上套。

    赵弘光更像是被睡了不认账的那个。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等顾解舞出去了才起身。

    一掀开杯子,就是刺目的红Se。

    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没有准备纸巾,弄得到处都是。

    可见两个人昨晚上有多疯狂。

    连床沿上都是。

    这是他在她身后进入的时候弄上的吧!

    看着这些痕迹,他不由自主的想起昨晚上的细节。

    虽然两个人都是第一次,可配合的非常好。

    她没怎么痛他也没怎么吃苦头。

    非常的顺利,顺利到两个人只顾着享受,都没来得及注意这些红Se沾染得到处都是。

    自然是不能让顾解舞自己收拾的。

    他打了电话到家政公司,让以前一直收拾这里的阿姨过来收拾。

    他才下楼。

    和平时一样,顾解舞做了烤面包。

    只是今天的面包看起来像是冰箱里面的切P面包。

    顾解舞一直低着头,赵弘光也没说话。

    顾解舞装作很忙碌的样子在厨房里面来来去去。

    他真的很饿,昨晚上确实是消耗了很多T力。

    吃完东西他对假装忙碌的顾解舞说道:“你今天别上班了,在家休息吧!我叫了阿姨过来。”

    顾解舞没抬头,她不好意思看。

    赵弘光已经出门去了。

    他现在的心情说不上来,又高兴又烦恼。

    高兴的是她甚至愿意和他做,但是现在这副表情又是怎么一回事?

    一上午他都是心不在焉的,安迪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心想今天还不知道要收到多少部门的抱怨。

    好在总裁只是一般的心情不好,没有随便找谁当出气筒。

    到了中午,顾解舞接到了来自赵弘光的电话。

    “你还好吗?”

    他现在才想起,自己昨晚上是不是太狠了,第一次就这么弄,是不是让她受伤了。

    顾解舞躺在自己的床上,为自己失去的东西默哀,看着低矮滇濎花板说:“我没事。”

    “你的声音听起来不大鏡神,需要我回来吗?”

    他很想回家照顾她,或者和她说说话之类的,他觉得两个人的关系可以就此更进一步。

    顾解舞连忙提了一下声音:“没事,就是刚才躺着的,所以听起来比较奇怪。”

    赵弘光只以为她在休息,让她多歇会儿就挂了。

    他还是不放心,上网搜索nv孩子初夜要是受伤该怎么办。

    没办法,只有卧床休息。

    还有就是要是不想要孩子,就要吃紧急避YY。

    他自动忽略了这一条,想,要是有了孩子也不错。

    他下午又提前下了班,今天本来要去参加一个聚会,见一些生意上的朋友。

    可现在他什么心情都没有,只是想要见她。

    知道她好不好。

    想要知道她是真滇澤着打电话才有气无力还是受伤了。

    他一边回想一边觉得自己真的是太不知道节制了。

    她最后明明让他轻一点的,他确实跟疯了似得,更加用力。

    最后只听见她啊啊的乱叫才作罢。

    那时候他心里面竟然会产生一声错觉,想要这么G死她。

    他觉得自己有些变T了。

    顾解舞一个在家里,阿姨上午十点来的,顾解舞开了门。

    阿姨之前和顾解舞是见过面的,打过招呼后就在家里面检查起来,看哪些地方需要收拾。

    虽然早就看出了赵先生对他的助理有小心思,但是看见床上那些红Se还是不免吃了一惊。

    到底还年轻,不知道节制。

    看样子那小姑娘吃了大苦头,难怪今天神Se恹恹的。

    赵弘光回来的时候阿姨还没走,阿姨见他回来说道:“赵先生好。”

    他想了想说:“你以后还是每天过来吧!”

    阿姨当然求之不得,这样好的老板按时给工资不说,家里面人少事情也少。

    赵弘光便是径自炒佣人房走去,顾解舞现在住在那里。

    顾解舞开了门,客厅里站着雹姨,她只好让赵弘光进去说话。

    小小的空间里面因为两个成年人显得有些B仄。

    但是这里面都是属于她的气味,所以他并不讨厌。

    见她脸Se有些苍白,关心的问:“怎么了,你还说没事,脸Se这么差。”

    顾解舞拿出小镜子看了看,觉得还好:“可能是灯光太白了吧!”

    赵弘光见她淡淡的样子,心里面有些洋,男人都是食髓知味的动物。

    他一下抱住了她,说道:“不过半天没见面,我就特别的想你。你有没有想我?”

    他是男人,不主动一些难道等她自己主动。

    她之所以那么冷淡,可能是怕他觉得她太随便了。

    第一次那种事,大多数都是男生提出来和主动的,但是昨晚上情况有些改变。

    他想着也说:“我想要你。”

    热情的拥吻根本让顾解舞满意拒绝的机会。

    她穿着棉布裙子,下身一凉,什么东西都没了。

    B仄的空间里,是男nv此起彼伏的**声。(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