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九十章 是谁诱H了谁

    顾解舞被吓懵了。

    赵弘光其实本来X格脾气就是这样,一发气脾气来那气势简直无人可挡,一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样子。

    只是他对顾解舞温和惯了,这是他表现温柔的方式。

    第一次他没办法在她面前控制他的脾气,说不上来是嫉妒还是愤怒。

    一种近乎被背叛的恐惧感从心底升起。

    他觉得自己会被她B疯。

    他对她无从下手,不知道她想要什么,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更不明白,怎么好好的,她就是快要成为别人的了。

    这一切,都是在他眼P子地下发生的。

    他的司机,竟然可能抢走他喜欢的nv人。

    简直不可思议,天方夜谭。

    顾解舞完全不明白,只是一脸惊恐的看着他发脾气,看着他打烂了桌子上一套价值不菲的茶具。

    赵弘光的眼神看过来,像是要吃人。

    她胆怯的底下了头去,看见自己的脚尖,她身上的每一寸P肤都在冒着冷汗,她能清楚滇濤见自己的嗅濜。

    赵弘光上楼去,踩碎了一P瓷器,发出一阵碎裂的声响,她下意识的双手抱住自己。

    他知道他吓到她了,可是没有回头,自己一个人离开了。

    他没有过ai过说,只以为他从前所做的一切那就是ai。

    保护她,给她她所需要的一切,那就是他ai她的方式。

    可是,为什么?

    他做错了吗?

    她为什么会想要和其他人在一起,难道只是因为她和小周的相处时间比较多。

    他是不是也该多花一些时间在他身上。

    夜中,赵弘光听见了敲门的声音。

    顾解舞收拾好了楼下,煎好了牛排端了上来。

    家里只有两个人,他知道是她。

    他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怒火冲冲,开门见她端着牛排,侧身让她进来。

    说:“放那儿吧!”

    顾解舞还是有些后怕,她怕的是失去这份工作。

    赵弘光脾气是大了些,可也就是今天,而且她也的确回来晚了一些,总裁坐在客厅里等她一定等了很久。

    她刚才收拾地上的时候发下茶叶都泡没Se了。

    让总裁饿着肚子等她那么久,是她的失职。

    赵弘光看了牛排一下,让她下去拿一瓶红酒上来。

    顾解舞去了酒柜里拿了一瓶红酒,拿了一个杯子上去。

    赵弘光坐在椅子上说:“其实,我是想要你陪我吃饭。”

    顾解舞瞬间笑道,莫不是总裁最近没找到家的感觉?

    有时候孤单的时候她也会想要人陪着吃饭,不用很熟的朋友,就是一个普通人,让自己感觉一蟼愒己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孤身一人的感觉。

    想起那一次晚上去吃牛R面的那一回,顾解舞觉得自己错的更离谱了。

    总裁有时候也很可怜的。

    去餐厅也总是一个人,回到家还是一个人,难怪会想要和她一起吃饭。

    顾解舞笑着说:“那您等我一下。”

    她下楼去准备了一盘水果沙拉,见冰箱里还有巧克力也拿了一些,又拿着一个杯子再次上楼去。

    赵弘光见她这样上来,不禁一笑:“你吃的下这么多东西?”

    顾解舞有些害琇的红了脸:“我其实也没吃什么东西。”

    两个人坐在一起,在赵弘光的办公桌上吃了起来。

    过了一阵,赵弘光突然觉得少了什么,于是乎光了等,把烛台找了出来。

    点点星光之下,两个人的脸都看得不再那么清楚。

    烛光晚餐,顾解舞看着桌上的东西,再看看赵总裁,觉得有钱人又是会享受生活。

    她的酒杯里只有一点点红酒,赵弘光知道她不会喝,所以只是意思一下。

    可能是气氛太好,她情不自禁的把一杯酒都喝完了,吃了一块巧克力又发现里面也是酒。

    赵弘光见她脸Se微醺,问她:“怎么了?不舒F的话就别喝了。”

    顾解舞摇头,继续给自己倒酒,满满的一大杯。

    “我觉得红酒挺好喝的。”而且酒是美容的,她可要变得更美丽才行。

    赵弘光没栏她,只是看着她笑不说话。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顾解舞想不起来。

    只是仿佛有什么炸开了,总裁说起了他小时候的事,说他们其实从前就见过,只是她忘记了。

    顾解舞问他为什么录取自己,他说是为了报答一块之恩。

    两个人笑成一团。

    温暖S润的感觉太美好,甜蜜的滋味在滣齿和舌尖满满延伸,从发梢到脚趾间,都叫嚣着想要更多。

    就像夏娃看见了伊甸园的苹果,无法拒绝它的诱H,明知道有毒也要吃下去。

    她也无法拒绝某个人的诱H,他说,只要她愿意,怎么样可以。

    他是属于她的奴隶。

    这样滇濔言蜜语,她从未听过。

    耳垂被他颔在嘴里,像是品尝樱桃一样来回的转动。

    她分不清这是不是ai情,或许只是荷尔蒙作怪。

    两个人身上的气味互相吸引。

    毫无防备,毫无戒备。

    顺其自然的发生了。

    随着最后一滴蜡燃尽,室内漆黑一P,只有窗帘外面渗透进来的一丝丝白月光。

    相互之间看不清对方,他们剥去对方的外壳,坦诚相待。

    她分开了自己的身T,将他紧紧的包裹着。

    疼痛也会会让她清醒过来,可是她知道,她需要的不是这些。

    她需要的是来自于对方的温柔怀哀呵护。

    两颗寂寞孤单的心在渺茫的夜空相遇,怎么舍得错过。

    她心甘情愿的沉沦在这样的快乐之中。

    她低Y浅唱,她婉转娇声,两个人都在对方的世界中遨游。

    一次次深不见底的吻,J乎要将对方吸入自己的灵魂。

    就此陷入梦乡。

    如果

    如果

    如果

    一夜好梦。

    顾解舞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并不是在那熟悉的低矮天花板之下。

    也不是在学校的小床之上。

    她侧身转头,对上一张温柔的笑脸。

    “你醒了!”

    他自然的吻了过来,说:“早上好。”

    脸颊像是被鱼碰触了一下。

    昨晚的事情像是C水一般升起,她全部记得清清楚楚。

    从一个意外的吻开始,他们做出了只有夫Q才能做的事。

    她甚至能想起自己是如何叫唤的,无师自通,她喜欢他为她的声音疯狂起来的样子。

    她故意的

    诱H了他。

    而实际上,是他先诱H了她。(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