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八十六章 嫁妆

    至于顾深,一直都是作壁上观的。

    一边是自己孩子,一边是老婆娘家的孩子,打骂都只有对自家子的份儿,哪里会去说别人家的孩子。

    而且那两个孩子就是岳父岳母心肝上的R,他可不敢说。

    今天又是中秋节,要是吵起来可大好。

    这时候他又看见了顾解舞买回来的烟酒和海参,心里面那是乐开了花。

    纪梵希虽然每个月都给家用,可过年过节也就是拿点儿水果之类的,可从来没想到给他单独买些什么。

    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他也就不好说什么,都是潘瑜在一旁的叨叨纪梵希为家里付出了多少拿看多少钱回来。

    顾承心里面是明白的,纪梵希拿了多少钱回家,回头没钱了潘瑜还不是偷偷的给她打钱过去。

    只是每次都有顾承于场,他不好说。

    而且纪梵希的确出息。

    至于自己的nv儿,他心里面虽然是偏ai一下,但是顾解舞从小就不争气,事事都低人一头,除了长得像她妈这一点外,真没什么优点。

    而且有时候她妈妈给他戴了绿帽子,他有些迁怒在顾解舞身上那是有的。

    看着这些东西,顾深觉得,父nv到底是血脉相连的。

    刚出社会就能这么挣钱,将来一定不会差。

    不过还是对顾解舞说:“你花这些冤枉钱做什么,多留点自己防身,家里情况你知道,要是你有什么事,家里能帮上什么。”

    潘瑜从厨房出来正好听见这话,心里面老不乐意了,凭什么纪梵希每个月就要给家里一千块,而顾深却让顾解舞自己多存一点钱,偏心。

    她人未到声先到:“老顾你这话说的不对,儿nv都是一样的,梵希可是每个月都给家里家用的,要是小舞工资够花,也该贴补贴补家里。”

    纪梵希心里面惊了一下,自己这个妈什么都好,就是X子太急了,还以为顾解舞是原来那个小可怜,要是过一阵再提可能还有戏,现在提出来,顾解舞能答应就怪了。

    顾深看了端着一条鱼出来的潘瑜一眼:“小舞才上班多久,想着家里过节我过生日才省吃俭用买了这些东西回来,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他觉得潘瑜对自己nv儿有些苛刻了。

    顾解舞也说道:“是啊!我现在工资除了租房子,每个月到了月底要在公司食堂吃补贴餐。不是我不愿意给家里钱,是真的钱不够用。”

    顾承也跟着说道:“就是,大姐都是参加工作一年多之后给家里寄钱,二姐这大学还没毕业,她找一份工作多不容易,能养活自己就很好了,还给家里什么钱。

    而且她没给家里钱,也不是想着过节的时候多买些东西回来。

    只是没想到家里人一口没吃到。”

    潘瑜知道刚才客厅里的事儿,那是自己哥哥嫂子,她不好说什么,只好对自己儿子发火:“你小孩子家家懂个什么,大人说话哪里有你cha嘴的份儿。”

    顾承撅嘴不说话,那总是在背后说他是个大人了,要有大人的样子,一不高兴也不说话了。

    顾解舞难得的被爸爸和弟弟维护一回,说到:“顾承你别这样,不是还有海参和苹果,你喜欢吃哪个,二姐有空了给你做,最近我学会了苹果派。”

    顿了一下补充:“不过要等工作做完才行。”

    顾承选了苹果派,坏心情一扫空。

    旁边的表M表弟露出艳羡的表情,苹果派是什么?听起来好好吃。

    顾承得意的看着他们,就不给你们吃。

    顾深叫纪梵希和顾解舞都帮着壁碗筷赶紧吃饭。

    自己去拆了顾解舞拿回来的酒,和大舅子喝了起来。

    顾解舞能买的东西会差,陈年的茅台。

    纪梵希舅舅发现这个酒很贵的,緡顾解舞买成多少钱。

    顾解舞笑道:“没多贵,公司有时候会发代金券,我们秘书处的好多高级秘书根本没空用,都给我了,J个月一累计下来,这瓶酒虽然标价三千多,可实际上只用了五百多,再贵我就买不起了。”

    一听这酒三千多,顾深的脸都激动红了,还是自己nv儿孝顺。

    纪梵希舅舅脸Se不大好看,这任何人之间总是有攀比之心的。

    他舅舅刚才的意思是顾解舞是不是买到了假酒,现在一听说是公司代金券买的,拿肯定不是假的。

    想了想这酒换做生活用品能买多少,顾深对顾解舞更加喜欢了,她可是想着孝敬爸爸这才存了很多代金券舍不得用。

    都说nv儿是贴心的小棉袄,他现在是感觉到了。

    纪梵希好是好,给他长了不少脸,可到底不是他生的,把她供出了大学,他知道旁人说他是帮别人养孩子,可那又有什么办法,总不能亏待人家。

    就冲着这一瓶酒,他对顾解舞的感官就完全改变了。

    不是自己亲生的,再优秀也没用。

    他从前还真以为纪梵希多孝顺,原来大公司里面还有补贴餐、代金券之类的,纪梵希可没说过。

    自己nv儿一参加工作,就想着回报他,这就是区别。

    一个月给家里一千块有什么用,也就是他水果摊平常一天的流水。

    哼,看纪梵希身上那些名牌,他虽然不懂,但看自己nv儿身上那些衣F,潘瑜还不知道背着他给了多少。

    顾承想到这里,再一次告诫顾解舞:“以后涨工资了节省些,能省则省,将罍麽婚后自己有钱傍身才是真。

    我给你准备的嫁妆都是明面上的,将来和你老公分得太清楚也不好。你总得给自己留点S房钱。”

    潘瑜的手紧张的抖了一下,她缠了顾深好J年,都没让他开口答应给纪梵希准备嫁妆,这下倒好,当着那么多娘家人的面,说给顾解舞准备了嫁妆。

    这不是打她的脸。

    纪梵希的脸Se也不好看了起来。

    这边的风俗,nv人出嫁都要有嫁妆,证明自己在娘家的地位,爸爸始终不肯答应妈妈给多少,这顾解舞大学毕业证书都还没拿到,嫁妆就准备好了。

    说她心理能平,那是骗人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