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八十四章 那一家人

    她最近接触的人都比较那啥,所以欣赏水平也与日俱增,她之前还在犹豫什么,但看见安迪姐毫不犹豫的给老爹买了一桶茶叶,给妈买了一盒燕窝,然后给爷爷准备的是鹿角,给NN准备的是冬虫夏C。

    顾解舞也逐渐嫫索到了规律,她爸顾深aichou烟喝酒,她照着这个买准没错,至于潘瑜是她名义上的妈妈,买些海参也不错,重要的是人工养殖的海参比燕窝便宜。

    顾承他不了解,只好直接买了很多零食,电子产品虽然很招小男生待见,可她艂愒己买回去会被潘瑜和纪梵希怀疑别有用心。

    最后就是纪梵希,大家都有也不好落下了她。

    可想来想去,真没觉得自己能拿出什么东西来送她。

    送化灼兎的歧义太大,衣F什么的不好送,送补品显得更讽刺了,索X给她带了两斤苹果,ai要不要。

    最后还准备了应节的月饼。

    虽然每样都只有一点,但是放在一起也足够让人头疼了。

    赵弘光回来看见顾解舞抓耳挠腮的不知道拿这些东西怎么办,主要是直达县城的班车在西站,这些东西拿过去也挺费劲,而且小周估计也要回家过节的。

    到了放假的前一天,赵弘光便是亲自送她到了西站,她提着大包小包的给赵弘光鞠躬道谢。

    赵弘光送她上车后嘱咐了两句让她小心,有事打电话之类的才走。

    她明明是回家而已,他却觉得她是要离开他了。

    心中是如何的恋恋不舍,只有自己明白。

    虽然有直达的班车,可是一路回去至少要四个小时,所以顾解舞平时很少回去的。

    在等待发车的时间里她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的笑话,日本人听说中国大学生过年回家要做好J天火车的时候吓得半死,因为他们一天就能走遍全国。

    她现在想到,如果说一个日本人知道一个nv孩子只是从市区回到郊区小镇上就要坐四个小时的车,会不会被吓到?

    车一路摇摇晃晃,她的心情并不美好。

    回去之后,继母、纪梵希还有左邻右舍的流言蜚语,她该怎么应对。

    可能是最近日子太好过了,她竟然连对家的最后一点不舍都快消失殆尽了。

    她想要自己有一个房子,她在那里面自由自在,随心所Yu。

    可以随便哭随便笑,愿意弄得多乱就多乱,愿意什么时候收拾就什么时候收拾。

    而不是像多年以前,莫名其妙的委屈,半夜里偷偷流眼泪,还不敢给纪梵希看见。

    她现在想起,都不知道那样煎熬的日子她年Y的时候是如何一个人度过的。

    如果还有机会见到妈妈,她只想问她一句,没有带她走,她有没有后悔过,有没有想过,她会过得不好!

    四个小时眨眼就过了,她给爸爸打了电话说道了,顾承说今天水果摊上很忙,让她自己回去。

    顾解舞只好又提着大包小包和自己的行李一路走了回去,可能是因为拿的东西太多,十分钟的路程走了二十分钟才到。

    走过之处她都能感觉到别人诧异的眼神和小声的议论,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拿这么多东西回来。

    这些东西这是她用工资买的,她应该是理制凐壮的。

    可她不可能拉着每一个人解释她的工作有多好,她完全有能力负担这些东西。

    这时候她才明白,在城市中别人艳羡的她的美貌,在这里就是狐狸鏡的代名词。

    她也接收到了不少男孩子的ai慕的眼神,她装作没看见,一路走了过去。

    好不容易到了家,她家在一栋民居的二楼,他们家只买下了这里的二楼,她不想麻烦梆人,拿起钥匙开门,发现打不开,这才敲门。

    家里面什么时候换了门锁,她居然根本不知道

    心里面是满溢出的心酸苦涩。

    开门的人是潘瑜,晚上过中秋节,好多亲戚要过来,比如潘瑜的父母,纪梵希和顾承的外公外婆和舅舅舅妈一家。

    顾解舞手里提着好多东西,看见他们家人在客厅里说说笑笑玲濎磕瓜子,她觉得自己才是客人。

    潘瑜见她手里那么多东西,脸上的笑僵Y了一下,看起来笑得更加灿烂,连忙说:“回来就回来呗,还买什么东西,你们在外面工作本来就不容易。

    看你姐,她都知道节省一点。”

    顾解舞就心想,潘瑜什么时候那么好心了,原来纪梵希没买东西回来。

    同样都是外面上班工作的,按理说纪梵希应该混得比她好,可她是知道的,像纪梵希那种,工资高可应酬J际也多,又不是公关部的人,一个月下来能吃上饭就谢天谢地了。

    屋子里面突然静默了一下,大家都朝着顾解舞这边看了过来,注意力都被她手上的东西吸引。

    纪梵希舅舅舅妈的小儿子才彼岁,一蟼愑就被零食口袋吸引了,这些零食都是商场超市才有卖,小县城里根本就找不着。

    顾解舞看着他,把零食袋子给他:“拿去给大家吃吧!”

    要是换做从前的顾解舞,肯定舍不得,可自从成了总裁的S人助理,她就吃总裁冰箱里剩下的顶级水果,都吃到嘴巴chou筋了,更别说那些总裁喜欢买来看,但是总不吃的零食。

    总裁的原话是:万一想起来要吃没有吁么办,你隔天就买一些,之前的要么你吃了,要么拿去扔掉,千万别让我看见过期或是接近过期的,不然炒你鱿鱼。

    就这样,顾解舞过上了猪一样的生活。

    她的老板真心好奇怪。

    因为小孩子的欢欣鼓舞,客厅里的气氛也热闹了起来,顾解舞将自己的行李拿回房间放好,又把提回来烟酒放好,换了一双拖鞋才出来。

    纪梵希坐在客厅嗑瓜子,她也不想去厨房帮忙。

    家里的厨房油滋重,她的头发才做过离子,又喷了啫喱水,她才不想搞得脏脏的一身油滋。

    而且,凭什么?

    她又不是佣人。

    而且这一阵天天做饭,她自己都有一点烦了,才不像去搞厨房。(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