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八十三章 即将要回家

    顾解舞最近要上夜校,不得不麻烦小周,小周也没觉得多麻烦,这本来就是他的工作,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顾解舞对他似乎有些意思。

    小周这个人倒不是说什么不喜欢顾解舞这个人或是她的职业,只是有些意外,他真的没想到。

    难道她就真的没看出来一点点老板其实对她有点儿意思这件事。

    小周虽然是靠赵弘光吃饭的,可他从来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能够在赵弘光手底蟼愽那么多年,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赵弘光没其他老板那些狗P脾气,非常对他的胃口,而他暂时不想换工作。

    因此,一做就是好J年。

    顾解舞想,小周应该是听明白了她的暗示的,却没多大改变,只是比从前更随和了一些。

    两个人之间,看来还是有些可能X的。

    只是小周一直纠结,到底该如何处理这样的关系。

    家里人C婚C的很急,他也是时候找一个nv朋友了,顾解舞既然喜欢他,那么他也是可以将就的。

    不过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只怕老板会不高兴。

    不是他走就是顾解舞走,或者两个人都走。

    他到时无所谓,但是她看的出来,顾解舞对自己的工作很看重,而且她家的情况他也算是大致了解。

    她要是没了工作,日子可不会像他那么好过,所以G脆这么耗着。

    不知不觉,已经是中秋节了。

    赵弘光想是不是要寻个什么理由和顾解舞出去玩J天,可没的等他想好,顾解舞就说想要趁着放假回家J天,过中秋节。

    顾解舞都开口了,他不好拒绝,而且他知道顾解舞半年没回家了。

    主要是她爸爸的生日就在八月十六,从前都是一起过的,她不回去不合适。

    虽说她也不想回去。

    赵弘光答应得很爽快,关心了问一下她最近的学习情况,两个人闲聊了J句也就没其他的了。

    他心里总是产生一种无力感,他想是不是该找个机会跟顾解舞说清楚。

    两个人这样,总是感觉少了什么。

    他有时候想稍微亲近一下她,顾解舞总是比喵咪还敏感,立马炸mao找借口离开。

    放在旁人的眼里,看起来就像是他想要潜规则顾解舞差不多。

    他想时间就定在中秋节她回来之后吧。

    至于这段时间他怎么过,因为爷爷的病情,他也是不得不回家应酬那些伯伯叔叔姑妈和堂兄弟们。

    想想就头大。

    蒋嫣然听说进了某家公司,陆双峪那个人瑕疵必报,后来去公安局复制了一份那段录音发到了朋友圈,证明自己的清白。

    从此以后,蒋嫣然在朋友圈里面算是黑得彻彻底底的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并不是说谁就GG净净清清白白了,但是用这种事情污蔑同学,那就太不入流了。

    大家都有意识的排挤蒋嫣然。

    蒋嫣然在国外打拼多年,或许不明白国内朋友们的风评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反正只听说蒋嫣然在新公司混得挺艰难的。

    赵弘光并不同情,当初她G做出这些事情,就应该料到有一天会掉沟里。

    顾解舞安排好时间,便坐上了回县城的班车。

    郊区的房子听说装修好了,就是还没搬进去,潘瑜说等放一放再住人,现在里面甲醛超标之类的。

    对于房子,顾解舞从没想过要争什么的,按照法律意义上来说,都是父母的孩子,不管是纪梵希还是顾解舞,都是有份的。

    但是潘瑜打来过电话,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外是这房子虽然写的是他们夫Q的名字,但是是给顾承准备的婚房,纪梵希不会说闲话,希望她也能理解。

    说的好像顾解舞会去争些什么似得。

    顾解舞当即就说明白了,她到底年纪小P子薄,要是换个个X稍微强一点的,都会骂回去。

    当时就是隔着电话,顾解舞都能感受到来自电话那头与父亲的尴尬,他一定在旁边听着,纵容自己的老婆对自己的nv儿说这些伤人的话。

    末了不忘提醒她中秋节一定要回去。

    顾解舞有时候觉得真心没意思,为什么还要回去,外面挺好的。

    只是她还是答应了,她不擅长拒绝别人的要求。

    其实顾深和潘瑜两口子大可将房子只写顾承的名字,可后来他们一想,又怕将来顾承的媳F万一要和顾承闹离婚,这他们家辛辛苦苦挣出来的房子就得分给那个nv人一半。

    防人之心不可无,最后两口子还是决定房子写自己的名字。

    才有了这后来顾解舞接到这么一个伤人的电话。

    她和纪梵希能比吗?

    纪梵希和顾承是一个肚子里爬出来的。

    其实她有时候也会觉得顾承挣下的家业怎么就不能是她的了,可自己孤身一人,这样的话说出来,爸爸也至多是觉得她不懂事,对她失望而已。

    老话说得好,有了后妈就有后爸,不是当爹的心狠,而是当爹的永远都少根筋,关心不到儿nv真正想要的东西。

    顾解舞小时候其实挺开朗向上乐观的,后来因为爸妈离婚这事儿受了不少白眼,这些年她长得越好看,关于她的传闻就越多。

    小镇上外来人口少,都是本地人,大多数的人都对她知根知底的,这些年别人在她背后指手画脚的她已然麻木了,可她心里面实际上是在意的。

    否则也不会越来越内向。

    内向到J乎自卑。

    不ai笑的nv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好。

    她不是不喜欢住在家里,只是回家之后无论是在家还是出门,都会感觉被人注意着,那样的环境之下,她觉得倒不如住校。

    这一住,家里竟是易主了。

    她虽然姓顾,但是回到家,她才比较像外人。

    爸爸,潘瑜,纪梵希和顾承才是一家人。

    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已经为时已晚,顾解舞并不知道要如何改变这样的局面。

    会怯懦的想,是不是只有嫁人才能永远拥有自己的家。

    她把自己的婚姻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C。

    准备回家是繁琐,她心里面虽然对父亲有庸怼,但是父nv天X,她总想为年迈的父亲做点什么,所以去了商场买东西。(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