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八十一章 录音笔

    赵弘光看了一眼她,问:“你想要做什么?或者,你想要什么?”

    如果是钱,一千万以内,他都可以接受。

    花钱买个安宁。

    蒋嫣然突然笑了,眼中颔着泪:“你都不会为我嗅澺的吗?我被你的兄弟陆双峪强暴了,是他骗我出去说你也回来,我才去的。

    你觉得这件事你一点责任都没有?”

    赵弘光觉得蒋嫣然病得不轻,非常严重的妄想症。

    “你在公安局是这么说的?”

    赵弘光摇头:“昨天你们俩见面的事情我一清二楚,是你打电话约他出去的,那一打啤酒也是你自己点的,饭店没有监控,你就觉得没人能作证了,陆双峪他不沾酒这玩意儿的。”

    蒋嫣然一副生无可恋的脸:“那么就是说,你不相信我?”

    赵弘光气结:“事实本来就不是这样!是你满口胡说八道。”

    蒋嫣然又哭又笑的说道:“你就这么看轻我蒋嫣然?我在你的心目中就是这么J的nv人,毁了自己的清白,就是为了诬陷陆双峪?”

    赵弘光冷笑:“你别当了****还想立牌坊,我在国外见过你,你在酒吧里跳****钢管舞的时候你还有清白?”

    蒋嫣然在外国的确是在一家大企业上班,但是公司里面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她有些时候的确借住自己的优势帮助了自己的事业。

    蒋嫣然不再否认,因为在国外她的三观已经被改变了,X只是娱乐方式的一种。

    “你怎么知道的?”

    她斜靠在车窗上,一个人环境的改变真的是能影响人的心情的,她现在只觉得自己在国外那J年真的是有够会澠。

    赵弘光陷入回忆:“有一年我公司开发海外业务,我去了美国,那边公司的老总是亚洲人,他带我去一些地方见识了一下,没想到就看见了你。”

    蒋嫣然又问:“你是不是觉得我下J?”

    赵弘光否认:“不是,这是你的生活方式,我无所谓。”

    蒋嫣然笑了起来,因为没化妆,显得有些苍白,上妆之后无论多么像十年以前的自己,卸妆之后那些细微的眼纹和不再饱颔胶原蛋白的肌肤都原形毕露。

    她无论如何,都不再是当年那个梳着马尾一心赵弘光的蒋嫣然了。

    “你为什么还是单身?中国男人一般不都是有处nv情结的吗?”

    赵弘光解释:“我只是在等我喜欢的人长大。”

    蒋嫣然第一次听他说起关于他感情上的事情,侧耳倾听。

    赵弘光为了让她死心,开始说起一些事情来:“我大学的时候对一个nv孩子一见钟情,那时候她大概是中学吧!

    我没跟任何人说,是因为我不想别人认为我是。

    我也没想到,她找工作能找到我的公司来,这样,我决定追她。”

    蒋嫣然对于这种故事没听过一千也有八百,她下意识的认为,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以赵弘光现在的身价,随便一招手就有无数的nv人蜂拥而至,就算是他暗恋过的人,也不会例外。

    “你们俩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赵弘光笑言:“那个小笨蛋,一点都没感觉我在追她,也可能是因为她大学还没毕业,没有想到这上面。

    而且追她的人蛮多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功。”

    蒋嫣然咬着嘴滣,这个世界永远都是这么不公平。

    她求而不得的,有些人却视如C芥。

    “有机会我一定见见她,看看她是多特别。”

    赵弘光点头,表示有机会,两个人的闲聊到此为止,他又回到了刚才的话题:“你想要什么?或者怎么样才肯不起诉陆双峪?”

    蒋嫣然涂着红Se指甲油的手指放在滣边,说:“叙旧归叙旧,我不会轻易让陆双峪没事的,因为你伤害了我。”

    赵弘光就知道:“那么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别搞他们行吗?”

    蒋嫣然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他们是谁?包括你暗恋的那个小nv孩儿?放心,下一个就是她。”

    赵弘光觉得她简直是疯了:“这么做对你自己又什么好处?你疯了吗?疯了就去看医生!”

    蒋嫣然不怒反笑:“我所尝过的痛苦,我也要你尝一次。”

    赵弘光冷冷一笑,酒店也到了,两人分道扬镳。

    他立即返回了公安局。

    刚才,他在车里放了录音笔,他们刚才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录了下来。

    他原本打算如果能用钱解决,也可以。

    但是明显蒋嫣然不配合,好在还套出了她一些话来,虽然没有正面说出她是故意栽赃陷害陆双峪的,可足以让陆双峪的强nvG罪名不成立。

    而且,蒋嫣然明显有报假案和妨碍司法公正的嫌疑。

    蒋嫣然到底是没再国内多年,不知道所有事情都是可以靠人脉的。

    现在连陆双峪家里都不用麻烦了,有了这个录音,他足以让陆双峪全身而退。

    公安局的人一早就接到了上面的指示,说本地一个大企业的老总卷进了一起案件,让他们别假公济S,细心调查之类的。

    说是这么说,可谁都明白,那一意思是大家都让点路,别一根筋。

    毕竟那家企业养活了不少人,每年J了不少税养公务员,而且他家里面还是特别大的运输企业,弄得难看了麻烦省长就不好了。

    这样为社会国家做出巨大贡献的人,有一点点小小滇澵权也是应该的。

    赵弘光将自己的录音笔J给了公安局,公安局立马放了人,那nv人的口供本来就有点问题,而且看赵总裁和陆双峪的覀惻行头,要nv人有的是,犯不着去强nvG。

    加上这段录音里面蒋嫣然等同是侧面承认了自己是故意陷害陆双峪的,现在他们可是要立另外一个案子的,告蒋嫣然去。

    公安局的人客气的问赵弘光,这事儿该怎么办,那个nv人明显是冲着赵总来的,她自己都承认了。

    赵弘光觉得自己不好安排别人的事情,而且公安局是国家机关,只是淡淡的建议说:“这样的人随便来报假案,不知L费人民群众的金钱,还损害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对我们两个造成了极大的鏡神伤害,麻烦各位能够秉公办理这件事。”(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