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七十章 同居日子不好过

    顾解舞这才对赵弘光说:“总裁,安迪姐说一切正常。”

    赵弘光嗯了下,收银台小姐的眼神已经恢复正常了,收银也完成。

    保安员过来帮着将两座小山一样的手推车推了出去。

    顾解舞刚才还在为难,现在只想感叹,难怪这些东西这么贵了。

    她完全有理由相信,刚才鄙视她的收银台小姐学历比她牛B。

    刚到家,顾解舞换了拖鞋出来看见门口那堆厨房日常用品,刚想蹲下身子去收拾,就听见赵弘光说道:“你别去拿米,我来。”

    顾解舞也觉得自己的确拿不起来那袋二十斤的大米口袋。

    只好去收捡归位厨房的东西,赵弘光问:“米放哪里?”

    这个文化好像夫Q之间才有的。

    气氛一时间变得很微妙。

    顾解舞呐呐:“流理台下面有储物柜,放里面就好。”

    总裁,这是你家不是我家吗?

    赵弘光打开储物柜,将米和油放进去。

    顾解舞穿着裙子,见他蹲下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离开,假装去冰箱放水果。

    赵弘光撇到了一眼,以前怎么没发现她的两条腿好白好细,而且****。

    顾解舞身高一米六,刚好比赵弘挨一个头,穿上高跟鞋矮半个头,所以一直以来赵弘光都是以俯视的位置看她的。

    今天换了角度,竟然发现了新大陆。

    男人对nv人的腿总是充满臆想的,稍微严重一点的还是腿控,不然某唉上面卖腿模的也不会这么畅销。

    赵弘光一直觉得自己挺正常的,至多就是偶尔自己看看ai情动作P发泄一下生理需求,最严重也不过是幻想了一蟼愒己被手铐铐起来什么的。

    他一直觉得自己挺正常的。

    但是

    现在他不确定了。

    只是从低处看了一眼她的双腿,就忍不住想裙子下面的风光,一开始就没身不由己的没了控制力。

    只觉得气温骤然上升,自己身T的表P温度因为沸腾的血Y而变得无法控制。

    衬衫因为汗渍粘连在P肤上,让人非常的不舒F。

    而她是这样的让人赏心悦目,她的美丽此时变成如同罂粟花一般的毒Y,明知道沾染上便戒不掉,却心甘情愿的沉沦在她的美丽外衣之下。

    对这样的折磨甘之如饴。

    顾解舞因为打开了冰箱门,正好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她看不见赵弘光的眼神。

    现在的赵弘光,和从前她认识的每一个男生一样,露出了那样充满侵占Yu的可怕眼神。

    要是她看见了,她能吓走。

    然而现在她还在感叹下面超市的物价,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赵总裁已经受不了的眼神。

    赵弘光趁着她没回头说道:“我上楼换衣F,你快做饭。”

    慌不择言之下,他说出了自己都觉得可笑的话。

    顾解舞更加笃定,赵弘光是找她这个助理来当保姆的。

    S人助理兼职保姆,总裁简直是会享受。

    晚餐赵弘光没有于餐桌上吃,而是自己下来端了上楼去。

    顾解舞懵,总裁这是不屑和她这个下等人一起用餐咩?

    她的饭碗是汤碗,她倒了一些菜在碗里,端着碗回自己的小房间去吃饭了。

    既然主人家看不过眼,她也必须低调一点,月薪一万块而且相当于包吃包住的工作很难找的。

    天下掉下了馅饼,她就是望断了脖子也要好好的接住。

    赵弘光其实完全不是那样的想法,拿着饭菜回卧室一直告诫自己,要冷静。

    冷静!

    冷静!!

    冷静!!!

    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什脺餍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让顾解舞和他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简直就是他这一辈子做出的最愚蠢的决定了。

    一个nv孩子,你喜欢她,她就住在你楼下。

    她在楼下洗澡,睡觉

    不能再想下去,赵弘光知道自己不是个圣人,霸王Y上弓这种事情他未必G不出来。

    就像当初,他放弃家里面的资助一个人创业的时候,也没想到自己真的能养活自己。

    所以,别胡思乱想了。

    赵弘光随便吃了些东西,不是晚饭不和口味,而是他现在急需的并不是食物,而是鏡神食粮。

    突然,有什么热热的从鼻孔流了出来。

    赵弘光随手一擦,红Se的。

    一定是最近天气G燥气温又高他上火了,绝对是。

    大写的囧。

    幸没有人看见。

    所以说有时候大龄处男就是这么的悲C,没地方泻火,一上火就流鼻血。

    从前吧,他还能观摩一下ai情动作P让五姑娘帮忙,现在只能呵呵了。

    一想到楼蟼悺着某人,他是能有基本的生理反应,但是对自己这种依靠了十四年的生存方法产生了极度的鄙夷。

    怎么能够做那么恶心的事情,特别是她就在楼底下。

    他怀着熊熊火焰B迫自己进入了梦乡。

    顾解舞收拾好,定好闹钟,也早早的睡下了。

    现在不过晚上八点。

    好多人的鏡彩生活才刚开始而已。

    而这两个都以为自己很纯洁的家伙却是早早滇澤上了床。

    陆双峪微信了抖了一下赵弘光:在做什么?

    一般人且无聊的问句。

    赵弘光拿起看了一眼,回了两个字:睡觉,没事别****叨叨。

    拿着手机的陆双峪猛地一惊,新到手的ai疯土豪金差点摔成PG,尼玛他终于开窍了。

    然后陆双峪友情提示:记得用润滑油。

    据他观察,顾解舞绝B是雏儿。

    双雏之下,焉能完满。

    陆双峪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然后他收到了赵弘光毕业多年之后难得的问候:你M!

    陆双峪秒懂:你没和那M子在一起,那G嘛那么早睡?她还能治愈好你多年的鏡神X失眠综合征?

    赵弘光再次问候:闭嘴,不然去N你!

    他闭上眼睛安静滇澤着,即使睡不着现在他也不想出门混时间,漫漫长夜之中无所适从的日子,好像也因为她的存在而变得没有那么难熬。

    或许她真的能够治愈他的失眠症。

    陆双峪规矩的没再叨扰自己的好友,因为他知道,赵弘光这小子绝对说得出做得到。

    只是他为什么那么早睡?

    还有,和那M子的情况到底如何了,他答应了同学们直播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