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六章 第一次晚餐

    顾解舞安置好自己的行李,立马去了厨房工作。

    她从前就一直幻想,尼濎要是有了自己的住处,她一定要自己给自己做饭吃。

    身为一个家境还算不错的90后,她之所以会厨艺,全是拜她后妈T教的好。

    每一年寒暑假回去,潘瑜总能找到无数的理由让她帮忙做饭,从最初的让她淘米煮饭,到后来的让她顺般炒一个青菜,再到后来她能一个人搞定年夜饭。

    这中间,她不知道被滚烫的油烫过了多少次,被锋利的猜到割到过多少次手指。

    纪梵希去学钢琴学舞蹈的时候,她在家学做饭洗衣F。

    如果说这样不算偏ai的话,顾解舞不知道什么才算是偏ai。

    而爸爸总是对此总是说,纪梵希有天赋有才华,她滇濎赋才华则是做饭。

    顾解舞每每听到这种话,就会觉得自己做的饭菜难以下咽。

    她为什么只擅长做饭呢?

    为什么只有对做饭一学就会。

    看见锅里面沸腾滇澙水,顾解舞靠在流理台上哭了起来。

    这里没有人,可以放肆的哭。

    她呜呜的哭出了声音。

    赵弘光原本是担心她一个人过来会不会遇上什么麻烦,特意早些回来。

    不想一开门,就听见了一种让人心碎的声音。

    她哭得很伤心。

    鬼使神差的,他没有进去,而是悄悄的关上了门。

    记得他以前说不出的似乎,也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哭一场或者咆哮一场。

    然而他没那个机会,久而久之也就忘记了那是什么感觉。

    现在听到她那样哭,他很不想打断。

    她的委屈谁会明白了,而且她肯定也不想他看见她哭的样子。

    大约又过了一个小时,他才开门进去。

    中间,他被开车巡视的保安看了好J眼,好在保安认识他,不然就要去局子里喝茶了。

    一开门,就看见顾解舞穿着一件旧t恤在煮红烧鱼,油滋机虽然开着,但是食物的香味还是飘散了出来。

    顾解舞被赵弘光吓到,锅铲都差点掉地上:“总裁?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你不用吃饭的吗?”

    她的意思是,总裁你不用再外面吃晚饭的吗?

    赵弘光装作没听懂:“安迪没告诉你要你做晚饭?”

    顾解舞摇头,表示没有。

    赵弘光却是一脸疑H:“可你在做啊?”

    顾解舞看着自己已经快要炖好的猪骨冬瓜汤和炒好的小青菜以及已经压好的米饭,她觉得解释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

    她现在是不是鸠占鹊巢为所Yu为了,这样的行为和强盗并没有L区别好吗?

    严重的话,她甚至会被辞退扫地出门的好伐。

    顾解舞群权衡利弊立即改口说:“总裁你先坐,红烧鱼马上就好。”

    赵弘光隐忍的一笑,朝二楼走去:“我去换衣F。”

    一般下班之后,他都喜欢穿家居F。

    虽然他长了一张紧绷的工作狂脸,在公司的时候也是不苟言笑,实际上他觉得自己很柔和或者说是很能说会道的。

    刚创业的时候,他可是自己去跑销售,凭一张嘴说出了现在的一切。

    后来整天都对着膘公文件和家里那些烦心事,他才学会了怎样麻木不仁。

    也忘记了给如何和气的与人相处J谈。

    饶是心里想要尽量表现出对她的善意,却只是习惯X的使用小手段来让她屈F。

    比如刚才,他明明知道她是在说场面话,而他却是用“技巧”让她无法回绝反驳。

    他有时候挺讨厌这样的自己的,但是看见顾解舞换了一身棉布的碎花裙子在饭桌旁边等他一起吃饭的时候。

    他的小小内疚立马又被狗啃了。

    或者他的骨子里本来就带商人的本X,唯利是图。

    顾解舞换下了沾了些油滋的t恤,还洗了个脸,GG净净的坐在金Se的欧式风情的椅子上。

    她发现赵总裁真的很暴发户,喜欢那种淡淡的金Se光晕感,整个屋子都是这个Se调。

    按理说,他应该是看起来挺禁Yu的一个人,这样的人一般不是黑白灰就是蓝Se。

    比如,五十度灰啥的!

    万幸赵总裁虽然不在家里食人间烟火,但是碗筷都还有。

    **白Se的瓷器餐具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用这样的碗盛米饭,她简直觉得米饭都金贵了不少。

    米是在菜市场米店买来的,二块五一斤,她只煮了自己的分量,所以赵总裁说他要和她一起吃的时候,她立马再煮了一些。

    说谎也要说得圆不是。

    顾解舞将饭菜摆好,红烧鱼加了糖醋,她喜欢这种酸甜口,小青菜炒出来绿油油的,冬瓜大骨汤在玉白滇澙盆里呈现出一种水透的淡翠Se,看起来十分清亮可口。

    上面漂浮着J点葱花,骨汤的香气充满了整个饭桌。

    赵总裁很少吃到这样家常的菜Se,面露满意之Se。

    主位顾解舞自然的留给了这家的主人,顾解舞坐在右侧,靠近厨房流理台那边,转身就能盛饭。

    顾解舞心虚的看了自己煮的很少的那点米饭,先把赵总裁的碗里面盛了汤。

    明明是为了掩饰自己过失做的事情,赵总裁可是很买账。

    一坐下脸上就带着笑。

    喝了一口汤,鲜香无比:“你这个年纪的nv孩子,很少会做饭的。”

    特别她还是美院出身,一般学美术的人都自诩是艺术家,一双手用来洗做羹汤,觉得是对他们双手的侮辱。

    顾解舞难得的被人赞美,在家里做饭还会被嫌弃,纪梵希总是说盐吃太多有损健康,盐太少又说没味道。

    反正,她总能挑出错来。

    那感觉,就是J蛋里面挑骨头。

    记得当初纪梵希刚到他们家的时候,为了多吃一点排骨跟她抢的时候,可没说爸爸做的排骨有多难吃。

    现在回忆起来,那个味道其实也并不怎么美好,全是盐皣道。

    可能是人长大了,就会刻意忘记小时候的事情。

    只是她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甚至连那盘排骨自己吃了J块都还记得。

    “家里人做生意挺忙,有的时候我会帮忙,久而久之,就会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