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章 顾解舞的苦闷

    实则,邱琪这一番话虽然只说了两件事,让对方公司已经不敢随便的乱瞄顾解舞了。

    邱琪首先将和赵总联络的事情J给顾解舞,说明她很受重视,一般的公司员工怎么可能随便去总裁办公室。

    而且这一次的合作方也没能请到赵总参加会议。

    跟着就吩咐李多海做事,说明小李和小顾虽然都是进来端茶送水的,但是两个人有本质上的区别。

    侧面的给大家一种感觉,小顾端茶倒水是临时来帮忙的。

    因此,合作方的领导层们都收回了那种不尊重的目光。

    只是邱琪没想到对方之中有顾解舞的熟人在。

    这可是大大的长了顾解舞的威风。

    她从来没觉得去顶楼藝件是这么让人高兴的事情。

    她踩着春风得意的步伐出去了。

    纪梵希果然对她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眼神。

    顾解舞高傲的一扬头,纸老虎也是老虎好伐!

    纸老虎顾解舞上了顶楼,再厚的纸也被顶楼的高度给戳破了。

    无论上来多少次,都改变不了她恐高的mao病。

    秘书安迪已经习惯了这个实习生每天上来报道,安迪要学识有学识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

    一开始是非常看不上顾解舞这种只带脸出门的小丫头,但是那么久下来,从没有一点儿自以为是的样子。

    安迪的内心一蟼愑平静了,总裁喜欢什么样的,不是她能够置喙的,而且顾解舞这种小nv孩,经不起诱H。

    总裁肯定一段时间就会淡下来的。

    所以,她开始以平常心对待顾解舞。

    起M,现在见了面能够给个笑脸。

    不像从前,高冷的一撇,当她是空气。

    顾解舞也朝着辈迪笑笑,安迪可是北大高材生,顾解舞看见她从来都是两眼冒星星的,不说她的学历,就是能够和大魔王总裁共事这一点。

    她就已经佩F的全T投地。

    顾解舞敲门进去,对正在忙的不可开J的赵总裁说道:“总裁,麻烦你看一下文件,顺般签字。”

    赵弘光看了她一眼,她上来很少说话的:“放着鄙!”

    顾解舞为难的踌躇了一下:“邱主管说等着要。”

    赵弘光头也不抬的说:“我忙,需要签字的文件都不着急的,要是真那么着急,他会自己拿上来的。

    放下吧!”

    顾解舞哦了一下,那么邱主管是故意支开她吗?

    是吧!

    她离开,回到了十二楼。

    王姐正在茶水间休息,她过去问了一下会议室的情况。

    看顾解舞的样子,王姐好心解释道:“你去打印室看着,没事儿就去看看大家的盆栽需不需要浇水,别进去了。”

    顾解舞傻乎乎的问:“为什么?”

    王姐扶了一下她那老花眼镜:“里面的男人如狼似虎,咱们主管是好心。”

    顾解舞这下懂了,刚才她忙着端茶倒水,根本没注意到客人们的反应。

    看来,是自己这张脸惹麻烦了。

    她提着水壶去洗手间接水,给办公室里的绿Se植物浇水。

    纪梵希恰好进来看见她。

    那什么,冤家路窄。

    顾解舞沉默,早上潘瑜才给她打电话,说不给她生活费了,她现在可没心情和纪梵希说话。

    她念美院虽然花了不少钱,但是纪梵希一工作家里面就补贴了她不少,否则她刚工作那会儿,哪里有能力去买那些名牌。

    而且还是爸爸给一份,她妈妈S底下再给一份这么G的。

    她参加工作两年多,听王姐说起,他们公司的工资水平很高的,怎么说都是大企业。

    纪梵希所在的职位万把块是没问题的,每个月给家里一千块还好意思拿出来说。

    她们虽然是在同一个家庭出来,可一对比,就知道这里面的猫腻。

    顾解舞这一阵在公司里看得多了,也开始介意起来。

    她不在乎钱多钱少,而是厚此薄彼,这不公平。

    而且爸爸总是害怕纪梵希受委屈,包括让房间给顾承的时候,也说纪梵希年纪比较大,正在青春期,害怕她多想,才让她多让着姐姐一点。

    现在她回想起来,心里面总有一G不满。

    凭什么?

    要她让!

    那里,本来就是她的家。

    因为她自卑吗?

    水从水壶里满了出来。

    纪梵希对着镜子整理自己仪容:“看起来不错,同事们都还好吧!”

    这口气,就跟她真是自己姐姐一样。

    顾解舞笑道:“大家好。”

    纪梵希故意拆穿她:“很好就是要你帮忙做茶水小M的事情,帮植物浇水。”

    跟着又是一副轻蔑的样子:“学历不好更应该认真做事,可是去帮茶水小M倒茶,你也真是够混得开的。”

    顾解舞很想喷她一脸,神气什么,不就是比她会念书吗?

    你这么能你咋不上天呢!

    “sj公司的实习生都是这样的。”

    顾解舞无力的辩驳。

    纪梵希一笑,也不说话,直接出去了。

    她在开会,离开太久不好。

    这一次本来不该有她的事,她是为了学东西才花了心思跟过来的。

    也可能学不到什么,但是能看见顾解舞活成这个样子,她心里还是很爽的。

    长得跟狐狸鏡似的有什么用,还不是G着茶水小M的差事。

    一般来说大公司里实习期就只能做这些的人,将来也不会太被领导重视。

    她刚毕业那会儿也在公司里面做过这些保洁阿姨做的事,但是只有一周。

    一周之后,她就成功展现了自己的潜力,成为同期实习生中最优秀的。

    至于取代她成为新的保洁阿姨的那个,在实习期过后被公司劝退了。

    这就是大公司的生存法则。

    能力,等于一切。

    现在她的感触更深,能力、人脉才是一切。

    顾解舞眼睁睁的看着她趾高气扬的离开,什么做的老虎都救不了她。

    气的她蹬脚。

    早晚有一天,她要纪梵希好看。

    G脆,趁她没走远,用水壶洒她一脸,看她还装。

    刚到她家的时候,不还穿着打补丁的衣F,穷酸鬼。

    现在竟然在她的面前装B,真的是气死人了啦!

    顾解舞有些后悔,当初爸爸带回新阿姨回家的时候,她就应该要死要活的不准她们进门。

    现在被鸠占鹊巢,是她活该!

    谁叫她当初笨。(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