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五十八章 家里来电话了

    人家看灾难P,哭成狗。

    而顾解舞是吃了个饱。

    一大杯爆米花下肚,加上可乐,她现在饱的不轻。

    她满足的离开了放映厅,在门口给大魔王总裁一个大大的鞠躬:“谢谢总裁请我看电影!”

    主要是N油爆米花好好吃。

    赵弘光看了一下手表说道:“都快九点了,我们去吃饭吧!”

    顾解舞不是该回家了吗?

    这一次,是赵弘光常去的西餐厅,就在双楠附近,格调很高。

    落地窗外面罩了一层紫罗兰Se的纱,看出去整个城市像是一个上面布满了萤火虫的水面。

    顾解舞还是很饱,并没有点菜,只是看着桌子上的小面包咽口水,这种小面包看起来像是不要钱的。

    赵弘光自己点了一份牛排,顾解舞说不要。

    F务生明显的一僵,赵先生带来的是什么客人?

    赵弘光帮她点了一份黑森林蛋糕,他常看见其他nv客点那个,想必味道不错。

    他的牛排很快端了上来,三分熟的牛排,一刀下去还带着血。

    红殷殷的颜Se真的好恐怖。

    顾解舞有些怕,不敢看,低头看自己面前的蛋糕。

    其实她真的很想吃,但是刚才爆米花吃太多,根本没有消化。

    嫫着圆滚滚的小肚子,顾解舞的心里面哪里是悲C两个字能概括的。

    赵弘光吃完牛排,擦了擦嘴,说是要顺路送顾解舞回家。

    顾解舞:蛋糕怎么办?

    赵弘光此时的声音犹如天神:麻烦把这块蛋糕打包。

    喜出望外的顾解舞。

    但是

    总裁,您真的确定回半山别墅和美院是同路?

    当然,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

    她没敢问。

    一路无话,依旧在美院的范围之外下车,欢快的蹦着小脚步回了宿舍。

    走完这段十五分钟的路程,她就能腾出肚子吃蛋糕了。

    赵弘光看着她愉快的步伐,在车里面偷笑了一下。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似乎没有发现他是在追她。

    也好,免得把她吓跑了。

    第二天,家里面来了电话。

    顾解舞的后妈潘瑜打来的。

    “小舞吗?”

    顾解舞在地铁上面,正在往公司去。

    而且,今天是家里面给她打生活费的日子。

    突然一种不祥的预感上来。

    潘瑜刚进门那会儿,对顾解舞比自己nv儿纪梵希还要好上J分,只是顾解舞X子不讨喜,而且最笨。

    她对她好她总是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搞得好像她总是在背后在欺负了她似的。

    久而久之,她也就没心情和这个继nv联络感情了,到底不是自己肚子里面爬出来的,反正她是住学校,也没多大关系。

    后来有了儿子顾承,她在这个家的地位也稳了,她更是不将顾解舞放心上了。

    顾解舞念书不行,家里面花钱让她上了美院,她觉得自己这个后妈算是仁至义尽了。

    最近家里面的经济情况十分紧张,nv儿纪梵希在大公司上班,正在打拼的时候,每个月还知道拿一千块家用给家里她已经觉得非常好了。

    这年头多少参加工作了大学生还是依靠着家里资助的。

    原本在县城还算是小康的家庭自从又在市里郊区买了房子之后,经济一下变得大不如前。

    顾承也要考大学了,一家人明年就得搬到市郊,方便照顾顾承上学,而那房子现在还是清水房。

    再差也是要装修一下的。

    潘瑜的意思是,既然顾解舞找到了工作,还是sj那样的大公司,想必赚的钱是能够养活自己的。

    且冠冕堂皇的说她现在还住在学校的宿舍,又不用付房租,所以希望她能够帮家里分担一些。

    顾解舞满肚子的话对着自己亲生父亲都说不出来,而且潘瑜的口气是属于“就是通知你一下”的那种。

    她不想给自己找难堪。

    地铁上人多,顾解舞眼睛里包颔着泪水,忍着没掉下来。

    对电话那头说:“我知道了。”

    不然她还能说什么,大哭大闹诉说自己生活多么不容易。

    不可能的,她也做不出来。

    如果是自己的妈妈,她可能还会试一试这种可能,但是她不是。

    而且,她妈妈抛弃她离开了,遇上这种问题真的会任由她撒娇吗?

    未必。

    地铁是拥挤的,有无数的人嬉笑怒骂。

    但是她却前所未有的觉得孤独。

    看不见未来。

    她才大三,连生活费都没了,将来可要怎么活。

    最近她才打听了,市里面最便宜的老城区的房子都要一千块一个月,而且根本不现实,公司在市中区,她必须在有地铁直达的地方才能按时上班。

    而地铁覆盖了的区域,合租房倒是有,不过起M都是一千五起价,还是男nv混租的那种。

    她真的自己快要崩溃了。

    无论如何的坚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还是委屈的哭了起来。

    爸爸也不管她了。

    她被所有人抛弃了。

    她低着头,默默的流着眼泪,赶紧从小包包里拿出眼泪,流出一点酒擦掉,她不想被人看出来她哭过。

    至于家里面,潘瑜挂了电话,看着自己老公说:“看吧!我就说小舞懂事,一定会理解咱们的,你偏要我去当这个恶人。

    这么些年都跟你说多少回了,我是后妈,就怕小舞心里有想法。

    你倒是好,什么不好开口的破事儿都退给我。”

    顾承听了看向自己的爸爸,也说:“就是,我也怕姐姐对我有意见。妈,不如咱们把房子卖了吧!

    以前没房子的时候可没那么多麻烦事。”

    家里面的顶梁柱说话了,对着自己儿子骂道:“你懂什么,这房子早晚都得买,不然你想在这小县城呆一辈子?

    你娶得到老婆吗?现在市郊的房价还算没疯,咱们还买得起,过J年就不一定了,听说好多开发商在咱们房子外边看地,将来要修商场的。

    咱们家可是买到了好地方,卖了不哭死去。”

    转而想起nv儿,又说:“小舞从小就懂事,而且家里面让她上美院也花了不少钱,要是她敢说什么,我第一个不同意。

    梵希刚才加工作就知道给家里减轻负担,我不能厚此薄彼。”

    (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