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一碗牛R面的温暖

    顺风车

    要要要,当然要!

    顾解舞笑着上了车,问:“赵总你去哪里?我住宿舍你知道路的吧。”

    赵弘光看她眼镜S漉漉的,感冒得不轻,说:“我知道,你睡一下吧!”

    顾解舞真的很累,反正和大魔王说话好累的,G脆闭上眼睛休息了。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回到了家里,她有了自己房间,房间里面全是蕾丝和左娃娃,又宽又大的床好软好软,躺在上面就不想起来。

    妈妈做好了C莓班戟,叫她起床吃。

    她在床上做着内心滇濎人J战,舍不得床,也好想吃C莓班戟。

    她终于知道,这是一个梦。

    妈妈离开了,不要她了。

    她的眼睛酸涩胀痛,J乎要流出眼泪。

    她睁开眼睛,看见了金Se的华丽吊灯。

    宽大的客厅渲染着浅金Se。

    这里不是她的家,也不是宿舍。

    像是天堂,她不是得了个感冒就挂掉了吧!

    赵总裁穿着米Se的居家F,在客厅角落里的开放式厨房里煮东西。

    她坐起来,大魔王把她带回家了?

    还有没有人,出来救她一下。

    顾解舞魂游天外的看着赵总裁走过来。

    他将一杯热牛N放在她的面前:“喝完,等一下吃Y。”

    他本来想直接灌她Y的,但犹豫了半天不知道怎么下手,只好从冰箱里面拿出了降温贴贴在她额头。

    估计是室内温度很舒F,她一睡就是三个小时。

    现在是晚上八点。

    顾解舞听话的喝完了牛N,问:“我可以走了吗?”

    她的嘴角沾着牛N泡沫。

    赵弘光伸手指了指,想了下才说出口:“满嘴都是,上面一圈。”

    顾解舞囧,立刻拿手擦赶紧。

    为什么看不见纸,一般人家里的茶J上不都是要摆上餐巾纸吗?

    她用手擦,更脏好不好。

    赵弘光指了指桌子上面的Y。

    “吃感冒Y。”

    顾解舞觉得自己听见了总裁说把文件拿下去的声音。

    她混着温水把Y吞下去。

    水温度刚好。

    顾解舞看赵总裁的眼神有些变了,他怎么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醒,他不是给自己下Y了吧!

    她再次申明:“总裁,我想我该回家了!”

    赵弘光本来想留她,没别的意思,他家里空房间很多,而且这里不好打车。

    但是她看起来有些害怕,说:“我去取车,这里不好打车。”

    顾解舞松了一口气。

    大奔疾驰在空旷的柏油路上,四周只有稀疏的灯光。

    这里是,半山别墅。

    顾解舞一个人想,总裁这种身价的人也很正常。

    咕叽咕叽

    她的肚子叫了起来。

    在车内像是被放大了一百倍一样。

    赵弘光说道:“我也没吃饭,你觉得现在还能找到吃饭的地方吗?”

    要吃饭,哪里都能吃到,只是他不想再让她不自在。

    顾解舞在脑子里过略了一遍:“我知道美院外面一家牛R面馆会开到半夜三点。”

    大魔王不会去那种地方吃东西的。

    赵弘光笑道:“那我们去那里吃东西吧!”

    顾解舞此时内心是崩溃的,那里的牛R面八块钱一碗啊天!

    她是万万不敢说不去那里的,看大魔王高兴的那样儿。

    这家牛R面馆只有一间铺子,晚上车少的时候就会往外面摆上不少桌子。

    营业到半夜,主要客户源是网吧少年和大学生情侣。

    人员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挺复杂的。

    顾解舞刚找桌子坐下,就有好J个男生看了过来,对着她吹口哨,眼睛在她的X前PG和大腿上来回的游走。

    赵弘光一眼看了过去,眼睛里似乎会发S镭S激光,J个小男生立刻安分了。

    顾解舞心想,真的是大魔王,一眼退敌。

    她今天穿的是蕾丝,坐下双腿间黑乎乎的一P,总感觉有走光的风险。

    她拿包包挡在腿上,才感觉放心一点。

    牛R面端了上来。

    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吃了起来。

    只是牛R好大块,她不喜欢吃大块的R。

    夹到了一遍。

    赵弘光看见,把面碗挪了过来:“不吃R给我吧!我喜欢吃R。”

    顾解舞听话的把R夹给了他。

    他又把下面的菜叶夹到了她碗里面说:“我不喜欢吃菜叶。”

    刚好顾解舞很喜欢青菜:“谢谢。”

    一时间,顾解舞忘记了,他是赵总,是大魔王。

    吃完东西,赵弘光付了钱,不忘对顾解舞说:“你要减肥,还让你陪我来吃东西,我请客。”

    赵总裁钱包里是厚厚的一叠红Se纸币。

    她默默的把抢单的话吞下了肚子。

    还有,牛R面好好吃!

    吃完东西,赵弘光说开车送她回去,这里离美院的宿舍还有一段路。

    顾解舞真不想麻烦他,而且这么晚坐着他的车回去,到时候又该说不清了。

    吃完感冒Y,又吃了热乎乎的牛R面出了一身汗,她觉得自己的感冒已经痊愈了。

    赵弘光看她执意要自己回去,没有勉强,只是隔着一段距离,看着她走。

    偶尔有一段路路灯被树木遮住,她都会下意识的加快脚步。

    其实她很怕黑的。

    赵弘光一路跟着,看她吓得都快跑起来了,心里面有些难言的嗅澺。

    其实每一个的经历之中都会有许许多多的艰难,对于任何人,他都能站在一旁说,这是成长的过程。

    包括对自己。

    现在他回想自己的从前都会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而且他心怀感激,如果不是当初的一切,就不会有现在的他。

    但是看见她对黑夜这样的恐惧,他有一种想要为他照亮前方的冲动。

    很想很想,很想很想。

    很想,保护她。

    她所在的亮起了灯,终于他也明白,原来是这样。

    他可能不会再犹豫了。

    七岁吗?

    他可以像是ai一个孩子那样去ai她。

    赵弘光转身,带着笑,往回走。

    眼镜M下课刚回来,和赵弘光擦肩而过,首先是被他浑身的名牌气质给吸引,然后才注意到他好像就是那天校园网上男猪脚。

    满满的都是八卦。

    一回屋子,顾解舞果然是刚刚回来,还在厕所洗澡。

    注意了一下顾解舞的东西,还是原来的那些,护肤品就只有大宝一瓶。

    她们的美院之花真的很单纯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