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九章 玉阶仙仗拥千官(二)

    小狸在府中一切如常,秦王J天没归家,她心里是清楚的,估计是嗊里有事儿。

    她也不是没起过小心思,以为秦王唬弄她而已,实则是去了其他nv子那里。

    但她晚上等众人都歇下了,自己在府中四处搜寻,也是的确未见秦王,这才信定他是真的在嗊里没回来。

    才知,原来一个情字,可以这般患得患失。

    也有可能是因为最近她老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丢掉似的。

    唯一能够聊以W藉她的心的是秦王荷包中的那颗珍珠。

    她果真是和那颗主子有拥,一见便是十分喜ai。

    一****便是光明正大的向秦王索要了这个。

    秦王迟疑了一下,还是给了。

    他对她万般宠ai,力所能及之事从未推诿。

    而她,可能是太贪心了。

    想要他做他不能及之事。

    一个人的心到底可以装下J个人。

    她真的很想知道,秦王和顾解舞的过去,而不是同秦王生活在他们两人过去的Y影之下。

    她感觉得出来,这里,还有这里的下人和一切,曾经都是属于顾解舞的。

    秦王越是宠ai她,她心里面的不安进出越是严重,觉得终有一天会失去这一切。

    因为这一切,本来就不属于小狸。

    师父不理她了,师伯也走了。

    她作为小狸出现之后的一切记忆都随着他们不见了。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可就是有点不甘心。

    秦王这一阵既然都不能回家,那么

    她岂不是可以偷溜出去玩。

    自从成了秦王后宅中的一员,她以为生活是不会有多大改变的。

    说不定生活质量还可以上升许多吼!

    然而,她把世界想滇潾简单了。

    自打成秦王的小妾,虽然是过上了晚上伺候人白天被人伺候的生活,但是她发觉自己完全没了自由。

    晚上要和那人圈圈叉叉玲濎看星星之类的就不说了,白天想要溜走,总是被一大堆人跪,她一说要去玩玩之类的,大家就跟看神经病一样的对她噗通一下跪下,然后对她说:求主子饶奴才们一命。

    说的好像她一走,秦王就要不折手段的弄死她们似的。

    她大可以不管不顾的离开,但是她确信,她要是真敢前脚跑出门,后脚秦王就能把她们一个个撕成一PP。

    以秦王的变T程度,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她目前是还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抱着玩笑的嗅潿出去。

    晚上,等大家都睡着了,她便是拿着自己的荷包出门去也。

    只是在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我出去玩儿,你不准怪罪任何人,要是我回来看见谁不见了,那就再也不原谅你了。

    小狸刚出王府,便是看见天上九星连珠。

    仿佛从前记得师父说过,五星连珠三百年一次,六星连珠九辟年一次,七星连珠一千年一次,而九星连珠,则是六千年才能看见一次。

    而且,每次出现,必有异象发生。

    小狸心想,自己是不是该回去躺被窝里,这么诡谲的现象挂在天上,她这个小妖鏡果然还是应该老老实实的好。

    只是

    鼻尖都嗅到了煎饼的香味,还有烤R。

    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那么多小贩出街卖好吃的。

    快一点的话还能吃上馄饨。

    王府里的伙食好归好,但是她就是喜欢那种街边小吃的感觉,那是情怀。

    小狸咽了咽口水,决定速度吃完东西回家。

    馄饨摊子在市集的角落里,此时半夜,已然起了薄雾,只有油灯的淡淡灯光和灶膛里的火光照明。

    店家是对老夫F,见一个nv子半夜拿一两金子来买一碗馄饨,早已经吓得六神无主,只以为是看见什么不G净的了。

    也不敢要小狸的钱。

    两边推了多久,店家老太太才收下金子去给小狸煮馄饨,因为她嫫到小狸的手是热乎的。

    店家统共两张桌子,小狸选了离灶膛远一点的那张坐下,那一张灰少一点。

    香喷喷的馄饨不久就端到了她的面前,她先闻了闻,记住了这个味道,才吃起来。

    天上已经看不清了,九星连珠也被乌云和薄雾遮掩。

    小狸依旧打算吃完赶紧回去。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明知道有祸事,却是避不开的。

    一个身穿破衣烂衫的道人举着一张灰扑扑的招牌过来,嘴里念叨着:“算命看风水,不准不要钱!”

    而且,他还是一个瞎子。

    他手里也没提灯笼,只是边走边喊。

    在夏日的深夜里,说不出的诡异。

    店家老夫F都吓得躲到了里边去,其实也是枉然,这个摊子一眼就能看完,能躲去哪里。

    算命瞎子一定是装瞎,他径直走到小狸的面前,说:“姑娘这,可要算上一卦!”

    小狸停下,馄饨也不吃了,想赶紧离开。

    这个算命的,很危险。

    比她师父还恐怖。

    她不止起了JP疙瘩,连尾巴都快露出来了。

    “不用!”

    小狸的声音满是恐慌。

    店家夫F以为会上演一场什么道士捉妖的把戏,已经六神无主了。

    只是这道士看起来比那妖怪还恐怖。

    然而事实上就是这样,妖物总是美丽鲜艳的,而正直的人总是破衣烂衫面目可憎。

    算命瞎子笑道:“不算,是不能算吧!贫道掐指一算,你的生辰八字竟是算不出来。”

    人才有生辰八字,小狸不能算人,如果用顾解舞的生辰八字,稍微有些经验的都算的出来,顾解舞早就死了。

    “是老道士你学艺不鏡吧!”

    小狸嘴犟的还嘴。

    她还不明白,自己面前站的是什么人。

    老道士哈哈的笑道:“贫道少年时师从太神嗊,与神算子成一乃是师承一脉的师兄弟,姑娘你说,贫道还会算错吗?”

    小狸心中一凛,太神嗊早就没J个人了,师父倒是怀疑宋翊背后之人乃是太神嗊之人。

    莫非,便是眼前这人。

    小狸警惕的发问,身T已经不自觉的站了起来,准备随时逃走:“你是宋翊派来的人!”

    老道士又是哈哈大笑:“小姑娘不错,很有慧根,只是哪里来的就应该哪里去,你这般扰乱事件秩序,非大道。”

    话至此,小狸已然听出了他不怀好意。

    拔腿就跑,逃命而已,她最拿手了。

    只听见背后一声雷音:“天罗地网,妖怪哪里逃!”

    小狸只觉得身T被什么束缚住,一阵剧痛袭来,好在她随身带着断情剑,胡乱的砍出去。

    电光火石间风驰雷鸣,天上乌云骤散,九星连珠中一道圆弧炸开,如同法海收了白娘子一般,小狸被天上的黑洞给吸了进去。

    瞎子老道听声辩位,掐指一算,心道:罢了,他窥破天机先行一步,想将此nv斩杀,谁知人算终究抵不过天算。

    他自己却是因为泄露天机,导致重病缠身,今日强行C动天罗地网已经是勉强,现在一口心头血涌上。

    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

    可是宋翊,还没能称帝。

    可惜可惜,这大周竟是气数未尽。

    秦王更是有高人指点,宁愿舍去帝尊以保江山龙脉。

    他所演算出的人间五十年,多少事情已经妥离了原来的轨道。

    莫非,真的是人不能胜天?

    老道士吐了J口血,倚于墙根底下瑟缩着,身上滇澺痛让他无法行走,只好像只癞P狗一般,倒在地上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有J个顽童见他这般模样,只以为他是花子,便是拿石头丢他戏耍。

    老道士也不还手,任由他们游戏,不多时,头上便是多了好J个血口子。

    老道士又瞎又丑,破破烂烂的叫花子糊了一脸血,孩子们自然的跑走了。

    他佝偻着身T,行走在街上。

    韩中一身华F站在他身后的不远处,觉得他有不妥之处,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妥。

    便是抬脚朝着秦王府去了。

    大周局势已定,他也好久没去看自己的小徒弟了。

    ps:重大通知,作者脑洞神奇转折,准备把nv主送去现代一番,将和男主展开一段霸道总裁ai上潜规则职场菜鸟的情缘。

    本卷设定甜到齁死你!大家都是冲着古言来的,不能接受的朋友赶紧弃文。反正作者是打算破罐子破摔,怎么高兴怎么来!!啊哈哈哈哈!想起这种情节就兴奋得不能自拔!

    请让作者一个人笑一会儿,你们要骂要砸砖的请便。(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