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万里帝王家(二)

    养心殿里一张小小的八仙桌子,上面铺着明HSe的桌布。

    斗彩龙纹的碗碟里装着鲍参翅肚,象牙筷子的顶端都镂空刻着富丽的花纹。

    每一样都彰显出皇家的富贵来。

    只是坐在上方的皇帝现在如同一个寻常的老人,正在经历病痛的折磨,或许他自己已经感觉了死亡的笼罩。

    因此这一刻,他显得格外的慈祥。

    他凹陷下去的眼窝簢缩的耳垂都是将死之人才会出现的征兆。

    这一切,太医是一个字都不敢说。

    如果秦王不是看惯了太多的死人,和太医院里某些愿意向他表忠心滇潾医们的简短口述,他也不能确定。

    这个统领大周帝国三十年滇濎子,就要如凡人一般死去。

    大臣们见到他所呼喊的万岁万岁万万岁,此时成了最讽刺的笑话。

    纵然是天子,也不可能真的活到一万岁。

    他比起历史上很多的皇帝都要好,起M知道自己要死了,这事儿不怪任何人。

    知道自己要死了,得赶快把后事安排好。

    他大好的江山如画,他如何舍得。

    只是不做好最后的准备,他艂愒己死不瞑目。

    有些人不是太子,却拥有太子的才能,例如秦王,还有当初的他自己。

    有些人原本不是太子,成为了太子之后会展现出太子的才能,可惜的是,他的两个太子都没有。

    他有时候会想,史书上或许会这么写他,他是最喜怒无常的君王,两立太子,两废太子。

    最后,却传位给了那个言官们恨不得用口水淹死他的秦王。

    没错,秦王X情难以捉嫫,杀人如麻。

    可眼下大周,正是需要这样的中兴之主。

    宋翊,宋家!

    他是在得知宋翊叛变的时候才明白上一代易安王是多么的处心积虑。

    那么多年,藩王终究还是反了。

    不过,他也收拾了南朝,总算是有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他的一生有那么多的儿子。

    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能够托付江山的人。

    就是现在死,他也能够放心的去了。

    秦王一如既往的清冷。

    严格的遵守着儿时在嗊里学到的规矩。

    食不言。

    一顿饭吃得寂静无声。

    秦王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感,甚至连替他布菜都是中规中矩。

    皇帝看着碗里秦王夹来的燕窝鸽子腿,哑然一笑,谁说秦王不懂人心的。

    他就是太会揣测人心却又不愿配合罢了。

    皇帝本来吃不下,但想着秦王难得的肯在他面前露出温驯的一面,好J次想听下筷子都放弃了。

    可能这是世界上最尴尬的父子一起用餐的画面。

    秦王见皇帝放下筷子,他也放下筷子。

    皇帝知道,自己就算叫他吃东西,他也不会吃的。

    索X便是起身去了小佛堂,秦王过来伺候。

    他浑身的力气似乎都靠在了李福全的身上,他一边走一边说:“废太子的圣旨等会都从内阁出去。

    你好生看着荣亲王,别让他生事。

    这两****就住在养心殿侧殿就是。”

    皇帝这一副完全就是J待身后事的口气。

    只是秦王心里面却是在打鼓,内阁接到了这样的圣旨,现在还没风声传出来,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秦王第一时间想的就是皇帝在骗他。

    既然如此,他也顾不得其他许多,试探他会如何对待自己的兄弟们。

    皇上实际上早就想好了如何处置太子和荣亲王,可是要他来做最后的决定。

    身为一个父亲,他是绝对不想看着自己的儿子们相互戕害的。

    秦王立即跪在了地上说道:“儿臣有要事启奏,请父皇明鉴。”

    皇帝的身子顿了一下,转身过来看着他,蜡H的面孔和暗H的瞳孔让他看起来似乎马上就要断气似的。

    “说!”

    有气无力的声音依旧充满威严。

    旁边伺候滇潾监嗊nv们一个个似乎是被吓到了一般,噤若寒蝉。

    秦王说道:“儿臣以为,太子无德,不配为储君。皇十八子出生高贵,且命格非凡,当是不二人选”

    他自然知道自己说的话是多么的惊天骇地。

    可能害死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皇帝觉得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打断了他的话:“你说什么?”

    秦王将自己的话重述了一遍。

    李福全身上的里衣都S透了,实在是不知道秦王葫芦里买的是什么Y。

    这到手的泼天富贵,还有人往外推的。

    下午,秦王便是亲自拿着废太子的圣旨去了监禁太子的东嗊。

    上一次,是神不知鬼不觉的送走了先先太子。

    如今这个,可是名正言顺。

    太子见秦王来,就知道没好事。

    可万万没想到,皇上竟然这般无情,竟然将他贬为庶人。

    他要真成了庶人,还能活吗?

    他哭着叩谢了圣旨,留着最后一口骨指着秦王骂道:“你以为我不是太子你就能当太子了吗?可还要问问荣亲王和满朝文武。”

    秦王得意的一笑,现在滇潾子,真是一只丧家之犬:“谁说的我想当太子了?

    父皇刚刚立了十八弟做皇太子!”

    太子,不,是废太子又哭又笑道:“哈哈哈!十八弟做了太子?哈哈哈!真是个笑话。

    你处心积虑的与我斗,就是为了扶那个婴孩上龙座,你是不是疯了?”

    秦王笑道:“你以为天下人都想当那劳什子的皇帝?

    我不放兵不放权不过是因为满朝里边儿每一个能担得下大周天下的人。

    有些人却是不信,偏信荣亲王滇濘拨,以为我也想要那个位子。

    在你看来当皇帝或许是天下第一得意的事情,可我却不觉得。

    当皇帝,那是天下第一苦命的事情。

    看咱们的父皇,他的Q子儿nv们时时刻刻都在算计他,希望从他手上得到好处。

    有意思吗?

    从前我也觉得父皇真是好命,可现在他就要走了,我心中却是开始同情起他来。

    三哥,等会儿也去看看父皇吧!”

    他看着秦王走出去,自己一个人倒在地上。

    鏡气神完全就已经倒了,形同废人。

    原来他一直都是一厢情愿的和他斗。

    也许正因为是这样,父皇才会对他失望之极吧!

    他在太子位上尸位素餐,哪里又为大周做过一件像样的事情。(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