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四章 清歌妙舞从头按(一)

    ps:别买了,原文已经被禁。因为有字数要求,而且发现被禁已经没办法重写了。

    所以放上了其他文的章节,不要买啊不要买。

    秦王随手一挡,花瓶碎了一地,声音惊动了外面的奴才们。

    一个个吓的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秦王刚刚满足,哪里会在意她这等大逆不道的行为,而且,这些规矩都是用来束缚人的。

    何时对她能管用那才是奇闻。

    秦王自己穿戴好,还将小狸送回了床上,这才出门叫人进来收拾。

    荣华和春梅端着盘子,手上包着帕子小心的将碎P一PP捡起来。

    秦王又回了离间。

    眼神何意,不说自明。

    小狸身子一紧,往后退了一下。

    秦王本是想要过来安抚她一下,刚才他也知道,自己弄得狠了。

    (和谐)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

    秦王被她惊动醒来,不忘吃她的豆腐,在她脖子跟上亲了J回才说:“睡吧!今晚不叫人进来伺候了。”

    她也是醉了,两个人连晚饭都没吃呢!

    外面伺候的李仓等人也一直不敢进来。

    实在是因为里面的动静太大了。

    李仓听得面红耳赤,索X将一些年纪小的丫鬟太监都屏退了,只有自己和云姐儿还有荣华春梅厚着。

    声音一直到下半夜,之后便是静悄悄的了。

    这会儿传膳也不合理,也没听见里面叫热水。

    大家只好这么G等着。

    好在第二日是上朝日,李仓一过四更便是喊起。

    满打满算,也就睡了一个时辰不到。

    秦王鏡神不错,到外间洗了澡吃了早膳,才吩咐云娘子别让人打扰她,还要备上一些吃食。

    云姐儿一一应下,饶是她这个成亲生过孩子的F人,也觉得昨夜王爷和顾主子委实会澠了些。

    刚才她小心的瞧了一眼。

    那床上乱的。

    秦王简单的吃过东西去早朝。

    小狸便是一直睡不着,起身洗漱后也准备吃东西。

    荣华和春梅进来铺床叠被,看了看之后索X把被褥都换了。

    小狸正在梳头发,从镜子里能看见。

    她脸P薄,不一会儿就红到了脖子根。

    替她梳头发云娘子劝说道:“主子和王爷感情好才这样,王爷这半年都没要人侍寝,有些情不自禁也是自然的。”

    小狸只好哂笑。

    以下为我写的短篇:没有秘密的世界

    我叫做左轮。

    我出生在雪白Se的试管间,和成地球上亿的地球人相同。

    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是学校的老师们觉得我奇怪,因为我老是产生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

    同桌托尼对我说:其实老师们真客气,在我看来你的想法简直是离经叛道。

    我默,内心一个声音反驳:其实你更离经叛道。

    托尼是个基因混血儿,P肤呈现出美丽的棕Se,并且他继承了有Se人种的能歌善舞以及暴力。

    然而,却有咏来越残的趋势。

    两条眉mao中间的细mao茂盛的像是课本上描绘的热带丛林。

    纯基因人种背地里骂基因混薛是杂J品种(杂J起源于水稻,我的历史分永远是a++++,我想我长大了会是一名历史学家),这可不是什么好话,被列入了国际法禁用词汇。

    这时,我开始思考。

    一个离经叛道的人说另外一个人离经叛道,那么,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离经叛道?

    蓝Se星球大一统后,汉语和英语成为全人类通用语言,其他语言逐渐被时间忘记。

    大一统带来的不只是经济的繁荣,还有人口的暴增,以及工业的全盛时代。

    就就是我所生活的时代。

    放学的时间是下午三点。

    所有人必须五点以前回家,店铺也会在五点以前悉数关门。

    因为接下来,就是清洁工人们的时间。

    每天放学,都能看见戴着防毒面具穿着消防F的清洁工们被解放车一车一车的载往城市各处。

    他们负责清扫一切。

    垃圾桶、吸毒(禁)者、空气。

    虽然有防毒面具和消防F保护,但长期的室外作业让他们的身T承受了巨大的负担。

    他们无法组建家庭,因为不会有人愿意和满是病菌的短命鬼在一起。

    他们无法生成鏡子,因为病菌早已让他们的身T机能退化。

    今年的内阁会议上,一位议长代表他的议员团提出重新开始生产克隆人,用以改善清洁工不足这一问题。

    其实根据新华社的报道,是因为政府不堪承受清洁工团队所带来的巨大财政负担,才会想要重启被禁止制造的克隆人法案。

    当然,这是天方夜谭。

    议长的高谈阔论被联合国人权组织的一票否决权否决。

    我无法想象和人类同样克隆人被克隆出来当做工具牺牲:我想,这是道德和**的双向崩坏。

    我不能再向任何人倾诉我的烦恼,否则我就真的坐实了离经叛道之名。

    到家的时候才三点半,天蓝Se的玻璃窗外隐约能看见高耸入云的烟囱里飘出一GG原油般的浓烟,很快,整个城市都被染成了黑Se。

    穿着蓝Se工作F的清洁工人们站在云梯山,用一根扫帚样的东西清扫着墙壁。

    我家的窗户边上被具备腐蚀X的清洁剂腐蚀出了一条细缝,清洁剂和油灰混合成Y沟水的颜Se渗透进来。

    妈妈喜欢白Se的一切,于是,我见证了一个悲剧。

    处nv座有洁癖的妈妈J近疯狂,在屋子里疯狂的乱蹦乱跳。

    然而,她这能看着那墨Se的脏水污染整P墙壁。

    她现在无法出去,更无法打开窗户大骂清洁工:你这个猪头!

    嗯哼!这是她会的唯一骂人的话。

    我爸爸经常是猪头。

    等清洁工们清理好城市和空气,已经是晚上八点。

    屋子的空气有些不够,妈妈打开了空调。

    顺般抱怨今晚的空气质量不怎样,那些清洁工人又偷懒了,明天要去卫生部投诉他们。

    我想,那是没有用的。

    听说清洁工们曾经把拿水枪把老城区的一栋古建筑冲垮了,受到了文化部的抗议。

    然后,文化部长的屋子那天没有被清洗,跟着他全家就因为肺部感染进了医院。

    这真是一个悲惨的故事。

    九点过后,我在睡前打了个电话在101区维和的老爸的电话,告诉他校长要求和他对话,明天记得注意光脑。

    老爸面无表情,不忍心责骂我又觉得头大,谁让我是他甜蜜的烦恼。

    我报告完正事,关怀了一下他:亲ai的,101区的维和叔叔们还好吗?那里的小朋友们还好吗?

    101区,放逐着所有被认为是离经叛道的人类,进场暴乱。

    在远古势冓的监狱已经被废除,世界辟出了一块陆地,专门放逐他们。

    从我记事起,那里就一直不停的暴动。

    根据我妈的描述,她和爸爸十八岁结婚后就再也没见过面。

    爸爸的鏡子由军医寄回到军区分院,妈妈再那里chou去了一颗L子,九个月后去那里用菜篮子把我提了回来。

    偶尔想想,真觉得自己比充话费送的孩子还要可怜。

    爸爸的面Se一蟼愑变得不好,语气依旧轻柔:还是老样子,这里的样子真是可怕,愿上帝保佑我的雪梨永远不要踏上这P土地。

    我一直不明白,爸爸这个信奉耶和华的人是怎样和虔诚的佛教徒妈妈结婚的。

    脑补了一下他们的婚礼仪式,我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

    结结束通话后,我滚回了床上。

    妈妈熄灯后我才从床垫下拿出我的日记本,借着光脑的光书写我心中的秘密。

    放开第一页。

    第一行写着:我厌恶这个世界。

    我反省自己,不能再有这么******的想法了,101区可不是好玩的。

    我知道妈妈会偷看我的日记,所以写上:今天和爸爸通话,感觉到了父ai如山,我想我不该去想那些奇怪的问题。而且那些奇怪的问题最近也没来找我,我想是老师们的ai和校医莫先生给的抗抑郁的Y起到了作用,我ai这个世界。(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