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二章 赢取专良夕(一)

    小狸跟着荣华和春梅进了屋子,便是看见花厅里摆着彼把梨花木的椅子,分左右两排。

    堂上正中央挂的百花争艳图。

    看起来有J分熟悉。

    两边花瓶里cha着荷花,陪着JP荷叶,上面还带着露珠,明显是新摘的。

    地上铺着花纹富丽的波斯地毯,茶盅是H釉五彩的,一看就是皇家用的东西。

    小狸虽是不知道人世间的贵族和平民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也知道这HSe并非寻常人能用的。

    便问荣华,她一看荣华就觉得投缘:“我能用这个Se的瓷器?”

    荣华回答:“这里的瓷器名义上都是属于王爷的,王爷是皇子,自然能用。”

    小狸哦了一声,原来是借他的光。

    荣华是惯伺候顾解舞的,当日顾解舞失踪蹊跷,一个月之后王爷莫名其妙的宣布了郡主的死讯,只是她是知道的,棺材根本就是空的。

    现在见顾主子回来,心里面也是有许许多多的疑问,只是王爷又吩咐,她是不能多问的。

    但见主子一副懵懂茫然的样子,心里便是定下了J分。

    不管这之中如何,她好好尽到自己的本分就是了。

    王爷半年螠鼬nvSe,后院多少双眼睛看着,昨夜便是幸了主子,且不说主子如今身份不比从前,只是一个妾侍。

    上面还有王妃、两位侧妃和小王子的生母李孺人压着。

    便是这J项,便是够主子急的了。

    不到午时,王妃的赏赐就拿了过来。

    府里进了新人,事实上只是她们不知道小狸是旧人而已,王妃作为当家的主母,自然是要赏赐的。

    话说回来,柏惜若也是一个人守了多少的空房漏夜,而今听闻自己的夫君和别的nv人如何,心中吁么能平静。

    贤惠二字,真真是害人不浅。

    小狸最先收到了来自王妃的赏赐,东西还没放热,便是萧侧妃和林侧妃的赏赐也下来了。

    送走了两拨人,荣华解释说道:“余下的便是孺人们,自打许夫人开始,便没有孺人赏妾侍的规矩。

    应该能好好歇歇的。”

    这规矩,便是顾解舞在时发扬光大的,她那会子多红火,只有她赏人的,还没人敢赏东西给她。

    给她的东西,只能叫送。

    许朝云如今也安分了许多,听闻有新人住进了应新堂,她是第一个吓坏的,紧跟着金蝶玉王思宁她们便是过来了。

    原想立马冲过来看一眼那能住进应新堂的美人是什么样子,可一听王妃赏了东西下去,便是只能忍着。

    她们总不好越过林侧妃去。

    这林侧妃虽是不得王爷喜ai,却也是实打实滇潾傅家的孙nv,与她们是不同的,就是皇贵妃也会为了两家的颜面,时常宣林侧妃进嗊表示恩宠。

    等应新堂冷清了下来,许朝云才和金蝶玉她们一起往应新堂去。

    本就是为了看热闹,也不在乎什么身份贵J了,再说,能住进应新堂的nv人,再低J那也是从前的事儿。

    如今,可是飞上枝头变凤凰。

    可惜了西苑那边的李薇,她原是想着生下了孩子日子能好过些,孩子倒也知她的心意,是个儿子。

    可是就算他是王爷目前为止唯一的儿子,也不见得王爷对他能特别J分。

    伺候的下人一应的用度都不曾亏待,连嗊里皇上贵妃也是记挂着的,只是她的位份并未升上去。

    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怕的却是害怕王妃要把这孩子抢过去。

    虽说生他的目的并不单纯,可始终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怎么可能说给别人就给别人。

    好在王爷失去了福清郡主,情伤难以自制,不近nvSe,她也不担心会有人再出头,压过了她和她的儿子去。

    谁知道是怕什么来什么,一清早的便是听说王爷去妾侍院子抱了一个病美人宠幸,疼的更什么似的。

    还让她住进了平日里闲佑人等都不能接近的应新堂,她可是知道的,那院子本是给福清郡主建的。

    李薇感到了深深的不安和恐惧,她的安稳日子或许就要到头了。

    也不知道那nv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现在是不得王爷王妃的待见,能依靠的只有儿子了。

    上午知道了这个消息便是抱着孩子在屋里坐了一上午,听着下人回禀。

    李公公送姑娘去了应新堂。

    王妃赏了东西到应新堂。

    萧侧妃林侧妃赏了东西到应新堂。

    下午,便是听说许朝云带着人去应新堂见新姐M去了。

    端的是要把应新堂门槛踏破的样子。

    她越发的惶恐不安。

    这西苑住的便是她们李氏家族的三姐M,得知情况的李蔷和李茉也是急忙过来,共同对策。

    下午李薇便是想先去应新堂上门陛访一下,免得显得她与众不同之类的,可被两个MM阻拦。

    说是她好歹是王爷长子的生母,哪里有先去一个妾侍那里的做法,传出去未免让王妃和其他人小瞧了去。

    李薇虽然没出去,心中却是越发的不安。

    这应新堂是什么地方,她是明白的,这样的地方住进去的人,能简单得了。

    可看了一样襁褓中的孩子,她还是忍住了脚步。

    她的身份本就卑微,若是再不立起来,将来儿子长大了,还不知要受人多少白眼。

    至此,她便是收起了去应新堂的心思。

    因此,也错过了一场好戏。

    但许朝云看见顾解舞站在应新堂里的时候,心肝都差点蹦出来。

    云娘子管着应新堂内外的事务,赶紧的过来扶着许朝云,见她脸Se都是惨白的。

    后面的金蝶玉自不必说,也是吃了一惊的。

    云娘子只说:“各位主子过来也不提前说一声,顾主子新进内宅,好多事情都还不懂,王爷还盼着各位主子好生的帮衬着些。

    咱们府上王妃侧妃都具在,孺人们更是不必说,多得王爷都看不过来了。

    这顾主子是小门小户出来的,王爷也生怕她失了礼数,惹王妃主子不高兴。”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朗,都是王爷的意思,您们也要跟着有些颜Se才是。

    许朝云倚着丁香站定,说:“顾MM真是好生面善。”(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