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一章 罗绮生香娇上春(二)

    可能他说的是真的吧!

    从人的角度来说,男的的睡了nv的,还不是nv的吃亏。

    不过,从另外的角度来说,她一个妖睡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一条龙,貌似是她赚到了。

    既然如此,她是不是该觉得庆幸。

    望着天,小狸悲伤的想。

    只是心里好憋屈。

    昨晚上虽然是爽到了,但是现在觉得好丢人。

    秦王替她擦好了身子,便出去让人伺候穿衣。

    今日不朝,他却是要在宅邸中接见臣工们,若是嗊里传召或是他有急事,也是要进嗊去见皇上的。

    小狸便是任由侍nv们伺候。

    如今小狸伺候过王爷,便是与其他人不同了。

    呈上来的衣物都是贡缎刺绣,连脚上的一双袜子都是云锦做的。

    穿在身上的确舒适无比。

    在众人的帮忙之下,她才算是穿好了衣裳,笼衣家短褙,上肩披着披帛,头上梳着双螺髻,娇俏可人。

    待她收拾好,秦王已经去了演武场回来,正准备与她一同用早膳。

    在门口便是看见了她这样一身装束。

    李仓跟在秦王身后,见王爷失神的样子,便说:“这么瞧着,可不是郡主吗?”

    他都觉得自己虚伪,这明明就是郡主。

    只是这世上不清不楚的事情多了去,也不知道这郡主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如今竟是以这般身份回来。

    李仓也不敢贸然称呼。

    秦王见她,走过去握住她的手说:“以后,你就住在应新堂吧!”

    根本不给小狸选择的机会。

    小狸只觉得这名字耳熟,只是既然这样了,而且秦王看起来有些哀伤,她对住的地方其实是很随便的,真的无所谓。

    李仓便是上前来道:“恭喜顾主子贺喜顾主子!”

    小狸冤死想拒绝这个称呼的,但是瞧见秦王一脸期待的模样,心生不忍,便就接过了。

    早膳吃的安静,只是秦王不时的给她夹菜。

    一碗清粥竟是配着鲍鱼海虾和RG吃下去的。

    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早膳委实太油腻了些。

    但是小狸却是觉得,这些东西都好对她的胃口。

    每一样她都好喜欢,恨不得顿顿都吃。

    秦王身边伺候的丫鬟们进京之后又换了一批,现在个个都看着规矩得很,但是个个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

    从此以后,就要跟着这位混生活了。

    不说王妃侧妃和府上伺候王爷多年的夫人们,就是对小王子的生母李孺人都没那么上心过。

    可见这位受宠的程度。

    虽说她是妾侍出身,可英雄不问出处。

    皇贵妃还是嗊nv出身呢!

    如今不也是问鼎后嗊,无人敢掖其锋。

    可见一个nv人的家世出身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她是否受宠。

    秦王诸事繁多,是不可能一天到晚陪着她的,吃完饭便是径自去了书房处理公务,让李仓跟着,陪她去应新堂。

    之所以让李仓陪着,不外是要给荣华和春梅、云姐儿和福嬷嬷等人一个警醒,小心伺候,小心说话的。

    早晨张德林便是接到了李仓滇濁点,说是今儿应新堂要进新人。

    原先应新堂的一G人等都是知道的,郡主根本没死,而王爷也不准王妃将他们重新分派,于是个个都是打起鏡神准备看顾应新堂一辈子的。

    就算主子回不来,只要王爷心里想着这边儿,他们就能有好日子过。

    个个都是这么想的,除了木棉到了年纪,嫁给了尹东成了官夫人以外,一个个都跟什么似的忠心的守候在应新堂。

    今日乍听要来新人。

    一个个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还是福嬷嬷和云娘子站出来说,先看看来的是谁,再说。

    要是又是一个能扶上去的,他们也只能接着,谁让这是王爷的意思,若是个阿斗,放任她自流便是。

    不想李仓却是让徒弟先过来传了话,说是让他们都警醒些,等会儿一切照常如旧,别一惊一乍什么的。

    听得众人是云里雾里。

    等人到了一看,是和顾解舞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狸的时候,众人才明白李仓是什么意思。

    敢情这应新堂也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李仓看了云娘子一眼,她赶紧蹲身福礼:“见过姑娘,见过李公公!”

    李仓这才对小狸说道:“这是应新堂的管事娘子云姐儿,您有什么事儿,找她就行。”

    便是又介绍了荣华、春梅张德林和拿着帕子捂着嘴差点哭出来的福嬷嬷。

    她哭的是她的好日子又要回来了,虽说王爷顾念旧情,但是没主子的应新堂和有主子的应新堂那是两M事。

    最后才对众人说:“这是小狸姑娘,以后你们都好好伺候着。”

    众人跪下说是。

    云姐儿却是想起,从前初见顾主子的时候,她也说她叫做小狸。

    莫非她真是顾主子?

    思绪间,便是用疑问的眼神看向了李仓。

    李仓也乐意卖她这个人情,小声说道:“好生伺候着就行,顾主子生了一场大病,好些事情不记得了。”

    云姐儿吃了一惊,不是都宣告了死讯,好一会儿才点头:“知道了,公公放心。”

    荣华和春梅领着小狸进了内室去看环境。

    李仓见他们走远才说:“王爷嗅澺得紧,可护好了,就这一两天,王妃和侧妃只怕是要杀过来的。”

    云姐儿点头,只要有王爷这句话,就是王妃来,她也不给脸。

    只是说:“只是如今主子回来了,医馆和厨下两边的人可要”

    好多地方不是自己人,真不好差遣,不说这王府比在凉州时大了不止一倍,就是人口也多了不少。

    有些时候动作起来,很是棘手。

    李仓明白:“昨晚儿就想了一遍,今儿基本上就能过来。

    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可别耽搁了应新堂才是。今晚上王爷只怕要在这边过夜的,好生备着。”

    云姐儿谢过,便是从袖口里拿出一个荷包塞给李仓。

    李仓死活不要:“这么做就生分了。”

    云姐儿知道,现在他们应新堂可不用给人红包过日子,也就没Y给了,这样显得多亲热。

    从前他们应新堂就是秦王的大拇哥,以后也一定是。

    正院的王妃和那不得了的侧妃,还有个生了儿子就综睛长头顶上李孺人,且都瞧着鄙!(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