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章 罗绮生香娇上春(一)

    小狸原是拦着他的手,听了这话也松了手。

    只感觉冰冷的衣物被解开,她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怀哀。

    真的好暖!

    就像是整个人都泡进了热水里面。

    仿佛回到了未出生的时候,在母亲的肚子里一样。

    秦王****着身T,将她抱在怀里,希望能温暖她的身T。

    韩中说过,他所需要的是她的蛟龙之气,若是万一龙气不行,就必须用上真元。

    至于如何使用,道家双修。

    美人在怀,时不时的**一声,他如何不能心洋难耐。

    没有她之前,什么nv人都是可以的。

    只要出来了便是能松下来。

    可后来有了她,不是她就不行,不止身子松不下来,还是越做越想,在其他nv人身上想的都是她哪般的娇柔可ai,每每总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在床上任由他翻来覆去,ai之不尽。

    只是现在她纵然早怀中,他却是不敢心生其他邪念,只是她觉得舒F,一味的往他身上贴,她已然快到双十年华,X前不忍小觑,每每从他X前划过,或是贴在他的手臂上,便是一G奇异的感觉难以抑制。

    多时,只觉得下身紧凑,两人隔着千山万水竟然有些要丢了。

    这般自然是不能比敦L,他有些痛苦的抱着小狸,手指在细腻的肌肤上来去嫫索,到了极限一口咬在了她圆润的肩上。

    小狸疼的叫起来。

    只这一句,便让他浑身松懈下来。

    小狸似是有感,嗅着那味道如痴如醉,这一日仿佛是用了秘Y一般柔情似水。

    许是出自本能,也觉得身上没那么冷了,坐了起来,耳鬓厮磨间吻上了他的嘴。

    两人口中水**J融,小狸只觉得自己要被他的舌塞满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口水溢出,顺着下巴滴到她的X口上。

    秦王的手在她的后背,轻轻一带,她身上仅剩下的肚兜就没了束缚,一双玉兔染红蕊,上面还有丝丝晶莹。

    他一口咬了上去。

    这世上最美的美味,都是nv人身上的东西。

    他一时间情迷,伸手到了她的双腿间,细棉的纱K中间S透了,他用力顶了一下,感到她的颤抖。

    他松手。

    专注于其他。

    小狸娇嗔:“别停下来!”

    说着,在他的大腿根上来回的蹭,缓解不适。

    秦王的眼神突然暗了下来,她虽然不记得自己是谁,可这事儿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如此下去,也只是L费他的好宝贝而已。

    况且,这是治她的良Y。

    感觉K子里S漉漉的那一P,而他早已经是准备好再一次。

    一手解开腰带,将K子妥掉。

    他现在是赤条条的一P,因为习武身上都是疙瘩R,嫫起来就能感觉道到属于男人的爆发力。

    至于小狸的,只听见哗啦的一下,还管她什么K子。

    随着这声音,随之而来是被刺穿被填满的感觉。

    小狸坐在他的身上。

    他也坐着,弓着身子将她抱好,娇小的一个被他死死的嵌住,一下一下,每一次都到顶。

    顶在她的小肚子上,弄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狸情不自禁的坐直了身子,配合他,为求少吃一点苦头,他就恨不得她不配合,九曲柔肠,他才ai死了。

    这样的姿势不免看起来像一个**(=)娃(=)荡(=)F,仿佛是她在强迫他一般。

    两个人都顾不上说话,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妙感觉。

    小狸睁开眼睛,看见帐子顶上的仿佛花纹,只觉得自己要升天了。

    也不知道隔壁有人听着,便是说:“就这样,不要停!给我,全都给我!”

    秦王最受不她这般妖娆魅H,听话的继续耸动,将她送上云霄。

    一阵S麻从结合的地方迸发爆发。

    秦王只觉得自己要被绞杀被吸走,抓着她的腰往下暗,比刚才更加快速的用力,在她耳边说道:“等着我一起。”

    一室旖旎,说不尽道不明。

    隔壁次间的司寝嬷嬷早听得面红耳赤。

    响动虽然不大,但看情况,王爷是极其满意的。

    便是俯身准备听第二轮,哪知道里面便是没了声响,悄无声息的一般。

    这么静下去,到了后半夜,才又有第二次响动。

    司寝嬷嬷想着也就是两回,因此没敢。

    次日,李仓没进去伺候。

    进去的是司寝嬷嬷和她手下的小丫鬟。

    小狸浑身没一件好衣裳,彼时躺在床上,用被子遮了身子。

    因为第二回的时候都快天亮了,秦王也没喊。

    因此下人们没敢进来送了事帕。

    小狸见J个丫鬟跪在地上,手里有捧着水盆的有捧着mao巾的,水盆里还有鲜花,以为是给她洗脸的。

    可是她没穿衣F,不好伸手自己拿帕子。

    秦王刚穿上亵衣,走了过来亲自绞了帕子,摆了摆手,J个丫鬟都退到了屏风之后。

    现在这寝殿里看起来似乎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可小狸感觉得到,这屋子里伺候的起M二十个。

    刚才那J个是伺候洗脸的,旁边还有伺候漱口的,在另一道屏风后面还有伺候穿衣F的。

    她有些难为情,看着秦王拿着帕子过来都不敢问他要做什么。

    秦王掀开她的被子,她挣扎了两下,闹了个大红脸,想着旁边有人,也就没说话了。

    跟着,秦王便是拉开了她的双腿,给她擦了起来。

    这个姿势真的是很邪恶和难看,她紧拢双腿小声说自己来。

    秦王知晓他是难为情了,可依旧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凑到她耳边说:“这儿是我的,我给自己的地方擦擦还不行了!”

    这话没什么问题,但是配图就很邪恶了。

    小狸红着脸反驳:“什么你的,你自己在自己身上呢!”

    秦王手上稍微用了点里,那处红肿还未消,小狸疼了一下。

    “你的在我这儿呢,本来该你擦的,可我想着你脸P薄,我便是帮你做了。

    你若是觉得不公平,便是再擦一次好了。”

    说着,将下身露给了她看。

    只见他双腿间又是凸起来的。

    小狸都快哭了:“你还占我便宜!”

    秦王失笑:“昨晚,可是你先占我便宜的,怎么,吃过就不认账了!”

    小狸拉过被子蒙着脸,她真的想不起来是不是自己先扑上去的,但重要的是,她能记住的不F,都是她在上面。(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