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七章 YY夏木啭H鹂(二)

    云中子和韩中子走出门外,小声的说了起来。

    韩中子一脸的担忧,云中子对于这些事情,历来都是以他马首是瞻的。

    现今一言不发,只是看他如何表态。

    原定的时间是三日后出发,跟随慕容澈回燕国,顺般彻查太神嗊的事情。

    以证明太神嗊覆灭到底是该怪罪于慕容澈,还是太神嗊一众咎由自取。

    只是现在小狸的情况看起来不大好,云中子既不想勉强小狸,也不想因为她耽搁探查内情这件事。

    而且,大周内忧不断是,宋翊此人并非什么圣贤之人,且他天命所归。

    先前虽是与宋駵麽下S仇,可现在他们若是投靠了秦王,那才真的来日无望。

    更不说韩中子还有另外一事从未向云中子说起。

    自从上次回到大周之后,韩中子便是托秦王帮他查询自己的身世。

    如今,已经是有了结果。

    韩中子自己就是算命的,一旦推兤了窗户纸,自然是知道秦王所得的结果是真是假。

    让人遗憾的是,这样的结果韩中子虽然不大愿意接受,甚至怀疑过秦王为了一己之S,才编造了这样的谎话。

    但他见过了自称是他父母的人之后,事实大于雄辩,他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秦王所说。

    他是秦王的表兄。

    皇贵妃出生的韩氏家族的孩子。

    并且。他还是皇贵妃哥哥的第三子。

    在三岁的时候被其师父,太神嗊成一真人偷走,从此在燕国不知自己姓谁名谁。

    想来自己如今还是姓韩。定然是当初成一带他回太神嗊之后并未管束,小儿自己的自己姓韩。

    这便是他道号的来历了。

    韩中子每每想到此处,总是不禁哑然。

    难怪当初,成一真人告诫他,让他永远别踏上大周的徒弟。

    原来是因为这个。

    如果成一在天有灵或者他还活着,知道如果自己不说那句话,韩中子未必会真的选择来大周。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当初说了那句话。

    韩中子还没想好如何跟云中子说清楚,小狸便是生出了这样的事情。

    她面露败相。若无龙气滋养,一身法术尽废是迟早的事情。

    妖没有了法力,那等同于没有了水,死。是早晚的事情。

    韩中子想了一想,觉得今日该是有个了结的,因缘际会本就是天定的。

    细究起来,他若不是被成一偷走,也不会加入太神嗊成为一个道士,更不说和云中子结识,一路都到现在。

    只是,他对父母双亲难以割舍,过去多少次午夜梦回。都只是想在梦中问自己父母一句,为何抛弃了他。

    韩家那时候虽然只是依靠祖荫的小贵族,放在京城之城可能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但是他出生之后皇贵妃已然封妃。韩氏家族为了当时还只是瑾妃的皇贵妃的儿子,家中儿子都是细心看管教养的。

    好为将来皇子成年之后做为左膀右臂。

    现在他得知自己真的是在重重保护之下被偷走的,心中那一点对父母的怨早就没了,剩下的都是愧疚。

    母亲为了他哭瞎了双眼,那日秦王带他回韩府,母亲双眼看不见。却是抱着他不肯撒手,将他浑身嫫了一遍。只说他太瘦,定是在外面吃了不少苦。

    他自诩出家人断绝七情六Yu,那一刻也忍不住红了眼睛。

    从小,他就是恨自己师父的。

    若不是他,他滇濎赋永远不可能被发现。

    他会像家里面的哥哥们一样,习文学武,然后帮着秦王夺嫡,稳固韩家的地位。

    让韩家的上一代、下一代、下下一代,做人上人。

    起M这样,就再也不用受骨R分离之苦。

    更不说这么多年,韩家一直在找他。

    现在他自己找回来了,不说秦王,连嗊里的皇贵妃都知道了他回来的消息,说是要择日见见他。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是皇贵妃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还没见过面的侄子。

    现在再要他说走就走,哪里那么简单。

    云中子只觉得耳朵里嗡嗡的,韩中子说的话,似乎像是天外之音。

    如今太神嗊只剩下他们师兄弟两个人,韩中子却是说他不想再为太神嗊活着,要留在大周。

    云中子看的出来,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只是他心中一直有个疑问,现在终于是问了出来:“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想过光复太神嗊?”

    韩中子从来没掩饰自己这一点,因为他对太神嗊根本没感情,太神嗊和成一同样,虽然养大了他。

    却让他活的像个畜生。

    “你知道被关在牢笼里二十年的感觉吗?”

    云中子的确不明白,以前只是觉得这样的手段太过狠辣,毕竟都是同门,但师父说,无规矩不成方圆。

    且中子的确说错了话。

    但,说错一句话,就要被关二十年吗?

    他并不觉得这是对的,所以他从来不和韩中子谈论这个问题。

    甚至有些时候会觉得自己过得比韩中子好太多,而对他诸多忍让。

    现在,他们之间唯一剩下的窗户纸被推兤了。

    没有感动也没有痛苦。

    只有无边无际的尴尬和沉默。

    韩中子只说:“我要留下来,母亲身T不好,皇贵妃念及姑嫂之情,让太医署照看,人参鹿茸车载斗量的用下去,至多也就是五年。

    我不想下辈子都活在悔恨之中。”

    云中子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资格要韩中子跟着自己一起走,为已经不存在滇潾神嗊做事。

    只是他有些不舍,想来,这便是兄弟情谊。

    韩中子又说:“小狸也不能走,走了,她会死的。”

    云中子坦然一笑,觉得这样也好,反正他们师徒两个是从来都不想为什么太神嗊会被灭门的,偶尔还会从言谈中表露出也许是太神嗊咎由自取造成的这样的想法。

    强扭的瓜不甜,强留的人也不好。

    云中子对着韩中子的笑道:“这样,那我就一个人走了,你保重!

    要她也保重!”

    韩中子苦笑:“原以为你会想尽办法,没想到你那么好说话。

    只是,你也别太执着,太神嗊早就没了。

    你应该选择自己的人生。”(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