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五章 还君明珠双泪垂(二)

    ps:感谢云起书院书友们的支持和评论,我也时常去那边看看成绩的,看见你们说喜欢,作为一个写手心里面也是非常感谢的。

    再次谢过云起书友们的支持,还有就是收藏推荐打赏可以多多的有,这些数据稍微好些的话也能吸引更多的书友来分享这本书。

    原本就是想着“我有一个故事,愿一与你们分享”的初衷来M字的。

    感谢大家的支持,还有起点的书友们,你们的推荐收藏和打赏多多的来吧!

    感谢大家的支持!

    秦王一口将茶水饮尽,心中仿佛是有一团火焰,无论如何都不能消散。

    于是放下茶盏问她:“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不能相见,不如不见。

    ****相见,却是彻骨思念。

    不是骨髓,只是不知自己何时会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他只是个凡人,从来不是圣人。

    明知会害了她,却情不自禁。

    小狸一时间真的愣住了,她自己虽然还不知道秦王和顾解舞的过去,可俨然明白,两个人若是相ai,必定是如胶似漆难舍难分的。

    他如今问她什么时候走,是不是真的很讨厌她?

    只因为,她不是顾解舞。

    小狸有些闷闷的回答:“王爷很希望小狸离开吗?”

    秦王不语,如当日知晓她是妖那一刻。不知该说什么。

    但是,他知道,自己是ai她的。

    他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挺可笑的。他竟然也会ai上别人。

    更是一只妖。

    那是戏台子上才有的故事。

    他是皇子,活着便是为了求生,世上的荣华富贵任他享用,他可能会遇见他喜欢的nv子,无论他是风华正茂还是老态龙钟。

    他身边的nv人永远会如春天的鲜花一般,永不凋零。

    他和Q子们的婚姻永远是以利益至上的政治婚姻。

    他们生下的孩子会成为主宰这个国家的贵族。

    而他自己,不论他是否会成为皇帝。都会活在他与兄弟们的相互倾扎中,要么先死。或者孤独的活到最后。

    这就是他的宿命。

    而她的出现改变了原本注定的一切。

    从最初的喜欢变成舍不开的喜ai。

    他不知道自己何时ai上她的,或许是在想要将她放在怀中护住一生一世的时候。

    只是,造化弄人。

    他,求而不得。

    秦王淡然的回视了小狸一眼。冷漠的无情的眼神中满是悲悯。

    但是态度依然倨傲。

    她突然从心中升起一G委屈的感觉,很快毫不掩饰的表现在脸上。

    鏡致美丽的面孔脂粉未施,似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是这个样子。

    王府的后宅将她变得高贵典雅,仪态不凡。

    只是,他更喜欢现在的她。

    而不是在旁人那里受了委屈,为了顾忌其他,还要借些小手段才能摆到他的面前,告诉他受委屈了。

    犹记得成婚当日。她诚惶诚恐的要求他盟誓永不负她,因为他不明白她为了和他在一起,付出了什么!

    现在。他明白了。

    他允诺了她一生一世。

    而她,则是用了永生永世。

    妖时不能与凡人结合的。

    当她决定要和一个凡人共结连理的时候,她的悲惨命运才开始。

    知道结局的他决心要结束她的悲剧,而现在,却看见她在自己面前哭。

    “若是王爷说一句永远都不想再见到我,小狸会永远离开的。”

    小狸憋不住眼睛里的眼泪。只是哽咽着对秦王这样说道。

    “我并非永远不想见你。”

    秦王不忍看她哭泣的样子,那眼泪会让他动摇。

    长痛不如短痛。

    小狸从袖子里拿出手绢擦了擦眼泪:“那王爷为何想起问我什么时候走?”

    秦王踱步到窗前。看着什么都没有的窗棂发呆:“只是,天下动乱,你们师徒三人理应置身事外,与朝廷纠缠不清,终究不是正道。”

    小狸看着秦王的背影,不知该说什么,只好说:“我与燕国太子越好了,他走的时候会带上我们。”

    秦王一听,心中百转,想起慕容澈的为人和现在的局势,他并不觉得小狸跟着慕容澈走是什么好事。

    说道:“战事一起,燕国也不可能置身事外,你还是另外选个地方吧!再说,燕国内政比大周更乱。”

    这话便是关心她了。

    小狸有些雀跃,可刚才才哭过,她便是忍着满心的欢喜问:“你,是不是关心我呀!”

    秦王站在那边没说话,他不善言,现在更不知该说什么。

    小狸便是笑道:“你这么关心我的话那我也可以不走的。”

    秦王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和她J流,小狸是小狸,顾解舞是顾解舞,但是现在他竟然觉得她们是同一个人。

    听见她说这话,他心里不止有高兴,还有些害怕。

    若是她不走,接下去会如何?

    秦王见小狸的样子,索X告辞离开了。

    小狸见他跟见了鬼一样离开,不满的撅着嘴,拿起茶杯喝茶顺气。

    一倒,只剩下一些茶末渣滓。

    这杯

    是刚才秦王喝过的那杯。

    屋子里虽然没有一个人,小狸还是红了脸。

    滚回床上用铺盖蒙了头。

    她觉得自己好丢脸。

    只是不小心吃了一下他吃过的茶盏嘛!

    G嘛感觉跟偷情被人发现似的。

    一晚上一个人在床上纠结来纠结去,以致于连做梦都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而且,还是在她最喜欢的秋千上面。

    琇死人了啦!

    次日,她顶着两个黑眼圈儿被云中子抓到了。

    秦王府再大,也是有数的。

    云中子从自家借住的门口开始找,一身轻功可不是白搭的,一个时辰不到就抓到了小狸。

    其实他也不想这般炫技的,只是秦王不肯说小狸住在哪里,他只好自己去找了。

    小狸看见是云中子师伯,知晓他要作甚,先举手投降。

    反正不过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些招数。

    小狸先J代了自己“捡”到秦王的荷包,之后又还给秦王的事情。

    并且严谨声明,云中子不信可以去问秦王。

    事实上,云中子哪里会去问秦王这种事情。

    云中子只好无奈的说了一句:“那你昨天还跑?”

    小狸笑而不语。

    跟着便是问云中子:“师伯,咱们太神嗊有没有要求门人清心寡Yu的规矩?”

    这话里话外,试探的明显就是能不能谈恋ai之类的。

    太神嗊是道家,不是佛家,自然是允准的。

    云中子说清了太神嗊不禁这些但是好多道人都会自动的断绝****,因为俗世之事,总是会妨碍修行的。

    又问小狸:“你莫非?”

    没说完的话,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他也还没喜欢过nv孩子呢!

    小狸捂着脸说:“我发觉我喜欢上了一个人!”(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