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四章 还君明珠双泪垂(一)

    韩中子见状,对酒菜没了兴致,走过来看着小狸问道:“你这腰上的荷包和别致嘛!”

    小狸怎么会不明白,自己这是露馅了。

    云中子也是一副意味深长的模样。

    但是两个人看起来都很不着调,明显就是吵过架了。

    小狸cha科打诨:“都说了叫你们别一天到晚的吵吵,跟夫夫似的!”

    韩中子倒是听明白了她的混账话,饶是明白她是来转移话题的,也忍不住上钩,伸手就是要给她一下。

    试问韩中子那凡人的身手怎么可能是小狸的对手。

    小狸三步并作两步走,韩中子都没看清楚怎么一回事,小狸已经跑出门口了。

    云中子站在一旁心下满是疑H:“什么是夫夫?”

    他只听说过夫F?

    或者是他听错了,其实她说的是拂拂

    韩中子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你真恶心!”

    云中子反驳:“你才恶心!!!”

    小狸出了院门,外面便是正经八百的秦王府地界,她也不敢乱蹦乱跳了,起初刚来的时候和罪州瘦马住在一块儿。

    她是知道那些nv人们的厉害的。

    一张嘴比真刀实枪还要厉害,唾沫星子就能淹死你。

    故此,小狸收紧了脚步,端正的在巷道里行走。

    天Se渐暗,各处都有下人点上了灯笼,饶是如此。秦王府里也是黑乎乎的。

    这么大一P,也不可能三步一个灯笼。

    小狸嫫着黑回到了花园子。

    感叹自己真是命苦,不得地方去。这深更半夜的连个P瓦遮头都没有,也不知道自己尼濎死了,有没有人伤心。

    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想法真的很像一个人。

    腰间的荷包突然迸发出一阵微弱的光。

    外面又传来一些轻微的脚步声,那人应该是个男子,呼吸声沉重。

    腰间的光越来越亮。

    她下意识的躲进了暗处的树丛里。

    以她的身手,不仔细看是绝不能感知她的存在的。

    来人。原来是秦王。

    小狸看着手中的荷包,原来这颗珠子。只有于他身边,才会发光。

    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黑暗中,这树林里的一点星光便是十分惹眼。

    秦王便是瞧见了这一P黑Se之中的淡淡光晕。

    小狸下意识的用手抱住荷包,却是从指间缝隙里跑出了一些光。

    秦王越是走进。那些光就越是明亮。

    等秦王走到她的身边,她已经松开了荷包拿出了里面的水晶瓶子。

    黑夜之中,它就像是一个灯笼似的。

    仿佛天上的月亮落到了她的手心。

    秦王知晓是她,心中已经是感慨万千,尚不知她是否是想起了过去的事情,并不敢说话,只是静静的走了过来。

    小狸看着这主子发光,由衷感叹说道:“原来是颗夜明珠啊!”

    这一句话,让秦王忽然明白。她依旧是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想起了过去的事情,那么她就会知道这是她的眼泪。

    哪里还会这般的轻松的说话。

    反正他也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东西的来历,便是顺口答应:“嗯。是颗夜明珠!”

    秦王从小狸的手中接过情泪,看了J眼,早些时候他就对这颗珠子的不同习惯了,只是今日才知道,原来这颗珠子离开了他,就不会再发光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记忆在里面。知道自己在,便会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果真是和它的主人一样。

    小狸自知理亏。再者这珠子在她手里就是颗普通珠子,她玩了一下午早就腻了,而且一下午腰上多了一个东西,感觉挺别扭的。

    秦王拿着情泪当灯笼,对小狸说道:“这么晚还一个人来这里,我送你回去吧!”

    他总是觉得,她是一个弱nv子。

    其实,她哪里娇弱了。

    将她和毒蛇猛兽放在一起,只怕危险的是那些毒蛇猛兽。

    小狸才不像回小院子去,又要被那对夫夫问东问西的。

    只好说:“我不回去。”

    秦王问明了缘由,便是说:“那我带你去客房吧!”

    小狸想了想,他还以为秦王会邀请她去吃个茶什么的,毕竟她从前是他的ai人。

    这深更半夜的,他还能继续装腔作势不成。

    试试他便知道了。

    小狸快步上前,像是小孩子一般抓住了秦王的手,说:“好,那你带着我,我看不清路。”

    秦王真想把情泪给她,让她自己照明,但手上已经从刚才的惊慌、不适变成怀念了。

    从前,她也ai这样拉着他的手,不然他走。

    真是物是人非。

    李仓见两个人手牵手回来,隐藏住的笑只差没到耳根子了,连忙使唤人去收拾一间屋子出来。

    王爷虽然只是吩咐给顾主子找一间客房,可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小狸没看见秦王的脸Se崩开,有些舍不得的放开了秦王的手。

    因为他说:“怎么还不松开!”

    只要是个nv的都受不了吧!

    小狸一甩手,坐凳子上去了。

    少顷,外面的侍nv们端进来了两盏茶和一些点心,点心都是模样好看滇濔点。

    小狸还在生气,想着只吃一个就吃一个,尝尝味道就好,哪里知道不知不觉,一盘子点心都吃下去了。

    吃人的做软拿人的手短。

    她只好拍拍手尴尬的说:“下午真是不好意思哈!我只是太好奇了。”

    不知何时,这书房次间的里里外外都没有下人了。

    秦王一盏茶喝了快有小半个时辰,里面还剩下一大半,估计都凉透了,也没见人进来添茶。

    小狸疑H的想了下。

    听得秦王如同那茶水一般清凉的声音说道:“无事。”

    里里外外都静悄悄的,屋子里的灯火忽明忽暗。

    只有那颗夜明珠照得厅上明亮如白日。

    小狸心中只是感叹造物神奇,却是不做他想。

    然而秦王心中却是越发的忐忑,这珠子竟是按照他的心意来发亮的。

    他越是想顾解舞,这主子便越是明亮。

    不去想,便会黯淡许多。

    往日里发亮再多也不可能持续那么久。

    今天,却是有些反常了。

    他真怕小狸看出什么来。

    他也觉得自己奇怪,一下午的心里不舒F,自己也搞不清楚是想要她想起来好,还是希望她永远别知道的好。(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