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三章 谁为表予心(二)

    从前两个人S下ai在白日里胡闹,都是避着人的。

    从前种种比之今日,她的X格变化也太大了。

    从前之后小声的叫不要不要。

    今天真的是好不要脸。

    小狸被送来,不等秦王反应,拔腿就跑,荷包的带子都扯断了。

    临走还不忘晃了晃手上的荷包:“小气鬼,再也不还给你了!”

    秦王见她逃走,只觉得气闷。

    他要是真的跟上去,被人看见了才真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他一个大男人追着一个姑娘跑,那才是难看。

    而且,他现在心里面总是存在侥幸的,若她真是想起来了,似乎也不错,他还能解释清楚他当日的想法,免得她误会。

    就算他们真的不能再在一起,起M见面的时候还能说上两句。

    不像现在,见了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狸抢走了荷包,跑到了没人的地方这才打开荷包看。

    里面之死一个水晶做的小瓶子,里面装着一颗透明的小珠子。

    一头大一头小,说不出是颗什么东西。

    也不见它发光,除了瓶子和荷包的做工鏡细无比之外,真的没什么好特别的。

    可能要到了特定的时候偶尔会发光吧,她想。

    收好了这个,小狸可不想在府里闲着的时候遇上秦王,抢了人家东西到底是不对的。

    秦王找到云中子的时候,只知道小狸跑出去玩了,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

    云中子便问秦王什么事,而今秦王是从来不会过问小狸的事情,更不说来找她。

    今儿是天上下红雨了还是怎么的。

    韩中子多看了秦王J眼,又回去喝酒吃R去了。

    秦王面不改Se的说道:“无事,只是想问问她打算什么时候走!”

    云中子失笑,这谎话说的真是让人着急。

    “指不定她今天就走了呢!你不知道,她的X情大变!”

    秦王的神Se明显的一怔,半晌才说:“那也好!”

    转身离开了。

    云中子这话一半真一半假,他心里一直都是存着疑H的,现在见秦王的背影寥落,心里面也安定了J分。

    可能没出什么大事吧!

    回到房间,看见韩中子,也是多久没说话,实在是忍不住了才问:“你看见了什么?”

    韩中子手里拿着J腿,啃了一口说道:“我还能看见什么?你没看见!”

    云中子摇摇头。

    韩中子提醒他说:“秦王身上原是有个荷包的,里面装着”

    他的话没说完,云中子站起来冒出一句:“不会是被小狸拿走了吧!”

    韩中子点点头。

    云中子见他还有心情吃东西,有些不高兴:“你还有心情,要是小狸知道了她的过去怎么办?”

    韩中子的口气满是无奈,如果说小狸自己想了起来,那就真的都是命。

    他们这些旁人再怎么帮忙都是没用的。

    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他这个师兄优点和缺点都是一样的,太执着。

    太执着的人容易成功,有骨气。

    太执着的人也容易失败,一根筋。

    他的师兄,明显属于后者嘛!

    因为不识时务。

    这个世界不是靠你知道的多,能打,就能改变的。

    该来的总会来,该去的总会去。

    命运是个圈子,如同一年四季,大家走在里面打转。

    那些只以为能控制自己命运的人也在这圈子里,只是他们有一颗选择自己未来的心,便是以为自己掌控了命运。

    这样长篇大论又没什么营养的话,他当然不会和云中子说。

    因为只要云中子听得不耐烦了,一拿刀子比划,他就只能选择闭嘴,不然他就有可能死翘翘。

    见云中子为小狸着急,他劝说道:“小狸有她自己的因缘,你我都不过是她生命中的过客,不要管太多。”

    云中子气结:“当初是你要我放过她的,之后又是你要我救她的,再之后又是你要收她为徒的,现在你跟我说别管她。

    我看你是喝酒喝傻了吧!”

    韩中子摇头反驳自己师兄批判的他的罪过:“放过她,那是因为上天有好生之德,救她,那是因为咱们不能见死不救。

    收她为徒,那是为了解蕠什么你、我,一个算命的捉妖师和一个搞安保的臭道士为什么会和她那个妖怪在一起这件事!”

    云中子一听,真的好有道理让他无力反驳。

    只是,他不能不管,还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

    心想既然不能管,那就走吧!

    反正他们也不要他杀慕容澈,索X回燕国,去查一些事情,太神嗊的根基在那里,总会留下些蛛丝马迹的。

    韩中子自然是死活不愿意的,这里有酒有R。

    当然,这也是不能告诉云中子的。

    便说:“小狸不是和太子爷约好了吗?得和太子一块儿走!”

    云中子一脸狠相的看着韩中子,威胁他说:“小狸是小狸,我们是我们,你刚才还不说别管她吗?”

    韩中子喝了一口酒,扯开云中子放在他衣F脖子上的手:“太子是看小狸面子才让我们跟着的,你我现在这身份,连燕国边境都进不去。

    别忘了,我们在燕国可还是通缉重犯!”

    云中子已经不想和他再争论:“那你说怎么办?”

    韩中子明白,他已经快到崩溃边缘了,指了指板凳说:“你过去做一下,可能要不了J天J个时辰,咱们就能走了!”

    云中子气焰全无的坐回了板凳上,现在他也的确什么都做不了。

    小狸对秦王府中事情一无所知,出去疯玩了半天,买了好多东西回来。

    一进小院就发觉气氛不对,往日里虽是安静,但也能听见师父一个人自斟自饮自嗨的声音,今儿却是静的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

    反常必有妖!

    呸,说的妖多下J似的。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不对劲就是了。

    回房将自己的东西都放好了,这才将给韩中子和云中子买的酒R给送了过去。

    秦王府的伙食虽好,但有些味道是外面才有的,因此小狸买了好些有名的酒菜回来。

    云中子听见小狸的脚步声,应声出来。

    和韩中子一样,都看见了小狸要带上的荷包。

    在之前,挂在秦王腰上。(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