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章 来对白头Y(一)

    他说:“遇见了一个老朋友,原本以为此生都不能再见,谁知竟是还有拥。”

    这话,满是江湖儿nv义气,安乐公主是知晓他的过去的,对这种语气也是习惯了的。

    安乐公主见话头起的不错,心里面也是极为雀跃的,自打成亲以来,两个人貌合神离的,今晚或许是个好的开头。

    密闭的空间里似乎一时间变得暧昧起来。

    慕容澈的心也跟着**了,安乐公主温顺,绿萝狂野,也不知道她是何等风情。

    一夜无话,夫F琴瑟和鸣。

    不想,次日,小狸就找到了慕容澈。

    慕容澈自然是高兴的,无论如何告知自己,她不是顾解舞,就算她是顾解舞,她也属于另外一个男人。

    她的个X如此,如果知道他心中的龌龊想法,只怕一辈子避开他不见都是轻的,指不定就是要上来挖掉他的眼珠子和心肝,免得他再玷污她。

    这么说来,她应该是泼辣。

    慕容澈坐在椅子上自顾自的想着,小狸却是面上一副为难的样子,在他的面前来去的走了好J回。

    茶都快凉透了,他也没了瞧她乐子的心思。

    便是主动问:“你今日来找我,可是有事?”

    他想,可能是问什么时候走的事,他在肚子里打了一圈腹稿,争取说的简单明白些,他如今不比从前。没那么自由,想什么时候动身都行。

    只是不想要她盘桓艰难,如果她实在是等不及。就让她先行一步之类的。

    也可以派人帮着她找些有意思的消遣度日。

    难为了他一P苦心,只是小狸并不是来问这些的。

    见他问起,这才不好意思的问道:“我来就是想问问,你从前认识我,知不知道我从前的事情?”

    师伯虽然说过前尘往事不提也罢,可是她最近心里面总觉得空落落的,特别是自己无缘无故说要跟慕容澈走什么的。

    好难堪。

    就算实际上她真的有可能跟慕容澈很熟。但也没有熟到一个小nv子可以跟一个成了亲的男人走这样的情况吧!

    虽说她并不是一个nv子只是一个nv妖,可现在怎么想怎么别扭。原本想赶紧和慕容澈说明白免得他误会之类。

    但刚才看他的眼神,自己果然没有想太多。

    自己和他从前果然真有事儿啊!

    夭寿啦!

    自己和一个皇子搞三搞四了,真的好恬不知耻。

    但是心里面一想,慕容澈既然表现出这么熟络的样子。想必对她的从前是很清楚的。

    G脆问个明白再告诉他好了

    心念一动:“我从前,是不是有过一个名字,叫做顾解舞?”

    慕容澈放在茶盏杯下的手兀的一僵,想她是不是想起来了,可看她的神情,也不像,反繃主的问道:“是谁告诉过你顾解舞的事情吗?”

    小狸赶紧澄清:“不是,就是我最近脑子乱乱的,怀疑自己就是顾解舞!”

    其实。她以为自己是肖想秦王太多了,所以以为自己是那个早逝的福清郡主。

    但问题是,她受伤的时间刚好能和福清郡主死的时间对上。

    她笃定。自己和那个郡主之间,一定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

    她也想过亲自去问秦王的,但走到他书房门口,就被他的森冷滇潿度和生人勿进的面孔给吓了回来。

    她承认,秦王殿下长成那个禁Yu的样子真特么可口,但那么冷的雄X真的不适合她。

    她喜欢热情的。

    慕容澈并不知道云中子韩中子与秦王知晓的内情。觉得她可能是要恢复的前兆,而且。她现在这个样子,他并不觉得的多高兴。

    从前的她是泼辣了些,可好歹不会让人欺负了去。

    现在的她,脑子忒简单了些。

    下一回再是碰见宋翊,只怕没那么容易妥身。

    上一次在酒楼,他就听了出来,宋翊想要杀她。

    这一次她失忆,也是宋翊造成的。

    只怕她没少吃苦头。

    否则好端端的怎么会传出她死了的消息,好煞有介事的办了丧事。

    摩挲着茶盖,他决定从实说。

    免得她尼濎真清醒了,怨怪他不曾帮她解H。

    无端端的没了一段记忆,想必她的内心是惶恐不安的。

    他唯一不明白的就是秦王,他为何会拒她于千里之外。

    不说其他人看得出来,他也只是见两人在酒楼那里相处过一次,那时候他注意到两个人之间,仿佛就是陌生人一般。

    他陷入到过去的回忆之中,看着小狸那张纯真的面孔说:“你的过去的确是顾解舞。”

    一语惊起千层L。

    小狸明显也被吓到了,有些失神带着恐惧说:“你说真的,可大家都说我不是”

    师父说不是,师伯也说不是。

    慕容澈只好安W她说:“其实从前你并不待见他们。”

    小狸明显没听懂。

    他又说:“那个时候我与你J好,是你派人来转告我,要我对太神嗊余孽赶尽杀绝。”

    小狸这会儿倒是没被惊吓到,想难怪自己总觉得有些事情不该朝着某个方向发展,就像当日她不想云中子对慕容澈拔刀相向似的。

    “从前我们很熟,熟到你愿意帮我杀人?再说,我为什么会想要杀太神嗊的人,我他们无冤无仇的。”

    慕容澈失笑:“我们并不是很熟,只是不打不相识之后,我对你有一见如故之感,曾邀请你去燕国游玩,只是当时你的婚事迟迟未定,不肯去而已。

    后来我回国平定叛乱,有一天一个自称你家家奴的人来求见我,告诉我你想要对太神嗊赶尽杀绝这一件事。

    当时太神嗊势力已经从朝廷清除,只是他们不肯过清苦的日子,我也只好做个顺水人情,帮你做了这事。

    所以这一次,我看见你叫韩中子师父,管云中子叫师伯,我疑H!”

    小狸现在就不是吃惊那么简单了,这些,的确像是自己会做的事。

    声音有些轻微颤抖的问慕容澈:“那么,我从前叫顾解舞,我真的是镇南王的nv儿?”

    小狸是在我自己为何会成为一个凡人的nv儿这件事烦恼,难怪觉得自己的身T不大对劲,浑身光溜溜的没一点mao,原来根本就不是自己的R身。(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