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九章 昨与故人期(二)

    两个人见面,气氛有些尴尬。

    小狸喊了一声师伯,云中子应下也就没了下文。

    于是乎,众人就这么不尴不尬的处着。

    慕容澈上朝面见了皇帝,便是回到了住处,剩下的事情都是些过场,由手下人处理即可。

    安乐公主虽是住在驿馆,可每日都要回礼亲王府和父母姊M兄弟团聚。

    因此,这两个新婚的夫Q,在燕国时,本就聚少离多,现在离开了燕国那样的是非之地,依旧无法相亲。

    此种原因,两个人心里都是明白的。

    在二人之间,始终隔着两个国家,他们终究无法像其他寻常夫Q一般,至少能做到相敬如宾。

    因为太明白清楚自己的位置,所以无法方向心中的执念,两人之间隔阂越来越深。

    慕容澈心里牵挂着一人,在燕国,还有绿萝夫人在太子嗊中,安乐公主这个太子妃,纯粹是为了大周当的。

    现在回到京城,面上虽是不显山露水,可礼亲王妃可是在嗊里浸**了半生的nv人,如何能看不出来自己的心肝宝贝和太子之间的问题。

    便如这安乐公主,天天都独自一人回礼亲王府去,而太子从来不多说一句,说他是怜ai太子妃思家之苦,可也从未见他和安乐公主相携到礼亲王府。

    更不曾听说一次太子派人罍饔安乐公主回驿馆的。

    两人之间已经是如此不费心在场面功夫上。连带礼亲王和王妃,在nv儿面前都是小心翼翼不敢多问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免得这一问,问出什么来。

    能桑什么。当初赐婚的时候就猜到了的。

    皇命难违,安乐公主正当青春年华,何曾不想与夫君举案齐眉,只是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绿萝夫人早就是燕国太子的妾侍,却愿意为他舍生忘死,昔日平定燕国内乱,若不是绿萝夫人先动手杀了太子。

    这一场战乱只怕没那么容易平定。

    饶是如此。慕容澈也不曾正眼看过绿萝夫人一眼。

    只是封她做了良娣,允诺她将来必定只是逊Se皇后的第一人。

    如此而已。

    安乐公主心中那一点点想要与他举案齐眉的心思。都随着他的无情而烟消云散。

    其实这一回,慕容澈是不打算带她回来的。

    是她第一次恳求他,远嫁他国,她的心中本来就满是疮痍。心想着这是唯一的一次回去看完父母的机会。

    将来慕容澈登极,她成为一国之后,便是再也不能了。

    礼亲王妃年约四十余岁,因保养得宜,看起来不过是三十岁左右,安乐公主身为太子妃,每日浓妆钗环,方不失储妃威严。

    现在母nv两个看起来,就像是两姐M似的。

    王妃手上戴着金掐丝镶宝的指甲。轻轻的按在安乐公主的双山上,母nv两个都是涂着艳红Se的蔻丹。

    王妃这次,是背着礼亲王来给nv儿说教来的。

    夫Q之道。男人能指望的有限,终究要nv人自己想得开才能长久。

    安乐公主是皇家的金枝玉叶,从小看惯了郡主姐姐们和郡马的日子,知道将来的夫君定然是那样的。

    谁知谁知

    她如何竟是那般命苦的,皇上舍不得自己的nv儿,就拿兄弟的nv儿凑数。

    王妃当时是最舍不得的。无论儿nv,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R。何况安乐公主是这般的温柔美丽,才情不凡。

    捧在手心的孩子,又是皇族,她本不应该有普通nv人家的烦恼,只是她嫁给了身份比她更加高贵的人。

    一切就变得不同了。

    她必须学着去做一个正统意义上贤Q良母。

    不这样,她就不足以成为文鼎后位的nv人。

    国母和太子妃,差的不止是一个位置,而是一颗心。

    如果安乐公主继续放任自己随心所Yu,就是慕容澈真的无心摒弃发Q,终有一日,也会被有心人利用。

    身在高位,不进则退。

    王妃语重心长的与安乐公主说了半日,安乐公主一直神Se恹恹的,不知听进去了多少没有。

    王妃只能在心里感叹,nv大不由娘,且还是高嫁出去的,她更是不敢把话说重了,她心思细腻,话句话说就是心思重。

    有生之年能看见的日子不多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

    她何尝不想与她高高兴兴的过每一天。

    可有些事情是摆在台面上的,有些事情早晚会发生的。

    为人母,如何能坐视不管。

    安乐公主见自己母亲双眼泛红,虽是没听进去多少话,却也知道娘是为了自己好。

    便是跟着红了眼睛,一字一句的说自己会听她的话,好好做一个太子妃,做别人的Q子。

    两母nv抱在一块儿哭了好久,这才闭休。

    nv生外向,安乐公主既已远嫁,自然不能留宿周国的王府,自然是每日都回驿馆同太子同住的。

    同床异梦,两个人在黑夜里即使是双双失眠,也不会说太多的话。

    因为,怕话说完了,无话可说。

    夫Q如此,也是可悲。

    今日安乐公主想起母亲的话来,便是故意挑起话题,外面的蜡烛没熄完,还剩下两根,隔着帐子像是夜里萤火虫的光似的。

    “太子连日似乎心情都不错,可是有什么好事?”

    她曾疑心慕容澈和福清郡主的关系,可后来听说她死了。

    这事儿是她亲自去回禀的,太子只是嗯了一声,想来,是她多心了。

    慕容澈闭着眼睛思考着太子妃今日是如何这般的多言,她是大周的公主,皇帝的亲侄nv。

    他从不小看皇室的nv人们,比起男人们,有时候nv人的心肠会更加的狠辣。

    安乐公主此时此刻若是知道慕容澈是这样想她的,只怕府琇愤Yu死。

    这是她花了无数的力气和最后的心力做出来的事情,想要讨好他。

    因为,她不想父母听见她客死异乡或者被废的消息。

    皇后的宝座,离她只有一步之遥,她所要做的就是让慕容澈没有废黜她的理由。

    无论是从心还是从法理上。

    她觉得,自己会是一个好皇后。

    慕容澈觉得她有些不寻常,却没多放心上,安乐公主的X子犹如其他皇室贵nv差不多。

    骄傲。

    因此,她若是想要对付谁,必定是要摆到台面上的。(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