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八章 昨与故人期(一)

    云中子看着韩中子,心中却是疑H更深,心道,莫非太神嗊覆灭,真的另有迎因?

    韩中子不语,但是脸上的神情已经说明,有些事情云中子的确不知道。

    追其根底,始终是云中子心中执念太深。

    云中子对韩中子报以询问的眼神,他只是有些踟蹰的说:“终有一日,你会明白的!但我不能说。”

    云中子如何能接受这种近乎无厘头的解释,索X不理会韩中子的话。

    拔出腰间悬着的红烟剑,看着慕容澈:“不论有什么理由,也改变不了你害死了太神嗊满门的事实,今日便要你偿命。”

    慕容澈轻蔑的一笑,云中子的武功可能比他高一点,但是他人多。

    再者,秦王会坐视不理吗?

    索X就拿他来试试秦王滇潿度,是否会对他见死不救呢?

    云中子的红烟剑的白Se剑身朝着慕容澈的方向去,他摆手不许任何人掺和这件事。

    秦王的手也是早已握紧,暗自运功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少顷,云中子只觉得手中的剑被人挡下,侧目一看,竟是小狸。

    小狸手持断情剑,与云中子对峙着。

    慕容澈有些失神,问:“你为何要救我?”

    云中子亦是一脸的愤恨,怒喝小狸:“你在做什么?是要背叛师门吗?”

    小狸虽是妖物。可最重情义,因此他才会说出这些话来。

    小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挡在慕容澈之前。

    只是心里总是觉得,这一件事。她不能不管。

    似乎,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慕容澈待她是极好的,她脑子不好使,或许是从前和慕容澈是认识的。

    既然心中这样所想,那就这样做。

    她实在是无法坐视慕容澈死在她的面前,也许她的自作多情没什么作用,但是。她心里是非常明白,自己需要什么的。

    小狸想明白了。便说:“师伯怎么能这样C菅人命,何况他还是燕国太子,他一死,还不知会生出怎样的乱事来!

    师伯你不能为了一己SYu就胡乱杀人。这只会侮蔑师门。”

    当然,这些都是强词夺理。

    小狸和云中子对峙着,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是一G甜意上涌。

    红Se的血舞将眼前的一切都染红了。

    云中子被吓了一跳,上前抱住了小狸。

    捏在她手上的脉搏上,发现她的脉搏非常的快。

    心里这会儿明白,和慕容澈在这里动手,他胜算J乎为零。

    小狸笑着看着云中子,声音细微的说:“师伯。你脾气别那么大嘛!什么事儿都是可以好好说的。”

    秦王站在一侧,忍住去看她的心情,站在那边一动不动。

    这一切。都落入慕容澈的眼里。

    韩中子亦是上前说道:“可能是旧伤复发,咱们得想法子。”

    云中子点头,他明白韩中子说的想法子,不过是弄些人血给他喝,眼下这里那么多人,可不能说出来。

    让人知道了。只怕又是一场风雨。

    小狸没撑到离开,就晕了过去。

    眼里面最后的画面是慕容澈的脸。仿佛,他曾经说过,想要带她一起走。

    然后昏迷之时,她对着慕容澈喃喃:“你说带我走,还算不算数?”

    慕容澈有些失神,这一刻他知道了,小狸就是顾解舞。

    回答说:“只要你想,你可以去任何地方!”

    她虽然是说了要和他走,但是他看的出来,她说的这一句话,从来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想要离开而已。

    不知道这一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死了。

    她活了。

    她失忆了。

    现在,她愿意离开了。

    秦王并非她的良人,原来他只是单纯的觉得,秦王会有无数的nv人,会委屈了她。

    而今才明白,从前他想的一切,都太简单了。

    他虽不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和太神嗊之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纠葛,但是他相信。

    她这一次,是真的想要走。

    而且,挡在他之前的时候,是真的想要保护他。

    既不能相ai,何不相守。

    他如今,也是无法让她自由的人了。

    韩中子和云中子带着小狸离开,秦王的眼神依依不舍,却站在原地无能为力。

    慕容澈见状,感叹一般说道:“若是我先遇见她,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他没想过秦王会回答这个问题。

    秦王沧然一笑:“无论是谁先遇见她,结局都是相同的。”

    两人见礼别过,秦王径自回了王府。

    从此以后,无论他多么想要见她,都应该要学会忘记。

    别去打扰她的安稳人生,或许是最好的。

    小狸醒来的时候,嘴巴里是一G子香甜的人血味道。

    很熟悉!

    云中子正在包扎手上的伤口。

    韩中子光是看就觉得疼。

    只是云中子一边救治小狸还不忘追问太神嗊的事情,韩中子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眼不见为净。

    小狸只觉得这幅场景好熟悉。

    脑子有什么模模糊糊的要打开来。

    现在却只想起,和慕容澈约好了要离开。

    慕容澈倒是守信,派人跟了过来,说明了住址和离开的日期,以及在哪里能找到他。

    云中子对于自己的师弟和师侄,现在都是极为不满的。

    一个好似什么都知道似的,一个却是碍手碍脚的。

    大有两师徒合在一起蒙骗他一个似的。

    很有一种自己是二傻子似的感觉。

    云中子见小狸醒了过来,包扎好后走了出去。

    小狸

    韩中子走了进来,和小狸说:“别理他,每个詡愜有那么J天!”

    小狸囧。

    她现在都没有那个J天,师伯果真是得天独厚与众不同。

    跟着,小狸便是问起了自己的从前,她一直以为自己上一次只是受伤失忆。

    但现在脑子里总是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总觉得事情不像是师伯和师父告诉她的那么简单。

    韩中子看了她一眼,发觉她眼神还是单纯得很,明显就是那个无脑的小狸吗?

    顾解舞的眼神才不是这种。

    便是向从前一样,三言两语的哄骗她。

    小狸见韩中子把自己当傻子耍,也不ai理他了,走了出去同云中子一处。(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