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七章 鱼龙听梵声(二)

    秦王吩咐人去追寻宋翊和那些逃走的黑衣人的下落之后,这才上楼来和韩中子他们碰面。

    和慕容澈相互见礼后,这才坐下。

    雅间里已经被简单收拾了一番,倒在地上的桌子被扶了起来,周围摆了一派椅子。

    慕容澈大喇喇的坐在位子上,跟个土匪头目似的。

    小狸站在自己师父的身边,像孙悟空听唐僧讲道理一样,站在哪里痛苦的一动不动。

    云中子和慕容澈对峙着,打算等会儿找机会杀了慕容澈。

    不用说,脸上的表情很明显。

    但是,得先拉拢小狸做帮手。

    他一个人对付慕容澈还行,但是慕容澈还带了一对侍卫,刚才虽是折损了两个,可丝毫不影响他们的核心战斗力。

    秦王一上来,便是面对这幅情形。

    和云中子韩中子见礼后,坐了下来。

    开始问慕容澈关于宋翊找他是为了什么的事情。

    慕容澈非常G脆的回答,他是大周的驸马,心里自然是向着大周的,而且宋翊那等宵小叛军,早晚都会平定的。

    眼神笃定而语气平静,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小狸。

    小狸认真的挨训,并没有发现这边的情况。

    秦王自然是相信他所说的,至于理由,信不信都无所谓,他只是明白,慕容澈身负一国重任,自然是要以国为先。

    昔日他只身一人离开燕国,什么都没有带走,可见是个愿意游走江湖之人,可现在,出行都是带着侍卫队的。

    这一年多在燕国,想必不止是过得鏡彩那般简单。

    能够为国为民善待自己滇潾子。又怎么会做出野心家才会有的决定呢!

    打江山不易,守江山又哪里简单了。

    他如今也是有感,才会如此不疑。

    秦王也看了小狸这边一下。

    云中子实在是受不了自己师弟的啰嗦。打断他的训话,指着慕容澈对小狸说道。

    “小狸。这个人便是害得太神嗊数万弟子殒命的罪魁祸首,今日我们緡宗门报仇如何?”

    其实小狸站在韩中子身边那么久,早就发觉师父可能不是想要教训他,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拿她当桥使。

    果真,云中子师伯忍无可忍,直接叫她一起去砍人。

    小狸心中很无奈。

    师伯你不好好教师侄就算了,还教她去砍人。而且那是一条龙嘢!

    砍他会折寿的,师伯你也会短命的。

    再说,人家可ai和热情哦!

    才不像你形容的杀人如麻的大魔头。

    小狸笑嘻嘻的劝云中子:“师伯呀,你这么认定是他G的?就是官府抓贼也要贼认罪吧!你又没有问一下人家,是不是真的他G的,要真是他G的,因为什么?

    这年头,莫须有的罪名也需要一个吧!

    否则,咱们不成了滥杀无辜的。

    这里不是燕国,是大周。万一秦王殿下以这个罪名抓我们怎么办?”

    她自己承认,她在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

    要是换了自家师父,一定是抄起他的破鞋追着她撵:让你杀个人那么多P话!

    遗憾的是。她所诉说的对象是云中子。

    一个脑袋偶尔会chou筋的正直少年。

    能够理解他毁了整个世界知识因为ai,他还是个孩子这种事情的,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长大成人的师伯。

    话说回来,师伯有时候三观真的很有问题。

    秦王在旁不露痕迹的笑了一下。

    慕容澈却是依旧没搞懂小狸的情况,但是小狸明显不想和他作对,更不想杀他,这才替他编理由。

    且,他之所以下令剿灭太神嗊余孽,当初一方面是因为顾解舞的传话。另一方面是因为太神嗊阻碍了他接手燕国朝政。

    在权利的J替之中,他不得不做出的决定而已。

    如今时过境迁。太神嗊在燕国已经不成气候。

    门人也是如鸟兽散,没想到还留着这两颗火种。

    韩中子倒是心里明白装糊涂。而云中子,则是真糊涂了。

    自古成王败寇,他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也不觉自己做错了。

    为君王者,总要舍去。

    也总会做出不得已的决定,明知某些人罪不至死,却也必须拿他们祭旗。

    这,便是一个天子的无奈。

    云中子果真朝慕容澈发问,问他为何要将太神嗊赶尽杀绝等,他也曾学艺于太神嗊,竟是丝毫不顾年师门之情。

    慕容澈放下茶盏,将事情原委一一道来。

    原来,当日太神嗊掌教为太子太傅,自然的被划做了太子一派。

    而燕国皇帝纵使有废太子之心,却也不能随自己的心意去做,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太神嗊从中作梗。

    慕容澈借兵回国平定太子之乱,太神嗊甚至想要另外辅佐皇子登位。

    彼时,燕国皇帝已经认识到一手扶植滇潾神嗊对于帝国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

    从上一代辅佐他登极的掌教逝去之后,太神嗊的对于皇帝的忠心本就是值得考量的事情,然而,他竟是将太神嗊给了太子。

    他的本意是希望太神嗊能够辅佐太子治国,然而,太子的野嗅潾大了,甚至连他这个父皇都想除之而后快。

    他不止太子一个儿子,并且并不愿意看见儿子们自相残杀。

    他不得不放弃了太子。

    慕容澈是上天降临在慕容家的龙子,他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至此,太神嗊的存在无异于处在燕国上空的一颗巨石,随时都有落下的可能。

    皇帝决定除去太神嗊。

    而慕容澈,只是依照燕国皇帝的旨意行事而已。

    在里面掺杂了多少S心,这不得而知。

    现在他对云中子只有一句话:“本嗊灭了你太神嗊满门,你身为太神嗊的弟子,想要为宗门报仇无可厚非。

    我也无话可说。

    只是云中子道长似乎并不知晓太神嗊的许多事情,我也不想死的不明不白。

    你还是弄清楚了再谈找本嗊报仇一事。

    免得,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慕容澈看向韩中子,笑道:“成一道长的弟子?不想你我如此有拥,今日这事我就当从来不知道。

    你还是好好的和云中子道长说清楚讲明白。

    一味的隐瞒,结果可能并不能如人意。”

    韩中子看向慕容澈,若有所思,然后笑了。(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