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五章 掩泣空相向(二)

    而其中一人满头都是小辫子的那个,却说:“你怎么在这里?”

    脸上的表情很是高兴,有些喜出望外。

    而另外一个翩翩公子模样的人却是满眼的震惊,说:“你竟然没死?”

    小狸的脑子有什么炸开来,她仿佛回忆起,当日刺她一剑,J乎要她X命的那人就是眼前这个人。

    于是乎疾言厉Se的回了一句:“你都还活着我怎么会死?”

    至于当日是因为受伤是因为什么,却是完全想不起来,只是心想自己那一剑竟然是被真龙天子所伤。

    不知是不是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或者,因为自己是太神嗊的弟子?

    云中子师伯不是一直在找陷害了太神嗊满门之人吗?莫非就是他。

    但是似乎不是很合理。

    慕容澈见到小狸,从前只以为她真的死了,心J乎都碎成了两半,现在见她活生生的在自己面前站着。

    忽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原来,她比自己想象得更加重要。

    慕容澈一把将小狸抱住,说:“解舞,我带你走好不好?”

    小狸原是愣了一下,一听叫的是别人的名字,便是知道,这位认错人了。

    再者,这位满头辫子的人看起来很亲切,她并不抗拒他的好意。

    慢慢的推开她,小心翼翼的说:“我不是你说的那个解舞,我叫做小狸!”

    慕容澈看了她一会儿,发现她的确和顾解舞不同。

    小狸也打量着众人,原以为这里有好戏看,不想真有,只是自己一出现,他们都看着自己了,似乎并不想再继续刚才的事情。

    冷面人这时候走到了宋翊的身边:“主上,外面来了好多禁军,带头的似乎是秦王。”

    声音不小,慕容澈和小狸都听见了。

    慕容澈的侍卫们脸上神情都是一松。

    本来想着这里是大周帝京,太子又是周国的驸马,微F出行应该是百无一失的,但万万没想到宋翊竟然暗度陈仓,还在这里布下天罗地网。

    机关算尽为的就是和慕容澈商谈不成,便是以此为要挟,B迫慕容澈。

    只是慕容澈哪里会这么轻易的和宋翊合作。

    今日两人尚且没有联手,宋翊就定下了联手不成便取他X命的心思,以后真合作了,什么情况还不一定。

    总不能日夜都提防着别人在背后下黑手吧!

    宋翊目空一切,再者,他的内心也觉得慕容澈没那么容易就范,毕竟是一国之主,怎么可能随便被人三两句就被蛊H和叛军联手。

    如何,都是与大周携手共进退才是正道。

    宋翊自知吃亏在名不正言不顺这一事上面,索X就不争这个了。

    古往今来多少帝王都是称帝之后才能名正言顺的。

    换言之,就是要让别人臣F你,你才是名正言顺的。

    自从宋翊叛变后,宋鉴滞留京城与郡主成婚,皇帝为了证明自己对三藩始终如一,便是将易安王府的王爵赐给了宋鉴。

    虽说宋鉴现在是有名无实,但是终究稳住了延平王和镇南王的心。

    皇上值此时机,是绝对不会舍弃他们的。

    至于宋翊,也不是没有对其他藩王们抛出橄榄枝,但是皇上将易安王的王爵给了宋鉴,因此两家也以他非易安王为名,拒绝了收信。

    态度很明确。

    至于宋鉴,他虽是身在京城,可是易安王太妃早就被宋翊控制,如今生死未明。

    今夜,宋鉴根据自己的密谈消息,得知宋翊来了京城,便是潜夜来寻宋翊,想要要回自己的母亲。

    宋鉴虽是纨绔一枚,可还是有孝义在。

    秦王在楼下和宋鉴相遇。

    宋鉴为了隐秘,步行而来。

    现在遇到秦王,只怕他心生他念,认为他和宋翊又箿麽,那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连忙上来给秦王拱手拜礼。

    于公,秦王是秦王他是藩王,低了一等。

    于S,秦王是他的舅哥,也是该行礼的。

    宋鉴见了秦王,拱手道:“王爷有礼!”

    秦王见是宋鉴,心中并无其他,宋鉴到底是能力有限,易安王一位,是他此生最高的成就,想要更进一步,那是自寻死路。

    再者,宋翊离京的时候宋鉴也不知道,可见,兄弟两个徒有虚名。

    现在见宋鉴如此战战巍巍,便是说道:“易安王何必如此谦恭,本王并不觉得你深夜来此有何不妥,只是等会儿里面怕是有一恶战。

    M婿还是先走一步才好。”

    宋鉴应下,折返走了。

    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酒楼里面,宋翊虽是他兄长,可却以嫡母要挟于他,他们兄弟之间,是覆水难收了。

    秦王进了酒楼内,穿着盔甲的禁军在夜里出现在这里,吓坏了不少人。

    个个都是想要立马离开。

    秦王的属下们并不阻拦,平民百姓少些,等会儿万一真的打起来,也能少些伤亡和阻碍。

    小狸听见楼下急促的脚步声,和慕容澈的以及他的侍卫们站在了一起,以放宋翊突然Yu行不轨。

    云中子早就心急火燎的,到了楼下也不走路,只是飞身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去。

    慕容澈学的也是太神嗊的外家功夫,自然看的出来云中子的来路。

    朝前一步,将小狸挡在自己的身后。

    她虽然不承认自己是顾解舞,可她与她如此相似,且顾解舞半年前又有死讯传出,他原本是不信的。

    现在见到一个和她相似的人,想必两者之间必有联系。

    云中子看了小狸一眼,又看了慕容澈一眼。

    只说:“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小狸感觉到云中子身上的善凐,见他要拔刀对着慕容澈,心里立马明白了。

    站出来阻止说道:“师伯,咱们能等会儿再办其他的事行吗?”

    指了指宋翊那边说:“那个人和那些人都邪X得很,咱们不保持T力,只怕等会儿会在他们手里吃挂落!”

    彼时,韩中子喝秦王也到了。

    两边人马相互僵持着。

    韩中子也帮着阻止云中子:“宋翊可是最麻烦的,你现在对付慕容澈,秦王只怕也不能坐上观,到时候咱们两败俱伤,还不是让他得了渔翁之利。”(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