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多难识君迟(二)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昨夜下了一场大雨,小狸起身去看了一眼外面的梨花,果真是被打落了许多在泥土里。

    她撑着伞,站在梨花树下。

    空气里夹佑着雨水的S气和春天的寒意。

    她的一头青丝用丝带系在背后,两边容易垂下的头发编成了辫子,看起来清醒可ai。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小狸以为,那只是洒扫的下人。

    那么早起床又到S漉漉的花园来的人,不是下人还有谁?

    淡褐Se油纸伞上面是她自己画的梨花,前J天才在这里画的。

    声音淡漠如冰,朝她询问:“你在看什么?”

    小狸自然的转身,看向身后的男子。

    锦衣华F,金冠玉带,站在白玉阶上,俯视着一切。

    她自然的地下了头,嬷嬷教给她的规矩很多,她唯一记得的,便是不能直接和贵人对视。

    因此,她错过了很多。

    秦王看向她,袍子之下的手紧紧的握成拳。

    不是她,她不会再他面前低头。

    更不会因为被他看见,就琇涩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无数的夜晚肌肤相亲,早已忘记了****相呈的尴尬是什么。

    小狸俯身行礼:“妾身在此处看梨花。”

    回答的是秦王刚才的问题。

    秦王看了一眼枝叶败落的梨树,有一瞬间的错觉,她从前也会这样看被雨打落的花。

    说:春雨无情,零落摧残。

    他鬼使神差的默念了起来:“春雨无情,零落摧残!”

    小狸觉得,王爷竟然是这样一样悲秋伤月的人,好神奇。

    秦王看了她一眼,又问:“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

    小狸如实回答:“妾身叫做小狸,从驸马府上来的。”

    原想说是从金国来的,只怕会被当做是细作,便是省去了这一段,驸马府上的人,看起来怎么都要比金国来的靠谱些。

    秦王疑H了一下:“你没有姓吗?”

    小狸想了想,摇头,原想说姓韩,但是师父也未必姓韩。

    师伯叫做云中子,师父叫做韩中子,可能太神嗊的姓中子呢!

    自己可能叫做狸中子

    还是不要了

    秦王淡然的点了点头,让她走了。

    小狸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王爷也走了。

    或许,这样是最好的结局。

    秦王忍住,没有回头。

    既然早知道结局,何必强求。

    他留住她,自然能够让自己活的轻松一些。

    可他的一世一生不过百年。

    而她,还有数之不尽的时间继续下去。

    如果有一天,他死了她还活着。

    她岂不是更加的痛苦,而且,他们本身就不可能的。

    他答应过顾解舞,永不负她。

    现在她不记得他了。

    这个誓言,也将永远不会打破。

    小狸只觉得心里面有什么东西绞在一起,让她嗅澺。

    忍不住看了一眼,眼睛里竟是觉得酸涩。

    心想,他为何不留住自己?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想来是最近奇怪的话本看多了,以为书生小姐花园一次邂逅,便会一眼万年,永不相负。

    真傻!

    伺候,小狸再也没偶然邂逅过秦王殿下了。

    为此,她还给自己找了好多理由去花园闲逛。

    秦王每每听见李仓回禀说,那姑娘又在花园闲晃了。

    他心中只是更加坚定,她就算是忘记了很多,但从未忘记ai他。

    只是一面,便是又想重来了。

    真为她好,就不要再见她了才是。

    顾解舞的情泪被收在一个一寸大小的透明水晶瓶里,总是发出淡淡的光晕。

    有时候秦王伤心有感,那颗泪珠似乎也会有所感应,变得更亮。

    因为太过显眼,更怕弄丢了。

    他将瓶子放在了荷包里随身携带。

    李仓自然是知道小狸和死去的郡主长得那J乎是一模一样,可王爷不发话,他也不敢随便做主。

    只是让管事嬷嬷多照看一些她,别让人欺负了她去。

    小狸只觉得自己的日子挺好过的。

    不愁吃不愁穿,现在每天还有点心吃,在秦王府呆的有点儿乐不思蜀了。

    如果不是她只因为多看了天空一眼,或许她猪一般的生活会持续得更久一些,能久到忘记了自己是只妖鏡。

    师父和师伯忙着重振师门那些破事儿。

    天上飘着五彩祥云,一条幻龙游移其间。

    她看的两眼发直。

    但是青天白日出去看热闹很麻烦的,还是算了。

    跟着,天上出现了另一P祥云,那是真龙天子的气息。

    她忍无可忍了,决定晚上溜出去玩儿。

    两条龙凑一块儿了,不知道会不会打起来。

    为了今晚的出行,她还特地检查了断情。

    断情的剑身自动收了起来,只剩下腊肠一样的剑柄。

    上一回收拾屋子的小丫鬟不小心看见,差点儿顺走拿去蒸来吃了。

    幸小狸鏡明,说是给自己留的口粮,这才让断情免于蒸刑。

    不想,现在断情却是鸣了一声。

    更是嗡嗡嗡的动个不停,让人看了只以为腊肠chou筋了嘢!

    她赶紧藏进被子里去。

    眯着眼睛假寐,等大家都睡着。

    小狸从花园偷偷往外跑,到了墙根底下才用轻功,做的端的是滴水不漏。

    双脚才在外面的地上,她兴奋地跳了好J下,等会儿要看真龙天子,亢奋的那是不要不要的。

    不想,身后两个声音响起。

    云中子:你果然在这里!

    韩中子:你跑来大周做mao啊!

    两个人的声音都不大,但听得出来,他们都很生气。

    小狸看着他们,笑嘻嘻的说:“师父好,师伯好!”

    两个人见她挺识相的,相互看了一眼,商量着怎么办。

    比如是把她找个地方关起来呢还是关起来呢还是关起来呢!

    小狸一见苗头不对,拔腿就跑。

    嘴里还嚷嚷:“你们就想自己玩儿,不带我玩儿。我也不带你们玩儿!”

    说着,已经不见了踪迹。

    云中子愣在原地,从来不知道,她还能那么快!

    要是之前有这样的速度,宋翊那一剑可能根本碰不到她。

    韩中子也是知道宋翊来了大周,才决定先过来守株待兔的,不想小狸果然是那什么改不了什么,真的要去看西洋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