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一章 相对亦忘言(二)

    韩中子也没心思与他争辩:“我去自有我的道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今日你们坐视不管,将来如何,只怕是要重蹈覆辙。”

    云中子刚才只是气话,知道他这个师弟是神神叨叨的,见他前脚走了,也不管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跟着他上去了。

    见秦王,本是了结前事,和杀慕容澈,应该没什么纠葛和相悖之处。

    韩中子听见他的脚步声,心里升起J分师兄弟之间的同门情谊,提醒道:“慕容澈乃是人中龙凤,哪里是你这等修道之人能随意取X命的。

    如果那么简单,太神嗊的历代掌教个个都是武功盖世道法超然,却也要倚仗燕国皇族。

    你也不傻,怎么不明白这个道理?”

    云中子怎么不知道他是在劝自己,而且慕容澈身边高手众多,哪里是这么容易刺杀的。

    只是他一直都不明白,韩中子为何非要阻止他做的一切事情,虽说带了他来大周,可那么久了,他真的没有一次觉得韩中子在帮他。

    反而是他似乎成了免费的保镖加打手,韩中子ai管闲事,这才需要他的。

    而且,韩中子一点都不想光复太神嗊。

    可惜太神嗊如今只剩下他们两人,他如今再说分道扬镳,感觉太晚了。

    且,他也不想就这么和韩中子分开。

    两个人相依为命那么久,韩中子虽是不着调,只是嘴上说帮他一点实际行动也没有。

    可人都是有感情的,对小狸他尚能生出恻隐之心,又如何能对韩中子冷酷起来。

    所以说,他被韩中子牵着鼻子走,不是韩中子一个人的问题。

    两人一起来到秦王府大门口。

    在山里的那些日子,云中子的洁癖被现实环境给治好了,不再是一个必须穿G净白衣F的人。

    这直接导致两个人J乎被秦王府大门外的侍卫给撵走。

    韩中子直接拿出一根簪子,J给门房。让他拿给管家看,说是长史看了,自然就明白。

    云中子看见韩中子从怀里拿出属于顾解舞的最后一只发钗,只觉得心虚。脸P都有些发红。

    说起来惭愧,这些时日,两人都是靠典当顾解舞当日的首饰过日子,刚才韩中子手上的哪一个,是最后一根了。

    果然。不多时,长史走了出来,见是郡主死之前曾经在王府借宿的两个人,便是请了他们进去。

    那一天之后,秦王宣布了顾解舞身死的消息,且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被下了封口令,而且还杀了好多人。

    那件事,最终以顾解舞死了为结束。

    如今有人拿着“死去”郡主的发钗回来,长史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

    见过他们之后直接领去了书房。

    好巧不巧。秦王今日在家。

    见是韩中子和云中子两个人,他将所有人都遣了下去,包括李仓。

    韩中子见所有人都走了,找了个凳子坐下,拿了桌子上的酒壶看了一看,发现里面还剩下一些酒,直接嘴对嘴的喝了起来。

    云中子只觉得好丢脸。

    秦王只觉得身子都绷紧了,好不容易才说出一句话:“你们怎么回来了?她呢!”

    韩中子一口酒下肚,感叹了一声:“好酒!”

    这才看了看秦王,发现他憔悴了好多。问起顾解舞的下落,眼睛竟是有些发红。

    情痴啊情痴!

    他冷然的说道:“当日是何情形,王爷在场应该看得清清楚楚,如今何必多问!”

    秦王一笑:“如若不是因为她的事情。两位道长又会因为什么,再踏足秦王府?”

    云中子从前并不觉得这些天潢贵胄有什么特别之处,想来不过就是别旁人生的好些,投了个好胎。

    但今日,他却是对秦王另眼相看。

    只是进了他秦王府的门,便是看出了他们是为何而来。城府颇深。

    然,这等人物,却是被宋翊诓骗了许久。

    那宋翊,除了一身武功外,又该是何等的英才。

    韩中子心想,早晚都要碰面的,还是先和他说好比较好,他如果不能接受偏要和天斗,那么,先带走小狸便是。

    只是他知天命,比较喜欢随缘而已。

    这一次,便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说:“王爷也该知道,人妖殊途,你们是不可能。顾解舞当日为你舍命,后又以情泪还你。不说对错,她已经是对的起你!”

    秦王默然:“本王不明白道长的意思!”

    韩中子又道:“她修行不易,愿王爷垂怜她,将来若是有拥相见,当做不认识就好。”

    秦王听闻她没有死,心里面说不出是喜还是悲。

    喜,她还活着,但将来见面,又当如何,他和她不是同路人。

    悲,知道她还活着,那又能如何。

    “她还会再回来吗?”

    这么说,她是不是不在恨他。

    当日事发突然,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突然知道她不是人,一时间心里面不能接受,那漠然的神情必然是伤了她。

    否则,她也不会如此伤心Yu绝,眼泪凝聚成珠不散。

    那何尝,不是她的怨。

    都说妖怪冷血无情,吃人心和人血。

    而她,除了留在他的身边不愿意走之外,从未伤害任何一个人,甚至可以为舍命。

    就是他的王妃,也未必能做到。

    韩中子见他那钙冓待的神情,虽是不忍伤他,却也无可奈何:“她与你孽缘深重,将来若见,于你于她都没有好处。

    王爷待她若还有J分真情,就请当做从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秦王坐回椅子上,看起来有些乏力,问韩中子:“她是这样想的?那何必再回来?”

    云中子觉得韩中子说的话太过难以理解,便是帮忙说:“她就算回来,也未必能想得起王爷是何人?

    宋翊一剑虽是没要了她的命,却是让她没有了心。

    也忘记了过去?

    她只以为,自己是一只刚刚化形的妖怪。

    我看的出来,王爷待她赤诚一P。

    只是人妖殊途,王爷若是再ai她,就是害了她。”

    韩中子又是自嘲一笑:“从古至今,人妖相恋,你听说过有好结果的吗?”

    书房里死寂一P,秦王何尝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只是知易行难,如何能让自己放得下。(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