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章 相对亦忘言(一)

    好不容易看见红裳,她急忙过去招呼,红裳教养极好,心中即使非常不喜欢她,却也颔首一笑,算是回应。

    两人相对坐在长条桌子上吃东西。

    其实只是小狸一厢情愿的坐在了红裳的对面,见小狸坐下下来,红裳脸上的笑意一僵,瞬间又恢复了自然。

    小狸的视力不比凡人,自然是看见了这一瞬即逝的轻微表情。

    心里面不知怎么生出一G她不喜欢我还是不要打搅她的心情,但觉得就这么离开太明显,索X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吃了起来。

    而且,不跟着她,自己可找不到回去的路。

    饶是要逃走,也要搞清楚自己的位置才行,再说,就这么出去,很大J率会饿死在路边。

    她可以不吸食灵力,但不吃东西感觉很为难自己。

    虽不至于饿死,却总会觉得少了什么。

    此处人虽然多,总的来说大家吃起东西来都是斯斯文文的,不像小狸。

    呼噜呼噜。

    P刻,大家都看注意到了小狸这边的情形,红裳正眼瞧着,却没多说,只是有些发愣。

    心想着姑娘怎么跟乡下丫头似的,可惜了那好P相。

    而小狸没管那么多,心想东西本来就不够吃,等一下有人抢她的怎么办?

    大家的眼神低调而颔蓄,看着小狸J大口包了一嘴巴,将饭碗搞了个底朝天。

    一个年龄三四十岁的嬷嬷走了进来,从头到尾了的巡视了一圈。

    众人都各自吃着东西,不再看向小狸那边。

    嬷嬷见小狸的饭碗空了,但见她脸颊上还有一粒米饭,心中不大高兴,见状就要生气。

    这里是秦王府,哪里来的乡野之人平白坏了王府的规矩,她是断断不能忍的。

    嬷嬷大忙人一个,虽是分管了这小院子,可每日管着那么多人的吃喝拉撒还有她们之间的Jmao蒜P。常都是忙的脚不沾地的。

    一时没想起小狸是谁送来的,这些nv子虽都是王爷的下属送来的,可也有三六九等之分,有些个饶是再出众。没人撑腰也是不行的。

    王爷并不ai美Se,养着她们不过是为了全属下们的忠心。

    有些人的忠心自然是比较可贵的,那些人送来的人,自然要偏ai一些,免得王爷难做。

    小丫鬟想起今儿一送来就晕倒的那个病美人。便是悄悄拉了一下嬷嬷的袖子,附耳说道:“此nv乃是驸马所赠。”

    嬷嬷看了小狸两眼,从她身旁走了过去。

    小丫鬟顿了一下,朝她福了一下身子。

    小狸莫名其妙。

    回头看红裳,她的眼里满是嫉妒。

    刚才还能听见的细微的众人低声细语的嗡嗡声也没了。

    一个个都自己吃着东西。

    小狸突然有一种,自己被她们排挤了的感觉。

    真是、好莫名其妙。

    扬州瘦马都是吃不饱的,常年下来也不ai吃东西了,红裳只把碗里的菜叶吃了,估计只吃了十J颗米,就停了筷子。

    然后摇曳着曼妙的身姿起身走了。

    可难为了小狸。要跟在她的后面,自己随便一步都比人家的三步,没法跟了。

    走两步停一停,完全不明白红裳是如何能做到那种程度,一步三摇,腰肢款摆如杨柳随风,说不出的风情。

    看的小狸两眼发直。

    替秦王感叹,他真是好福气。

    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秦王不好这口。

    他喜欢T力好的

    小狸觉得自己想忒多了。

    红裳见小狸跟在自己身后,心里便是猜到了七八分。

    这后面J所小院都长得差不多。她估计是迷路了。

    也不说破,就是一路上看起了景来。

    秦王虽是武夫,却也是皇子,比起享受人生来。这溥天之下只怕只有皇嗊能比拟了。

    饶是这最平凡的小院子,也是处处的假山石,鱼缸大的花盆里养着奇花异C,星罗棋布点缀房屋山石之间,自有一番景Se可言。

    小狸跟着红裳顺利的回到了醒来的屋子,彼时。暮Se已临。

    她没好脸Se的看了红裳一眼,带着她绕了那么久,真真是个坏心肠的。

    不过她没多少工夫去搭理这些闲人,她打算今晚夜探秦王府。

    她暂时还没想好去哪里,现在这里混口饭吃。

    原先打算来了就逃,是因为害怕秦王是个老Se鬼,但是繙黢天这情形,估计秦王每天都换姑娘也要好一阵子才能轮到她头上。

    竖起耳朵听同屋的其他nv子们说起,红裳都来了三个月了,连秦王的一根mao都见着。

    嚯嚯,真是天助她也。

    出去混日子不好过。

    且看看先吧!

    她倒头就睡,想着彪夜大家都睡熟了,自己再起来。

    彼时,韩中子却是感应到了小狸的气。

    暗自想到,就知道她不是个省心的。

    便是拿起G甲,焚香祷告,再次起了一卦,却是再也看不清她的命数了。

    从前只知晓她与秦王情缘已断,自从她醒来之后,便是看不清她的过去未来了,现在他不死心卜卦,却还是一无所知。

    云中子见他神神叨叨郑重其事的卜卦,还以为要出什么大事,遂没来打搅他。

    见他完成,这才过来问起,韩中子想了想,说:“咱们去趟秦王府吧!”

    这些时日,他们虽是隐身于大周帝京,却是有意避开了秦王和他的眼线,所以秦王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回来了。

    否则,只怕是要追问顾解舞的去向。

    然而,顾解舞已经消失,只剩下小狸,所谓人死灯灭,她已然忘记了前尘旧事,等人凡人已死,无须追究。

    云中子和韩中子在大周等待时机,最近燕国太子慕容澈就要携安乐公主大周帝京省亲,是他们大好的机会。

    云中子所想,是杀了慕容澈。

    韩中子一直在劝他,慕容澈注定为世间英豪,天命所归。

    杀人皇,乃是不可恕罪。

    云中子却言,宋翊才是真龙天子,其他人该是昙花一现才对,他要为太神嗊上下数万条人命报仇,无可厚非。

    韩中子于是不再多言,因为他知道,慕容澈绝不会死在云中子之手。

    现在,韩中子却是提出要去面见秦王,云中子不明所以,说他不给个解释,他是不会去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