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九章 随山到水源(二)

    巍峨高大的秦王府,房檐上的走兽嘴里挂着铜铃,春风吹动下铃铃铃的响,清脆悦耳。

    她听起来,只觉得恍如魔音。

    恍惚间觉得,一瞬间,什么东西犹如隔世。

    某个人站在那里,一直在等她。

    走进才发现,他手中拿着斩妖剑,那模样,神似自己的断情。

    握紧腰间的断情,小狸的心中找到一丝安W,青天白日的,她怎么就魔怔了。

    每一步都越来越轻,天旋地转,她倒在了冰冷的青石板上。

    纤长的睫mao一颤一颤,她并不想就这么晕过去。

    未知总是让人害怕的,她也会。

    心底有个黑洞,无论如何都填不满。

    带着些许不甘和遗憾,她失去了知觉。

    黑暗中,是一G无边无际的冷意。

    比一路从金国到周国的冬日还要寒冷。

    漫天无际的是寒冬白雪,她只穿着一层薄纱衣站在中央,四周都是一样的,陷在积雪中她不能动弹。

    身边的人都吓了一跳,郑大人送给王爷的nv子刚进门就晕死过去了,真真是不吉利。

    秦王听说郑煊送了一个nv人给他,没多想,只说:“他如今也学会了这些,官场比战场还要磨炼人啊!”

    白长空看见秦王颓然的神Se,知道他是感叹物是人非,并未多言。

    小狸被带到了一个偏远的小园子住。

    这里住的都是各地官员送给秦王的nv人,她现在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没有什么特别或不同的。

    屋子很大,她醒来的时候睡在一张通铺上面,从正门进来,左右两边各是一排,估嫫着有二十个床位的样子。

    床头放着枕头,床脚放着各自的行李箱笼。

    放着被褥就已经有些挤了,不说再睡上一个人。

    幸她醒来的时候还是白天。

    只有一两个人留在屋子里,一个穿暗红Se褙子的nv子坐在炕上做衣裳。看那布匹的颜Se鲜亮,又是一副嘴角微扬的模样,看起来应该是给自己做的夏裳。

    见小狸醒来,便是说道:“你醒了。也好,免得等会儿饿肚子。”

    再过一会儿,就是秦王府晚膳开的日子了,这些nv子都是各地官员送来的,虽是三餐都有。可这能不能吃得上,能不能吃得饱,就要各凭本事了。

    都是些没出头日子的nv人,负责她们饮食的伙房也是看人下菜碟,能省则省,毕竟在秦王府里讨生活,没银子傍身那可不行。

    小狸看向了那nv子,只觉得,她真的好纤瘦。

    纵使她没走动,也能看出她那弱柳扶风的样子来。她的裙边下更是只有一双三寸金莲,鏡巧可ai。

    小狸不能欣赏人之美,只觉得mao骨悚然。

    这人的脚生生给裹成了只有三村大小,还不得骨R分离,痛死J回。

    这般磋磨还能活下来的nv子,想必都是有些心肠的。

    对自己尚且能如此心狠手辣,何况是对旁人。

    小狸初来,见她语气虽是不大友善,但是始终是人家提醒了自己,便说:“谢过这位姑娘。只是不知这里是哪里?”

    她原想叫姐姐,可想着自己比她大多了去。

    记忆只留在晕倒之前,现在这里,真是人生地不熟。

    那nv子名唤红裳。因为她喜欢穿红衣F,妈妈便是给她娶了这么一个名字。

    “这里是秦王府后宅的小花园之后的小园子。”

    红裳自Y便是被人买了去当瘦马养的,对着人与人之间,便是没觉得从来有何真情真意可言。

    她的记忆中,便是被亲爹妈卖了,又被养父母卖了。最后被人牙子买了,又转卖到了勾栏院,再之后,便是成了“扬州瘦马”。

    眼见能够卖个好价钱了,被知县买了,一层层的送给这个送给那个,最终,竟是被送到了秦王的府上。

    她觉得,自己的命也不差,秦王是谁,只手便能号令大周天下的人。

    她本是农家nv,得此机缘,再不好好把握,那可是L费了这月老的一P苦心。

    只可惜,这王爷不ainvSe,王府后宅之中,更是正妃侧妃一个不少,还有多少名门贵nv出生的孺人们在。

    她们这些个J妾想要出头,不想想法子是不行的。

    红裳出身勾栏,见惯了风月,心中自有盘算一番。

    但是今日却是听说驸马爷送来了一个nv子,容貌惊为天人,又恰好跟她分到了一个屋子,可惜人来的时候是晕过去的,因此她只能等等再看了。

    管事嬷嬷知晓她们的,临走时只是说,是驸马送来的人,好生看着,若是有个三灾六病的,也不能让她轻易没了,免得坏了王爷和驸马的情分。

    红裳这才不敢多有心思,否则,这一时半会儿四下无人的,她说不定已经过去送这美人一程了。

    nv人之所以可怕,便是她们那九曲环绕的心肠,一时间想杀你,下一刻也许就会救你。

    因此,小狸并未感觉到,红裳有想要她死的意图。

    小狸何曾不知道这里是秦王府后宅,只是这个地方到底在秦王府的哪里呀?

    院墙外边莫非还是秦王府?

    那她怎么逃走?

    其实她还有一肚子的疑问,但是见红裳专心致志的在自己手上做针线,她也不好多问了。

    她虽是历练浅啊,但她却清楚明白的知道,红裳不愿意搭理她。

    两人在屋子里都不说话,倒也不尴尬。

    小狸自己起身穿了鞋子,去了房门外看。

    打开大门吓了一跳,院子对面,左面和右面,都是和自己所处房间一样的房舍,想必里面的构造也是基本相同的。

    这样一个四合院,得有多少nv人住着。

    出门右拐,从小巷子往另一个院子去,跟刚才是同样的四合院。

    再左走,还是这样的四合院。

    来去J回,她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彼时,只见屋子里一些nv子都稀稀疏疏的走了出去,前去饭厅。

    她跟着上去,看能不能见到红裳,至少她能回到刚才那张床上不是,不然今晚住哪里?

    她到了饭厅,再一次被惊呆了!

    好多好多的漂亮姑娘在排队打饭。

    她也赶紧拿了副碗筷,盛菜的大妈舀了一勺子米饭,就一勺子青菜给她。

    小狸被眼前的吃饭nv子大军给惊呆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