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七章 闲门向山路(二)

    掌柜的走出来,也是一个身强T壮P肤油亮亮的壮汉:“你的命没用,你看我把你卖去周国怎么样?”

    前些时日,周国开始打仗了,里面乱的很,买卖人口什么的,那边是最安全的销路。

    小狸一听,好呀!

    别说踏破铁鞋,她现在是布鞋都还没走破,就看见了捷径。

    故作恶狠狠的问:“要路费吗?”

    店小二看她是不对了,凑到掌柜耳边说:“她不是脑子有问题吧?”

    掌柜的小声说,看起来像是。

    对她说:“不用路费,还给馒头吃!”

    小狸高兴地说:“好,那你卖了抵饭钱吧!”

    当小狸坐上前往周国的小破驴车的时候,觉得自己真是太高估这群人贩子了。

    茰饔的木板车上自由她和七八个小孩子,三岁以上十岁以下,她算是老的。

    唯一的J通工具驴车被他们这群人压迫得站都站不稳,走起来自不必说,那是悠哉悠哉的。

    她感觉自己凭一双脚底板走到周国都比这破车快。

    她的心情不怎么美好,特别是吃上了这破车提供的第一顿饭后。

    什么白面馒头?

    就是麦麸做的饼,她咬上一口,觉得里面可能掺了泥土,这才能做成饼的形状。

    她也明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道理,咬着牙吃了一口,只觉得喉咙都要被撕破了。

    小狸看了下其他人,他们对这破饼并没有表现出像她那般的嫌弃样子,只是觉得不大好吃。

    但是他们都是穷苦人家出生,用东西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

    乍然听到,仿佛镇上的米商还在大米里面加河沙呢!

    大家也只能照样吃加了沙子的大米,谁叫这里穷。

    这些孩子也是因为家里太穷,父母将他们卖掉的,卖出去可能还能有活路,留在这名字都不清楚的大山脚底下。指不定尼濎就饿死了。

    这里,是属于金国的边境,金国不像周国和奏国,善待百姓。苛捐杂税能免则免,反倒是因为金国内政消耗巨大,这些贫苦的百姓倒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听说其他村子还有易子而食的惨剧。

    小狸虽是妖怪,可也知道虎毒不食子,果真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

    她刚才还对那些小孩子有些同情。但回头一想,自己今日是同情他们,来日他们知晓她是妖怪,还不知道怎么喊打喊杀呢!

    便是没想掺和进他们的小圈子里去,也不打算和他们认识一下。

    其他孩子有些稍微大点的,七八岁模样,知晓些世事的,便晓得像nv孩子或者是小狸这般的大姑娘,是要买去娼寮的。

    因此十分看不起她,没打算和她说话。仿佛她现在就已经是蟼愾的娼J了一般。

    赶车的人就是人贩子,因为附近荒凉,不是枯枝败叶就是白雪茫茫,没有人会逃跑的,那等于自杀。

    因此他不需要看管或者限制他们的行动,反正他们都明白,跟着他走是为了活下去。

    或许是因为一直以来,人贩子和镇上居民的关系都不错,因为他们走南闯氨的,而且卖人这事儿多赚钱。

    笑贫不笑娼不是。他是极有脸面的。

    便是教育起这些小孩子来,让他们学会如何做一个好奴才,如何才能被人选上,买走。

    借此改变命运。

    好的。可能会买进公侯府上,做丫鬟小厮。

    差一点的,会被无儿无nv的孤寡卖去延续香火,这样的人家虽是养他们做孩子的,可也不大富裕,因此算不上好去处。

    最差的。便是被卖去烟花巷口,柳丝小径中,无论男nv,长大以后都是要卖R为生。

    且十一二岁就会接客,多数的命都或不长久,至多也就是能吃口饱饭。

    小狸在驴车上,听着赶车的说着世上的人生百态,她明明没有接触过,却觉得那样的生活那样熟悉真切。

    仿佛自己在人间走过一遭似的。

    她想,可能是自己受伤之前去过城市吧!

    这一次,她可不能让自己再受伤了。

    上一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是伤了心脏,如今她有时候便是会觉得心里面空荡荡滇澺,说不出为什么。

    就是心里升起一G子不能说的痛。

    B的她想杀人。

    好在她克制住了,毕竟已经化形,从前她就不是ai打打杀杀的人。

    看了一眼断情,才想,可能是自己上一回吃了大亏,这才如此看中这把剑,恨不得日夜都拿在手中,不要有P刻的分离。

    一路上大雪飞舞,小狸所见的,便是直挺挺长在雪地里的树G,不见飞鸟踪迹,世界苍凉得如同身旁这些凡人的人生。

    足足走了半个月,他们才进入周国的境内。

    彼时大周,也还是冬日,雪看起来比在金国时要小了些。

    这些日子小狸和其他人都没洗漱,一路风尘仆仆,为了让他们都卖个好价钱。

    赶车人将她们带到了一个小客栈,让他们自己铲雪烧水洗澡。

    小狸身强T健,不一会儿便弄G净了自己。

    已经到了周国,她便是想着逃跑。

    但是听赶车人说起,他的妈病了,急需银子买Y。

    他在金国镇子上算得上有钱人,那也只是勉强吃的上饱饭而已。

    有时候买孩子遇到病死的,他就要亏本了。

    小狸想着毖自己卖了再逃走也是功德一件,免得他这趟又是亏本生意。

    这里是周国和金国的边境,来往的都是两国的商人,赶车人将他们带到市场上,叫卖起来。

    他买人之前,是先在本地官衙J了税的。

    金国来的外乡人并不好卖,尤其是大家都在冬风里吹了半个月,每个人脸上都是皲口,黑红黑红的,且面H肌瘦。

    唯有小狸,看起来稍稍五官端正。

    好J个上来问价钱的,都是相中了她。

    不多时,娼寮中也有人来相看,小狸不喜欢这些人的眼神,但是赶车人明显是想借着她把其他人也卖出去。

    甚至不惜说起谎话,说她是这些孩子们的姐姐,有些是她的弟弟MM,有些是堂弟弟MM,将来指定长得好。

    小狸没说话,其他孩子也不敢说话,都是赶车人一个人在和大家商谈价钱。(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