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五章 秋来未著花(二)

    他一个弱质男生怎么去空手抓活物?

    而且,不是说附近百里因为顾解舞的妖气都不会有猛兽接近,那么他且不是要走出百里去抓老虎?

    想了想这个想法多么不切实际,他拿起手中的剑哀叹道:“绿雾啊绿雾,你真是一把善良之剑,落在别人手里你就是个造孽的命,落在我的手里,翻身有了新职业菜刀!”

    想必绿雾此时若是有心情的话定然是感觉日了狗的。

    小狸悠悠醒转,睁眼便是瞧见头顶那做工粗糙的房顶,狂放野兽派的建筑风格让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贫民窟。

    她躺在用树P组成的床板上,用简陋来形容都算是侮辱了简陋。

    她下意识的判断起自己所在的处境来。

    这里应该是一个山洞,有人建造了这个粗糙到可怜的小破房子。

    外面蟼惻雪!

    从树叶落到积雪上面发出的声音,她推断出积雪的厚度,感觉这场雪下了起M五天了。

    洞**里篝火还没燃尽,J根豹子那么粗壮的树木燃烧着,将整个洞**烤的G燥温暖。

    她嗅了下,除了她自己,还有两个男人的气味。

    小狸觉得好饿,看见旁边有一些鱼G,爬了过去,捡了起来吃。

    外面一个小棚子里,J面J只梅花鹿呜呜呜的乱叫。

    小狸只觉得饿,拿起鱼G啃着。

    云中子提着一串新鲜的鱼,从河边回来,看见她醒了。

    只是看起来不大对劲。

    她披散着头发,身上裹着他们给她留的动物Pmao,都是兔子P,白的黑的灰的,能保暖,但美观就不用想了。

    试想一下,他们两个可都是太神嗊出来的职业打手二代,生活技能没有成负数就是老天有眼了。

    她看见云中子进来。下意识的退后,手像是爪子一样张开,嘴里喊着没吃完的鱼G,发出哼哼哼的声音。

    眼神陌生而狠戾。

    小狸不习惯任何人入侵她的领地。

    这个男人可能之前是这里的主人。但是她在这里,这里就是她的了。

    在云中子之后的韩中子也跟了上来,看见小狸跪在一边,像只野兽似的,心里面咯噔的一下。

    得了。她命真好。

    韩中子让云中子将鱼丢给小狸。

    小狸果然拉起来闻了闻,然后就这么吃了起来。

    饶是鱼类,也是有血有内脏的。

    小狸一点也不嫌弃。

    一口一口的当着两个人的面吃了起来。

    云中子想起,昨日她还是风华正茂的绝代佳人,现在却是像只畜生一般,心里面升起一G难过的情绪。

    她其实没有做错任何事。

    却落得如此下场。

    强大又长寿的妖怪尚且如此,何况他一介凡人。

    心生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感,不忍再看,对韩中子说:“你看着她。”

    费尽心机救回来的,只是一具躯壳。顾解舞已经死了吗?

    韩中子不是不能理解他,但是他个人觉得,小狸这样也好。

    没了心,忘记了过去。

    便不会痛了。

    这世上妖怪本来就少,他们都没曾想过,能三生有幸看见传说中的情泪。

    可知,她在那一刻,心中是如何的痛。

    韩中子蹲下来,看着她吃东西,没觉得什么好可怜更没什么好恶心的。

    对她说:“慢慢吃。都是你的,那些鱼G,都是给你存的。”

    其实那是他们两兄弟的口粮。

    外面的梅花鹿才是给她预备的。

    小狸吃着鱼,觉得这人说话真好听。长得也不错,就是到处乱逛,把衣F弄得挺脏的,比起刚才那个白花花的,好多了。

    韩中子见她听自己说话,又说:“外面有梅花鹿。你吃吗?”

    小狸眉头一蹙:哇塞,这里有个吃梅花鹿的变T!

    不搭理韩中子,继续吃自己的鱼。

    韩中子脸P多厚,见她不喜欢刚才那个话题,又说:“你知道自己是谁吗?”

    小狸点点头,擦了擦满是血的嘴巴。

    韩中子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问:“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按理说,妖看见捉妖师,本能的反应就是跑,她不是没了心连害怕都一块儿丢了吧!

    小狸张了张嘴,想了想:“知道,变T!”

    她发现自己口吐人言,简直神了,修为大进啊!

    韩中子无语:“我哪里变T了?”

    小狸巴拉拉的说了起来:“梅花鹿那么可ai温顺的动物也吃,你不是变T是什么?”

    韩中子:“你是妖怪嘢,不吃R吃什么,鱼R也是R嘢!”

    小狸在脑子里想了想:“我不吃红R!”

    韩中子语塞。

    她没了心不害怕了还失忆了怎么就没把怎么说话给忘记了。

    然后,为了将来的和谐共处,韩中子编了一个谎话,说是她拜了他为师,一次混乱之中,她受了伤,忘记了很多事。

    小狸发觉自己的确想不起来很多事,而且本能的觉得韩中子很可靠,虽然他是变T了一点,但是在妖怪之中,感觉起来也不是很变T。

    爽快的叫了韩中子师父。

    云中子回来的时候,被小狸一声师伯给震得魂飞天外。

    嘴巴都合不拢了。

    小狸坐在一旁,便是对自己师父韩中子说道:“师父,谢谢你替我保护我的剑。”

    韩中子无语,护紧了腰间一根腊肠造型的绿雾剑:“什么是你的?这是为师的宝剑。”

    小狸想了想,不赞同的说道:“师父,你不能这样,像你这种不会武功的人,怎么可能会是这把剑的主人。

    就算它原本是你的,你死了之后也一定会传给我的是不是,给我吧!”

    说着,就去抢韩中子的剑。

    韩中子哪里是她的对手,心想正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云中子看她拿着绿雾剑有模有样的,于是说:“你说这把剑是你的?你可知它叫做什么名字?

    你若是说不出来,它就不是你的。”

    韩中子对师兄报以感激的眼神。

    小狸拿着绿雾想了想:“它叫做断情,师伯你别想考我,这可是你替这把剑取的名字。”

    云中子骇然:“我什么时候跟你说的,还帮你的剑取名字了?”

    小狸回想了下:“好像是我受伤之后,你说‘情字最伤人,希望这剑能帮我断情’。”

    (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