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二章 何当重相见(一)

    顾解舞怒视韩中子:“要你管,那是从前,指不定林素娥怎么花容月貌沉鱼落雁,男人见异思迁这种事情还少吗?”

    韩中子顿时语塞,瞧这火发的,简直毫无道理。

    难道千辛万苦的回来,就是为了当着他的面发脾气?

    nv人真是奇怪。

    秦王这下才看见韩中子并云中子,便是多问了一句。

    “这位先生是?”

    韩中子自答:“闲人一个,不过我救了你们家郡主,郡主娘娘答应给咱们好多钱。”

    秦王看他这一身,的确很缺钱的样子,但是晕倒的那位,看起来比较像失血过多。

    顾解舞见状,想不能露出马脚,立刻正Se说道:“他们是我的救命恩人。”

    秦王得知是救了顾解舞的人,态度立马好了不少,得知其中一人是为救顾解舞受的伤,立刻吩咐许朝云请太医云云,口气G脆得很,要什么Y只管开口,王府没有嗊里一定有。

    许朝云做事素来面面俱到,回禀说一切都办妥了,太医在路上,吃食也在厨蟼惣备着。

    彼时秦王得以亲近顾解舞,但见她簪环具无,头发都是披在后背,一身素衣。

    问:“这些时日你都去哪里了?”

    他最怕,即便是他害怕听见不想听的话,也还是要问个清楚。

    眼前是感激韩中子和云中子救了顾解舞,但若她真的不再清白,那两个人也是留不得的,好在她不是从正门回来。

    这半夜里,知道的人也少。无需大动G戈。

    顾解舞看了四下一眼,见他不回避众人,如何能不知他心中所想,便说:“我若说真话,你可要受住了!”

    韩中子神Se一凛,他可没想到,顾解舞竟然是如此信任秦王。凡人知道自己的枕边人是妖怪。没J个能接受的。

    许仙还被白娘子吓破胆呢!

    只听得顾解舞说:“易安王宋翊抢了我去,将我困在山中一处密林,派人看守。碰巧他们二位上山游玩,救了我。”

    秦王坐定,拿不准这话真假,首先宋翊这些时日并没有出过城去。而且宋翊为什么要劫走她。

    便是问:“你确定是宋翊所为?”

    顾解舞看了韩中子一眼:“我的确是听那些人说是易安王府的人,至于其他的。我就不大清楚了,你若是有疑虑,问这两位恩人吧!”

    韩中子倒是吃了一惊,她说起谎话来还真是脸不红心不跳的。

    秦王看向韩中子。轻轻的说了一句:“你说的自然是真的,我不是不信你!”

    许朝云站在边上都不敢说话了,屋子里静悄悄的。

    顾解舞只是道:“你要好好查一查他。想必,他是想要用我来威胁你!”

    秦王淡淡的回了一句嗯。

    相顾无言。

    顾解舞心里乱的很。这谎话根本经不起推敲,他哪里是听不出来,只是不敢多问才是。

    心里都是有个结在的。

    她看了一眼韩中子喝云中子,说:“这些时日就请两位住在秦王府吧!”

    韩中子看了一眼云中子,也不管秦王愿意不愿意,只说:“嗯,你放心!”

    两个人说话倒是别有深意的意思,秦王不想多问,这才看见顾解舞手腕上的伤痕。

    他抓住她的手,是一圈烫伤,有些地方都破P了。

    他嗅澺的看着顾解舞:“疼吗?”

    顾解舞看他这幅样子,心里更是不忍,如果将来她知道,要他如何接受自己是一只妖这件事。

    她不争气的落下泪来:“已经不疼了!”没了锁妖链的接触,这点伤正在自愈。

    韩中子看见两人好,又开始担心起来。

    这事瞒得了多久,说知道啊,到时候她是妖的事情推兤,两个越是情深,便越是痛苦。

    他们,缘分已尽。

    韩中子的眼神里眼满是担忧,秦王敏锐的注意到了。

    说不出什么感觉,将顾解舞抱起来,回了秦王自己的正院。

    顾解舞不愿意让大夫瞧,也不愿意让木莲木棉伺候,秦王只好拿了Y膏替她涂抹。

    因为穿着衣F,倒是看不见背上和手臂上的红痕。

    秦王小心翼翼的给她擦了Y,用细棉布包裹好,一直陪着她不说话。

    让她躺下,自己坐在床边。

    顾解舞有些担心自己身边的人。

    秦王这才开始诉说,顾承那边他已经安抚好了,刚才也让人去报了信,让他放心。

    顾解舞问的不是这个,摇了摇头说道:“我看荣华和春梅走路都不像很利索,你打她们了?”

    秦王:“她们弄丢了你,这样的奴才打死都是应该,可又怕你回来不习惯别人伺候才留下她们的命。

    好在,你真的回来了?”

    顾解舞不是傻子,看出了他的担心:“我回来真的是好事吗?真的不会让你为难吗?”

    秦王制止她:“不准这么想,什么事情都会有办法的,你相信我!”

    说着,两个人抱在了一起。

    顾解舞能感觉到他,却只能看见烟Se的帐子,终于忍不住说道:“如果,我以后又失踪了,你千万不要责怪我身边的下人们,她们都是无辜的。”

    秦王喜极:“傻话,秦王府的侍卫我增加了三倍,以后一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顾解舞偏不:“不,你答应我,以后别随便怪罪她们。”

    秦王点了点头,反正无所谓。

    回到秦王府的第一夜,顾解舞是在秦王的正院里度过的,两人合着衣F睡下。

    顾解舞似乎明白了他在害怕什么,他不介意,可怕她自己会介意。

    得一心人如此,才更难以放下。

    次日清晨,韩中子便是找上门来。

    秦王打算和顾解舞一起去见他,顾解舞却是不想她去,让他先去书房,自己一会儿就到。

    韩中子急的跟没头苍蝇似的,云中子也醒了,见顾解舞出来,上前去说道:“你怎么那么慢!和你说个话,也不知道要多少人传,真是麻烦。”

    顾解舞换了平日最喜欢的衣裳,梳着嗊里的发髻,娉娉袅袅的走到他们的面前。

    换做是平时,这样和两个陌生男子相见,也不知道会让多少人编排。

    她现在却是觉得无所谓了。

    顾解舞察觉到了,秦王跟在后面。

    算了,有些事情,避无可避的。(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