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七章 远山晴更多(二)

    往日易安王府的正院,彼时门窗上满是人血所写的符咒,地上也用朱砂画着奇怪的花纹。

    宋翊离开了顾解舞所在的屋子,走出了正院,又恢复了往日良善的样子。

    对外面的解释是正院因为房屋漏水,彼时正在修葺。

    连同住易安王府的宋鉴,也从未察觉有什么不对劲。

    而京城之中,早就是腥风血雨一P。

    秦王大婚当日没了新娘子,还是镇南王府的郡主,不说秦王吃不了这个亏,连皇帝也颇为震怒。

    下令彻查之下,多少人牵扯出了其他事情,一一削爵抄家,不胜枚举。

    秦王起初是有十分真心来找寻顾解舞的,但也因为皇上的介入和太子以及荣亲王的原因,只剩下了八分。

    另外两分,便是着手整治******和荣亲王一党。

    皇上早就介怀两人S下结党营S,如今正好寻了个由头,罪名莫须有,试问当官的有J个PG真正G净的,因此京中好多勋贵受了这件事的连累。

    只可惜朝堂上都清理G净了,而秦王那边依旧是毫无消息。

    距离大婚当日,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顾解舞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底下人已经不抱希望,平静了下来。

    秦王亦是接受了现实,不像起初那般,疯狗一样到处乱咬。

    秦王府上如今也是出了两件大事。

    第一件,便是李薇有Y一事终于是瞒不住了,好歹都五个月了,皇贵妃知道后做主将李薇抬举成了孺人。

    第二件,就是侧妃林素娥进秦王府至今。仍旧是完璧之身。

    这事儿被林素娥滇濝身嬷嬷告回了太傅府老夫人那边,林太夫人厚着脸P进嗊拜见了皇贵妃。

    眼下,秦王是受母命,不得不去林素娥的房中过夜。

    林素娥身为nv儿家,原是也不想把这事儿闹得那么难看,谁知道老嬷嬷S自做主回家禀告了太夫人,她也是有苦说不出。

    嫁给了秦王守活寡也无所谓。现在她是连人都做不成了。还不知道外面传成什么样儿。

    还不知道如何编排作践她。

    老嬷嬷却是一板一眼的教训她,让一个孺人抢了先,那也无所谓。要紧的是必须在王妃之前生下小王子,这样她的地位才能够稳固。

    好在她们最大的敌人没挨过洞房花烛就被刺客劫走了,以秦王殿下和郡主的情谊,万一郡主活着回来。她就没机会了。

    老嬷嬷劝说了林素娥好久,这才让林素娥打消了以天葵避宠的念头。

    准确的说起来。今晚儿还是她和秦王的第一夜。

    萧侧妃如今身子好了些,也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每日也就是去花园子里玩耍,不再想着争宠争权。

    倒也过的自在。

    听闻了林侧妃的事情。她只是惨然的一笑,对林素娥表示同情。

    都是家里边儿鏡心养出来的nv儿,只可惜遇上了王爷这么一个冷心的人儿。他的眼里心里只有郡主。

    饶是王妃敢给郡主不痛快,也是要吃钉子的。

    还有就是那李薇。那么多人,就她命好,起M有了一个孩子,就凭着他是王爷的第一个孩子,李薇的将来也不会太凄凉。

    眼见月上中天,秦王一身酒气的去了林素娥的院子里。

    林素娥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吩咐人准备醒酒汤、热mao巾等等。

    天气渐凉,还小心的为他盖上被子。

    醉倒在床榻上的秦王却是乍然的坐了起来,看见林素娥忙里忙外进进出出的,心里面一阵不痛快。

    对她挥了挥手,让她过来。

    林素娥见秦王醉眼迷离,以为他是要怎样,红着脸过去了。

    却只听见秦王冷然的问:“她失踪了,你们是不是都很高兴?”

    林素娥一时间没听懂,杵在那儿不知所措,司寝嬷嬷也没教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做。

    秦王听不得nv人哭,其实她们心里都在笑,都在暗暗高兴,她不见了,被刺客劫走了,巴不得她赶紧死了永远别回来。

    他也想过,那些刺客劫走她的目的,或者会对她做什么。

    从最开始的愤怒到现在的无助,他求饶了他认输了。

    只要她能回来,所有的一切他都可以当做没发生不存在过。

    无论别人说什么,他会永远只对她一个人好。

    可是,她们在窃喜着,在他生不如死的时候,一个个的想着要争宠,要从他身上挖金子。

    没有他的宠ai,还可以有孩子!

    林素娥为了一个孩子,脸都不要了,太傅家的脸也不要了,闹进了嗊里,让皇贵妃出面。

    他怎么说,怎么拒绝。

    说要等她回来,永远不再要其他的nv人?

    他不敢说这话,一旦说了这种话,他就没了继承皇位的资格,一切都会没了。

    什么都会没了。

    一无所有的他就算等到了她回来,也保护不了她。

    被刺客劫走,说破了天爷没人会相信她是清白的,嗊里边儿会赐一条白绫给她。

    他的心肝儿他的命,回来就是死路一条。

    他嗅澺,她做错什么了?

    她什么都没做错?

    或许她现在已经死了,暴尸荒郊,或者被埋进了漆黑的地底下。

    他不敢相信。

    前一刻他们还好好的,就要洞房花烛了,她就要成他的侧妃娘娘了,他甚至都想好了,他成为皇帝之后,要为她另修建一所嗊殿,现在的殿宇都配不上她。

    可是,一切都话化为乌有了。

    林素娥一直被秦王B问,J乎要哭出来了。

    又不是她劫走了郡主,如何能怪罪到她的头上来。

    秦王捏着她的脖子问:“被劫走的那个为什么不是你?”

    这一句话,说的声泪俱下。

    旁边李仓都震动了,整个人跪在秦王的身边,抱着他的腿,眼泪止不住的说:“王爷息怒,王爷息怒,郡主若是知道王爷伤心至此,必定也是感同身受。

    请王爷为了郡主,保重自己才好!”

    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只有拿顾解舞做桥,他才能听进去一二。

    秦王也是明白的,只是想要对着人发火才这样。

    说:“本王知道,若是我再这么下去,她就算回来,皇上和娘娘也容不下她的。去,拿嗊里的Y过来。”

    李仓顿了一下,连忙把御Y房拿来的Y给了秦王。

    林素娥哭着被扔进了帐子里边。(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