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六章 远山晴更多(一)

    顾解舞不F输的反驳:“不可能,天下只要有他在,你就不可能当皇帝!他是战神!”

    秦王是蛟龙,身经百战,才不可能输给他。

    宋翊赫赫的笑了起来:“那么你觉得,他的气数还有多少年?”

    说着便是想起了什么的模样:“巫祝告诉我,要等到秦王的劫数到,他的气运到达最低处,便是我起兵之时。

    整整十年,我一直在等待秦王的陨落,只是,我却没想到,他的劫数却是你!”

    顾解舞不再与他争辩这个问题,更想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露出了马脚。

    宋駵麾释道:“在御花园里,我的心里对你产生滇澵别的感觉,从来没有过的想要占有一个nv人的想法。

    那一刻,我便知道,你是不同的。

    妖术又怎样?

    我从小就对任何一切都没有感觉,就算是我父亲母亲死的时候也没有任何感觉,因为我的师父告诉我,这是身为真龙天子的宿命。

    知道皇帝为什脺餍做孤家寡人吗?

    因为他不会ai任何人,不会对任何事产生特别的感觉。

    在我小时候,就觉得真龙天子他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魔鬼。

    而这个魔鬼,就是我自己。”

    顾解舞有些害怕了,宋翊有病,还病得不轻。

    宋翊见顾解舞害怕,将她抱住,小心翼翼的哄她:“你别怕,我对你是有感觉的,我喜欢你,看见你有高兴,看不见呢就不高兴。我ai你,想要得到你!

    所以,我不会让你死的!”

    顾解舞冷汗直冒,意思是如果她不用妖术迷H他的话,那么他会杀了她,因为无所谓吗?

    宋翊的手在她的后背上来回的抚嫫着,这件衣裳还是她十天前穿的那件衣F。脏兮兮的。有些地方都起G结了。

    他的身上开始热了起来。

    呼吸中都带着****的气息。

    宋翊更抱紧了她,将身T某处抵在她的身上,来回的蹭:“每一次在梦里。我都和你,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感觉,让我满足。就像是我已经坐拥了天下得到了一切一样。

    从身T到心里,送脚趾甲到头发丝。每一处都在极乐之中”

    宋翊的手越来越紧,牙齿在她的肩胛骨上轻咬,发出痛苦又快乐的声音,十根手指每一根都像是铁钳一般。在她的肌肤上留下青紫的痕迹。

    一阵长长的呼吸。

    宋翊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薄雾一般的汗,眼神迷离,对她说:“我不会勉强你。********自然要你情我愿才有乐趣。

    能够这样抱着你,我已经很满足了。”

    顾解舞只想找个洞钻进去。黑袍人一直站在那里看完了全程,虽然不知道他有没有看,但这声音是想不听就能不听的吗?

    宋翊这个人简直恬不知耻。

    她又问:“你怎么知道我睡你身边的?”

    宋翊看了一眼黑袍人,说:“他是我的师弟,负责暗中保护我。你不觉得他很像鬼吗?来无影去无踪。

    你来的第一晚,他还以为你是来那个我的。

    第二天我就知道,你来了。

    之后,便将计就计,只是让人去请了这些个捉妖师来,还运来了这对鏡钢狮子。

    他原本说要灭了你,我那么喜欢你,怎么舍得,只好想个折中的法子,把你关起来。

    这样你既能陪着我,也不用死。”

    顾解舞看了一眼那黑袍人,他竟是有自信,能够杀了她,还是宋翊的师弟。

    那么,宋翊是不是也会斩妖的法术?

    一大堆疑问在她的心里盘旋。

    宋翊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摆手让黑袍人离开。

    黑袍人眨眼之间便不见了,的确很像宋翊形容的那般,像鬼一样。

    宋翊又才拿起她的手看,有些嗅澺的说:“其实我也不想用这个锁着你,但是不锁着你,你一定会跑的。

    比起逃跑,这世上妖怪要称第一,躲起来的话捉妖师也找不到的。

    只好委屈你了!”

    顾解舞看了一眼手腕上快要溃烂的P肤,真亏他说的出这般满是ai怜的话来。

    宋翊又翻看了她另一只手上的伤痕,只是有些红。

    似乎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力,解说道:“这是被斩妖剑所伤,只上了你的P肤没伤到你的骨头,看来你的修为很高!”

    顾解舞心中自言,我修的的佛门仙术,自然不会像一般妖怪,被斩妖剑一碰就灰飞烟灭。

    宋翊见她不和自己说话,也觉得没有兴致,说:“你老老实实的呆着,妖的生命要比人的生命长得多。

    就算我是真龙天子,也早晚会死的。

    你想着,我死了,你出自由了,这样你会好过一点。”

    顾解舞才不在乎这一点时间,只要宋翊不杀她,她早晚能逃走的。

    却是主动和宋翊说话问道:“秦王,他怎么样了?”

    宋翊整个人愣住了,眼神也了冷淡了起来。

    良久才说:“原来,这就是心痛的感觉。”

    他怔怔的看着顾解舞,看得顾解舞发mao。

    他又才说:“以后不许问他,不许想他,你在我的手里,已经属于我了。下一次你看见他的时候,一定是我把他的头砍下来给你送来的时候。”

    顾解舞眼里满是怒气,看着他不说话。

    宋翊继续自说自话:“知道为什么我要砍下他的头给你送来吗?因为刚才你让我心痛了,我也要让她知道我此时此刻的感觉。

    你和秦王如此情深,看见他死无全尸,你一定会很心痛!”

    顾解舞再也忍不住了:“你这个疯子,神经病!你怎么会是真龙天子?真是天下苍生的不幸。”

    宋翊笑道:“你见过其他的真龙天子吗?你怎么能说我的存在是天下苍生的不幸呢?我生来注定要统一天下,将黎明百姓拯救于水深火热之中。

    可能我会杀很多人,也会有很多人因我而死,但是

    我会成为天下共主!

    这是天神们的旨意。

    而像你的心上人,秦王那种,是注定要给我当踏脚石的。”

    顾解舞闭上眼睛不去看宋翊,他病得不轻,没必要和一个疯子争执。

    宋翊见她不和自己说话也不看自己,走了出去,带上了门。

    两个世界就此隔绝。(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