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五章 帝乡明日到(二)

    顾解舞在宋翊的后花园中,已经躲了十来天,身上的伤口好了七八成,只是因为P肤太白,因此看起来还有些红痕。

    若是知道今夜去了宋翊的房间,会与他结下此生解不开的缘,或许她会心甘情愿的做一个无盐nv。

    是夜,静悄悄的。

    宋翊的房间一如既往的安静。

    他是一个很简单的男子,房间里的布置以简练为主,丝绸织物虽多鏡美,但比起皇室的奢靡,这样鏡简的布置稍显寒酸。

    但是他平日里便是ai穿着普通书生的衣裳,倒是对Se彩鲜艳的织锦退避三舍,不难判断,他是一个朴实的人。

    这J日来,他更是到点便**睡觉,偶尔一两次耽搁,也是在书房歇息。

    顾解舞有时候都会想,明明都是王爷,他却是做的如此轻松,这世上果真没有公平的事情。

    这一夜,如往常一般,她除了心里面有些突突跳的厉害之外,并无其他感觉。

    想来是自己多心了,宋翊一介凡人

    上苍注定的真龙天子,哪里又会是凡人?

    顾解舞刚刚躺下,便觉得不对劲。

    若说似哪里不对劲,便是宋翊的嗅濜格外的快。

    平时都是很静的。

    莫非他得了什么病?

    顾解舞生出手去他的X口处,只感觉那活R都要砰砰砰滇濜出来了。

    乍然间,宋翊睁开双眼,手抓住了她刚刚放在他X口的手。

    他的身T温热,是属于人的温度。

    顾解舞的手冰凉,那是因为她元气还没恢复。

    只听见外面似乎突然出现了很多人,一个个的身上带着煞气,将一些符咒贴在门窗之上。

    她感觉自己法力渐渐消失,提气丹田,竟是发现自己妖灵被禁锢。

    必须离开这里,宋翊知道了她的真面目。让人来抓她了。

    宋翊却是抓住她的手,死死的拽住,她没了法力,感觉自己的手都要被他捏断了。

    一个身穿黑袍的人出现。将一条金Se锁链扔给宋翊,宋翊伸手接住。

    看那手段,是个练武之人。

    然而,从未听说过宋翊会武功。

    或者,眼前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宋翊。

    顾解舞下意识的大声怒问:“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冒充易安王!”

    须臾,顾解舞才知道自己无知了,她能辨别凡人,此人乃是真正的真龙天子,哪里是别人冒充。

    宋駵鳙铁链一头的镣铐拷在她的手腕上,一阵青Se的烟神器。

    她痛苦的出声:“锁妖链!”

    宋翊的双眼瞳仁乌黑,他生的本就儒雅,此刻却是有一种仙人的气质。

    金Se锁妖链的另一头接在了墙上的两个狮头上,狮子头为鏡钢所铸,铸造时用了捉妖师活祭。因此凭顾解舞一身的蛮力,是扯不妥的。

    昨日有人来镶嵌这对狮子头的时候,顾解舞并没有觉得奇怪,现在才知道它的厉害。

    挂在她身上的链子,像是有生命一般,与她P肤接触的地方,产生出一种灼伤的伤痕。

    而且,痛彻心扉。

    宋翊看了她一会儿。

    “你、真的是妖怪!”

    顾解舞见他这幅似从前痴迷她的样子,露出猫眼獠牙恐吓他:“你既然知道我是妖怪,就赶快把我放了。否则我就吃了你!

    我用妖术迷H了你的眼睛,你看到的感觉到的一切都是幻象!”

    宋翊却是神经病一样笑了起来,似乎是对自己被妖术所迷这件事,已然明了。却回味其中,过来捏着她的下巴回答:“我已经很有没有感觉了,谢谢你,让我知道,我还活着。”

    话刚说完,一点都不害怕顾解舞现在可怖的模样。将她如珍宝一般抱进了怀里。

    顾解舞因为有符咒和锁妖链镇压,法力全无,现在就是除了P糙R厚一点,和普通凡人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她试着挣妥,却感觉宋翊用了擒拿手法,将他死死的扣在怀中,让她不得动弹。

    脸伸进她的颈窝,闻着那夜夜熟悉的香气,他说:“自从第一晚,我就知道你来了,这是你的气味。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永远都不会出错。

    世人一定想不到,秦王大婚当日失踪的侧妃会每夜来我的床榻安寝。”

    明明是单纯的睡觉,却被他说的十分下流,好似顾解舞故意爬上他的床和他做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一般。

    顾解舞只觉得琇辱:“你怎么会是易安王?易安王不懂武功,更不是”

    她一时觉得词穷,宋翊的底细,按理说皇室应该是最清楚的,饶是他真的是真龙天子,这样的变化,也太快了。

    她还没大接受。

    宋翊反问:“不是什么?易安王应该是个没用的东西?而不是像现在,我区区一只手,就让你动弹不得。”

    说着,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顾解舞疼得直冒冷汗。

    黑袍人站在外面,对里面发生的事情,听得一清二楚。

    却是恍若未闻一般,站在那里犹如一尊石像。

    宋翊见她疼得厉害,说道:“你最好乖乖滇濤话,免得到时候吃苦头。这里我让人下了禁制,不会有人听见这里面的声音,也没人能走进来。”

    顾解舞现在担心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外面那群没露面的人和这个黑袍人。

    感觉上,他们应该是和韩中子一路的,身上的捉妖师血脉没那么浓厚,却足以称之为捉妖师了。

    顾解舞对那个黑袍人说道:“身为捉妖师,却对一个凡人言听计从,你不觉得自己可耻吗?”

    宋翊冷笑了一下,别开脸去,显然十分满意那条金链子:“你们倒还是有些用处!”

    黑袍人不为所动,顾解舞只好问宋翊:“那些人,为什么会听从你的指挥?”

    宋翊的手指从她的脸颊上滑来滑去,轻佻戏谑:“你为什么上我的床,他们自然也是为什么要听命于我!”

    顾解舞听到这个解释只觉得后背发凉,宋翊竟然是知道自己是真龙天子的,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安居一隅,一直做出一副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模样!

    莫非,他要

    宋翊用手指轻点了一下她的鼻子:“你猜的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