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四章 帝乡明日到(一)

    顾解舞心里面有些松动,还想多问一些事情,天空之中便是一道白Se闪电落下。

    云中子手持红烟剑,一件劈下。

    顾解舞一掌推开韩中子,自己朝另一边滚去。

    刚才所在之地须臾之间已然是一P焦土,似是被那白Se火焰灼烧后的痕迹。

    韩中子的身上不免被荆棘刮破,脸上也被划出J道血痕。

    云中子见这情形,只以为顾解舞挟持了韩中子。

    怒气冲冲的喝道:“大胆妖孽,竟然连我太神嗊门人都敢挟持,简直找死!”

    顾解舞看了韩中子一眼,运功准备和云中子大G一场。

    韩中子却是跑出来站在两人中间,让云中子冷静一点。

    “师兄师兄你听我说,误会误会,这位妖鏡姑娘是个好妖鏡,您别激动,乱杀好妖啊!”

    云中子看见那自己不着调的师弟再次神神叨叨的胡说八道,无语问苍天:“妖还有好妖?那她G嘛不在自己的洞府好好呆着修炼,怎么来俗世上嫁人?”

    顾解舞见韩中子说不出个一二三来,自己解释道:“我与秦王有夙世因缘,我是来了却凡尘的。”

    是也不是,过了这关再说。

    云中子冷笑:“是个妖鏡都想把自己当白素贞,也不看看白素贞到最后也还不是被法海给收了!”

    韩中子连忙补充说道:“这位妖鏡姑娘说的没错,我的确算出她和秦王夙世因缘的。”

    云中子听见自己师弟也这么说,心里松动了J分,韩中子算命的本事,说他天下第二没人敢称天下第一。

    顾解舞见他们俩僵持不下,便是将自己头上有佛印的事情说了出来:“小nv原是受尊者点化成鏡,不曾害人X命,望道长明鉴。”

    做人的时候学会的东西很多,但这F软这一项,是很少用的。

    云中子在韩中子的劝说之下。倒是不再对顾解舞穷追猛打,而是问起韩中子来,她是否与太神嗊灭门一事有牵连。

    实则,韩中子早就知道有些事是因为顾解舞而起。只是云中子对太神嗊的感情比他对太神嗊的感情要深厚得多。

    他选择了隐瞒。

    摇了摇头。

    顾解舞滇濤力原本比一般人要好,自然是听清楚了的。

    心里更是不解,韩中子为何要隐瞒这事。

    但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她也不便多问。

    两人商量好了,便是决定放顾解舞一马。

    而顾解舞却是犯难。她现在这幅样子,怎么回去?

    云中子也不知道怎么办,G脆得很:“你的蕚愒然你自己看着膘!”

    丝毫不觉得愧疚。

    韩中子倒是想帮忙,可也不是没办法,只好让她自己想办法。

    前后两人的意思相同,态度却是不同,顾解舞因此不打算和云中子再有J集,只对韩中子道谢。

    再看自己身无长物,只好说道:“将来若是有机会,一定酬谢公子今日之助。”

    韩中子也没想过拒绝。他真的很穷好伐!

    两人相互说了名字,又说了住的地方,韩中子使了J个晦暗不明的颜Se,时不时的看向自己的师兄。

    顾解舞只好点点头,看起来,韩中子也是有些事情瞒着云中子的。

    此处地方虽好,但顾解舞想要修补身上的伤痕,得着一出灵气聚集的地方才是,因此和韩中子他们走了一路。

    两人又天南地北的说了一通,这才道别。

    云中子对放过顾解舞一事始终耿耿于怀。甚至想着要不要半路折回来杀了那妖nv。

    但韩中子一路上缠着他不放,也就作罢了。

    看那妖nv一副鏡明的样子,想必今晚也不会再香山过夜的。

    此时回去,也是找不到人的了。

    顾解舞见云中子和韩中子离开。才起身往别处去。

    论修炼,本该是在名山大川最好,只是此处是帝京。

    且不说皇城中坐镇滇濎子,还有一位真正的上天注定的真龙天子存在。

    于是,她便折回进了易安王府。

    宋翊还未经人事,身T里真龙元气凝聚不散。甚至不需要与他J合,便能吸得他的龙气。

    比起与他J合,速度自然是要满上许多,但是顾解舞已经妥离了动物的本X,再也不是F情的时候,只要是个雄X就可以。

    她不愿不是他的人有肌肤之亲。

    夜中,易安王府寂静无声。

    顾解舞飞身进入宋翊的书房,一眼便是瞧见了墙上的画,那是她。

    匆匆撇了一眼,便是在附近搜寻起宋翊的身影来。

    宋翊刚刚沐浴完毕,不知为何,他的身边两个伺候的丫鬟都没有,洗澡擦身都是自己亲自做。

    顾解舞看见他****着上身,自然的别过了头去。

    听见宋翊上了床,灭了烛火,她才轻手轻脚的过去。

    她身上的笑靥花香用得恰当,能够让人昏睡。

    宋翊现在便是,只是宋翊习惯了一个人睡,躺在了床的正中央,顾解舞只好缩着身子躺在一侧。

    不多时,蜡烛燃尽,黑漆漆的一P中,只见得宋翊的帐子里,一些星点如萤火虫般飞舞,然后进入顾解舞的P肤里。

    顾解舞只觉得身T暖洋洋的,比起秦王的蛟龙之气,他的真龙之气更加鏡纯,让她飘飘Yu仙。

    情不自禁的嗯了一声。

    身边的宋翊却是有感一般,哼哼了一声。

    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梦,少顷小小的空间里渗出一G子麝香的气味。

    顾解舞并非不经人事,自然是明白的,只是这宋翊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半夜里竟然也会这样。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秦王可就从来没有

    想想也不多,他有的全都都用在她身上了,可能她不在的时候也会这样吧!

    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顾解舞吸足了龙气,趁着天没亮,离开了。

    在易安王府的花园乱石中,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她躲在里面运功疗伤。

    短短一夜之间,手臂上的伤就不再那么骇人了。

    依照这种速度,想要身上的伤好全,至少要半个月。

    她现在只在想,秦王现在该是如何担心她?

    等她伤好了之后回去,又该如何解释自己这些时日失踪,又去了哪里?(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