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章 总赖东君主(一)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殊不知,云南接壤暹罗安南,削减兵力想都不要想,且一个云南已经让人头大了,还在贵州再弄一个军营出来,万一两边狼狈为J。

    云贵地区改谁姓那才是真不知道。

    哪里有秦王出的这一招高,先分化段氏,再利用宋氏的内部矛盾打散云南境内铁板一块的局面,动作不大,温水煮青蛙,等他们发觉问题的时候,早就是覆水难收。

    怎么都比太子和荣亲王的主意强。

    皇帝收下了折子,说:“你就要大婚,可要好好的抓紧C办,朝政的事不急,放一放也可以,可婚期是定下了。

    可别让郡主又等!”语气里有J分调侃。

    秦王囧,只好躬身说是。

    因为是迎娶侧妃的仪式,本不该这般铺张,可架不住是太傅的孙nv和郡主出嫁,加上彼时的秦王亦非当日那个谨小慎微之人,无了前后的顾忌,便是怎么喜欢怎么来。

    柏惜若进门的时候,秦王府尚于修建中,因此秦王府算起来还是第一次办喜事。

    双喜临门,连红绸也用滇澵别多。

    豪奢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当日延平王嫁nv。

    柏惜若一出大门口,便是看见铺天盖地的红Se,红绸子、大红花、红灯笼,连园子里边的花盆,都扎上了红丝带。

    耀眼夺目的红Se,看起来跟血似的。

    柏惜若索X不出门去看了,没过两日,便是呆在房间里也不得安宁了,教坊司派来的歌舞伎们****演练,丝竹之声不绝于耳。

    避无可避。

    许朝云等人便是跟看热闹似的,****在府中流窜,看看这儿走走那儿。再去歌舞伎们的院子看看,便是一日,过得好不逍遥惬意。

    李薇依旧揣着肚子战战兢兢的躲在屋子里,她现在要穿笼群才能遮住肚子。因此不大出外走动了。

    新进府的李蔷和李茉没能见上秦王半面,柏惜若为了显示自己的大度,特意给了两姐M一个不错的院子。

    她们一同分东西住下。

    两人也一起去见过李薇,李薇得了家里面的消息,十分欣W。

    也提点了二人两句。特别是看见李茉那不肯认输的眼神,便是劝了J句,说了这府上的形势,和要进府的两位侧妃的事情。

    太傅之nv又是如何,只要有郡主再,谁都别想出头。

    李蔷听进去了,打算安安分分的过,李茉却是满腹疑虑,焦心顾解舞到底是何等的倾国之貌,才让秦王这般。

    竟是愿意娶一个三定婚盟的nv子。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婚期。

    顾解舞身上穿着厚重的郡主礼F。头冠上三只翟鸟依次排开,鏡致的鸟喙上镶着一颗金珠,下面是珍珠串成的流苏,最底下是东珠,华丽非常。

    顾解舞看着镜子里自己,心中却是害怕了起来。

    她是妖,真的可以嫁给秦王吗?

    一时间,她竟是生出许多恐惧来。

    从此以后,她就要在他的身边,被困在秦王府中。与其他人一起分享他的存在。

    无论她是否能够独占他,也改变不了他Q妾成群的事实。

    他还想要做皇帝?

    一只妖怎么能和皇帝在一起?

    她无心祸国殃民,他登极之日,便是两人缘尽之时。

    不管她有心还是无意。上天不会对她有半点怜悯,人与妖相恋,从来都是妖的错。

    到时候,她除了离开,没有其他的办法。

    其实想想,似乎也没那么可怕。再可怕也不会似她今日一般,心中七上八下,不知将来会如何,明明不想上那八抬大轿。

    却是无法拒绝。

    她在仪门处上了轿子,盖头之下,她只能看见眼下的方寸之地。

    天空中却是骤然变Se,明明是大好的艳Y天,突然风起云动,电闪雷宁,乌压压滇濎空下飓风吹来。

    她在轿子里被吹得直摇晃。

    花轿一起,是不能落地的,身穿红衣的轿夫们一个个扎稳马步,最里边颔着口号,势要把轿子抬稳。

    谁让花轿里坐的,是秦王殿下的侧妃,镇南王府的郡主。

    顾承于旁看的手心直冒汗,今天这风古怪的很,好似只对着轿子吹似的,要不是顾着礼仪,他都想上去扶轿子一把。

    但这大婚的东西不是那个人随便碰不得,他只能看着G着急。

    吩咐人把府上轿夫也喊出来,帮着掌轿子,这么摇晃着走,怕是会误了吉时。

    天家娶F,除了正妃,都是不会亲自迎亲的,因此秦王这边得知天气恶劣,影响了轿子的路程也是只能G着急。

    秦王让下人去看着,再报。

    抬头看了看天Se,乌云之下,太Y的光还能隐约看见,只是乌云层层叠叠,遮住了天Se,瞧样子,倒像是要到H昏了。

    顾解舞心里面虽是害怕,可这时候下轿子也不是办法,双手抓住两边,稳定了身子。

    口中念念有词:“都是我自己做的选择,将来不会后悔,老天爷您就发发慈悲,别闹腾了!”

    这话貌似还真有用,古怪的风停了下来,天上却是下起了蒙蒙雨。

    雨势不大,有些绵绵春雨的意思,一层层跟白雾似的,隔着两三丈便是看不清人了。

    送亲的顾承骑在马上,只能看见花轿的前一半,另一半似是在云雾里,美则美矣,只是世人什么事都求圆满,今日这花轿只看得清一般,他心里面就有一G不好的预感。

    荣华在花轿帘子外说道:“郡主,下雨了!”

    顾解舞松开了手,自说自话:“狐狸雨?!”

    狐狸出嫁的时候,天上就会落太Y雨,只有于这样的日子,狐狸才能出嫁。

    可是,她是狸猫鏡,怎么会有太Y雨?

    城另一边的云中子和韩中子在客栈里面吃茶,先是见外面天Se骤变,现在又见天上落起太Y雨?

    云中子再是不知,也起了疑心:“莫非那妖鏡是狐妖?今天还嫁人?”

    这一日,城中最大的盛事便是秦王娶两位侧妃,莫非其中一位,便是那狐妖?

    他这样说话,当然是说给韩中子听的,韩中子眼睑下滑,淡淡的说:“可能是吧!”

    实则,他心中已然有了数,他竟然看不见那妖怪。

    果真是有趣,有机会一定会一会她。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M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