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七章 可怜生在帝王家

    等日后顾解舞进府了,必定是要和王妃清算的,到时候她可会比现在更风光,想想就觉得心里痛快。

    金蝶玉等人只是自顾自的玩笑,看了两个人的长相,记住了就没下文了,为的是将来打了狗,也要分清是谁家的。

    李蔷和李茉尴尬的站在中间,看着这群姿Se各异的秦王妾侍们,只觉得浑身发mao。

    除了王妃,根本没一个正眼瞧她们的,根本不把她们当回事。

    李茉心思百转千回,不说她自己,就是李蔷的姿Se也是上上,这些人竟然是一点危机感都没有,想来秦王许是不喜欢李蔷这种长相的。

    心里便是想着,等会儿要去李薇姐姐那里探一探,才晓得这是怎么回事。

    镇南王府。

    顾解舞伸开着手臂给内务府的人量尺寸,做嫁衣,她是郡主,郡主出嫁有郡主嫁衣的规制。

    虽是秦王侧妃,可论起平级来,是比郡主低了那么一些的,实际上是同级,只因为侧妃乃是庶妃,便是吃亏在了这一点。

    皇上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是把她和林素娥嫁给秦王选在了同一天,美其名曰双喜临门。

    气的顾解舞牙根发洋,还没见着林素娥人,就已经先恨上了。

    想来,林素娥也是这般。

    一个是镇南王的郡主,一个是太子太傅的嫡长孙nv。

    只是在顾解舞眼里,林素娥是半路杀出的程咬金。

    在林素娥眼里,顾解舞是个伪郡主,名声还差上天了,同事一夫就算了。还要跟她同日成亲,谁愿意谁是傻子。

    当天新郎只有秦王一个,可新娘子却有两只,这到了洞房花烛的时候,可要怎么分?

    分?

    才不行。

    两个心里都是想要独占对方的,这一点上林素娥便是吃了亏,这J天在家里砸花瓶撕手帕。可劲儿的放踹。

    顾解舞这边亦是心里不顺畅。只是想得比较通透,既没有为难下人也没有为难内务府来造办的人。

    秦王听了心里便是愧疚了J分,若是当初他有今日的权势。也许就能给她一个顺心的婚礼了。

    可再换一头想想,如今做主的也不是她自己。

    要是他自己是皇帝,可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想宠着谁就宠着谁,不想要的一个都不用接。

    这个想法却是一发不可收拾。

    皇上既然要他自己去争取。就怨不得他对兄弟下手了。

    如今明妃身死,薛氏一族虽是有了皇子。可还是个N孩子,嗊里养孩子艰难,夭折的数都数不清。

    这时候对薛阁老抛出橄榄枝,也不知道他愿不愿意接。

    他手里暂时是没了兵权。可军中的人大多数都是他带出来的,他一句话,有时候比那条陈还管用。

    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另一层意思就是这个,一起打过仗的男人。心都是偏的。

    他所欠缺的,就是朝堂上文臣这一块,文治武功,缺一不可。

    其他那些小鱼小虾,他是看不上的,既然要拉拢,自然是捡好的收。

    秦王自打有了与薛氏联手的想法,便是去了景仁嗊里,让皇贵妃试试看能不能把十八皇子抱过来养。

    他一出生便没了母亲,按例皇帝是要从高位的妃嫔中选一个罍魈养他的。

    嗊里边如今宸妃、李贵妃都是蠢蠢Yu动的,皇贵妃没儿子开口,不敢去惹那些个说不清的事儿。

    等到儿子发话了,她才想了又想,去了太后那边,先说是怜十八皇子一出生便没了生母,又说宸妃和李贵妃争来抢去的,只怕是会无意之间伤了孩子。

    皇上还在失去明妃的伤痛之中,犹豫不决,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想要帮明妃养十八皇子。

    太后哪里不知道这后嗊里边的弯弯绕绕,眼珠子盯着湖里边的红鲤鱼,都不带转一下的:“叫人收拾东西,搬你嗊里去吧!好生的养着,皇帝的老来子,可要稀罕着。”

    皇贵妃心里是有些底儿的,太后做事素来滴水不漏,以前竟是比谁都先要知道皇帝的心思。

    后来证明,太后猜的没错。

    这一回,也定不会出错。

    皇贵妃跟着太后身边亦步亦趋:“也不知道宸妃和李贵妃愿不愿意!”

    太后超前走了J步,手里的鱼饵一路扔,鱼群也跟着走,嗊nv太监们站在原地没动。

    太后一边走一边低声说道:“伤着了小皇子,那可是多大罪过,她们愿意背这个罪名,你担心什么!”

    皇贵妃听得心里突突跳。

    若是说起伤着了小皇子,这J日岂不是伤着了,宸妃和李贵妃较这劲儿的去看小皇子,一抱起来就不撒手,抢都抢不走。

    听说小皇子被唬得直哇哇大叫。

    太医和**母们更是不敢吭声,谁说话谁就是找死,可苦了小皇子。

    她听说了是嗅澺,就是怕引火烧身,因此没忍心去看。

    林嫔就着其他嫔妃,跟着去了一回,回来说去,都觉得十八皇子可怜,说这嗊里没了娘的孩子就是这么遭罪。

    宸妃和李贵妃手上都是戴着护甲的,两个人就抱着孩子你争我夺的,也不怕把孩子撕开了。

    皇贵妃听得直说阿弥陀佛。

    今日再听太后这话,她连心里边那点儿慈悲都没有了。

    十八皇子到底不是太后的亲孙子,若是她亲孙子,哪里还会用来做局。

    领了命让花嬷嬷去内务府知会了,便是悄悄的将十八皇子移到了景仁嗊的西暖阁里边儿。

    太后出的注意,说是皇上从前也住在西暖阁。

    皇贵妃到底是多年没带孩子,手生了,细细的检视过了**母保姆嗊nv太监嬷嬷和穿的衣物这才歇下。

    竟然发下十八皇子的衣裳上面竟是有线头,而且贴身衣F用的也不是适合小孩子的绵软雪绸。

    一怒之下发作了内务府的好些个奴才。

    按理说十八皇子生前的衣物都是明妃准备好的,哪里会是这些次等的东西,定时那些奴才克扣了。

    正是想要睡觉有人送枕头,皇贵妃借机惩处了好大一拨人,来证明自己比宸妃李贵妃都要适合养育十八皇子。(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