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四章 今夕是何年(二)

    午膳刚过,便听见有人来回禀皇太后,说是明妃娘娘发动了。

    那一刻,太后的脸Se是很鏡彩的,说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脸上带着笑,却是有些僵Y。

    玉清公主更是无语了,这明妃怀在她后边儿,却是生在前面,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做了手脚,想要把孩子生在个好日子。

    今儿是中秋节,多吉利啊!

    玉清公主感觉肚子的孩子动了一下,伸手嫫了嫫肚子,不痛不洋的一句话:“那可得让太医好生瞧着,早产总是让人担心的。”

    玉真公主这回难得和玉清公主一个鼻孔出气:“就是,你们禀报的也不知道挑个好时候,现在正在宴会呢,这会子来说这些事情,莫非是要咱们停了宴会,去看明妃生孩子不成?”

    玉清公主嫣然一笑,这个MM总是这般没脑子,谁不知道这小太监是拿了好处才进来说的,可这么挑明了,也不知道怎么收场。

    太后笑道:“是好事,赏!”

    顾解舞看得直冒冷汗,这太后也忒会睁只眼闭只眼了,不过她老人家的确有那资格。

    不多时,顾解舞便觉得身上不舒F,原是这里边人多气闷,她有怕热,便是去了原来住过的小厢房里歇息。

    荣华劳人抬了两桶冰凉的井水来给顾解舞擦身子,顾解舞正自己擦着。

    只觉得后身有人,也没想到是秦王,拿起旁边的葫芦瓢就给砸了过去。

    秦王躲过,食指放在嘴滣上,让她别说话。

    葫芦瓢落地的声音惊动了荣华她们。

    顾解舞说:“没事。别进来。”

    荣华多机灵,没事就没事吧,还说什么别进来,里面一定有人。

    现在这地方,还能有谁。

    秦王见她只拿着纱衣裹在身上,只是看看就一身都是火气了。

    伸手将她抱了个满怀:“听说刚才太子找你了!”

    顾解舞无奈的一笑,这皇嗊里的消息传递的也太快了些。她都还没想好怎么对他说。他就来找她了。

    有时候,遇到无法解释的事情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拉**。用行动证明。

    她身上只有一P纱,里面什么都没有。

    将他的手掌拉着,一直往自己身上贴,从上到下。

    秦王失笑:“小东西还挺能耐了!”

    顾解舞转身贴上他。他穿着亲王蟒袍,厚实得很。

    脖子根上全是汗。

    顾解舞凑上去。用舌尖T了一下他的喉结,划了J圈后顺势咬了上去。

    做出吃了他的喉结的样子。

    很像妖怪咬人脖子吸人血的模样,而秦王早就是一副********的样子,那地方本就敏感。被她这么轻咬,舌尖还在上面来去。

    就算真的是被这种美艳的妖怪咬一口没了命,也觉得值得。

    只听见他渐渐粗重的呼吸声。贴在她双腿间的地方也出现了一个Y物,前后有一下没一下的耸动。

    顾解舞轻轻离开。伸出手去解他的腰带。

    被秦王制止住。

    “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皇太后的嗊里,要是被人知道了,口水能淹死她。

    顾解舞已经把他拉到了美人榻边上,自己躺了上去,拉着他的宝石腰带不放手。

    “你怕?

    让人知道更好,让太子知道我是你的。

    不好吗?”

    一字一句,都带着羽mao,轻轻的从秦王的心上划过。

    秦王看着她这幅**(和谐)Yu的模样,更觉得新鲜,道:“也不用解腰带,你会穿这身衣F吗?”

    顾解舞摇头,看着他不说话,一双眼睛像是会说话一般,来呀来呀,快来呀!

    秦王自己伸进里边,揭开了K子的腰带,撩起衣摆,将她身上的素纱推上去。

    见那妙处如桃花般娇艳,沾着微微的露水,让人升起蹂躏的心。

    一言不发的狠狠顶了进去,一下比一下狠,顶得顾解舞连连往后退。

    她受不住,娇嗔:“怎么像你这样的,好疼!”

    秦王红了眼睛:“S成这幅水样儿,疼也是活该,让我好疼你,疼死你才好,让你还敢随便的S,还敢招蜂引蝶吗?”

    顾解舞只觉得被顶到了**,又疼又洋,自己一定是得了某种病,他近来是越发的不知道疼惜她,却是每每将她这么送上天。

    S麻的感觉从肚脐,到头P,到脚趾,她整个身子都轻轻颤抖着。

    秦王只觉得自己被她咬死了,她的感觉竟是一丝不差的传给了他。

    两人一起在那前所未有的妙境中同生同死,********。

    她只觉得自己的妖灵都要散了,咬上他的嘴滣,两人上下都合在了一处,铺天盖地的,都是对方的气息。

    情不知,ai不觉,缘已到,孽深重。

    顾解舞一睡到日暮时分才起来,惊醒之后问了荣华时辰,赶紧的穿衣梳妆去太后那边报道。

    去了奉恩殿才知太后去看明妃生孩子去了,其他命F们都回家去了,只有少数的近支宗室留在嗊里。

    顾解舞这才醒过神来问荣华:“下午的时候太后可有问起我来?”

    荣华据实回禀:“午后明妃那边动静特别大,太后便是遣散了命F们,也没多问郡主的事情。”

    她这才稍稍放心。

    这时候却是见天空东南边升起一阵紫雾祥云,金光闪耀。

    顾解舞心下一沉,这天的变化,是昭示着有不凡之人出生。

    她不死心的一问:“今日嗊里除了明妃紲鳙临盆,还有没有其他人生孩子?”

    荣华想了想,应该是没有的。

    看来,薛氏这回得偿所愿了。

    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太后回了慈宁嗊,脸上挂着笑意。

    见顾解舞和其他人都在等候,便说:“明妃是个有福气的,生了一个六斤八两的小皇子呢!”

    顾解舞同其他人一起道喜。

    她心里面却是另有想法,那紫气中,隐隐带有血光,如果皇子顺利生下来了,也就是说,明妃会

    这些,都与她无关的。

    皇嗊之外,也有两个人注意到了皇嗊上空的不同,云中子只是觉得那边的风不大对,韩中子却是双眼如矩,也看见了带着金光血气的紫气祥云。

    韩中子只是道:“天下这才太平多久啊,又是风起云涌。”

    云中子不明所以,只是劝他少喝点。

    韩中子不理会他,也没告诉他,他看见那妖的妖气,也在皇嗊里边儿。(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