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三章 今夕是何年(一)

    因为人多,选了慈宁嗊最大的奉恩殿做宴席地点。

    前边儿热闹的很,太后慈ai,给众命F都赐了坐,皇贵妃找了个借口离了宴席,顾解舞一直看着,少顷也跟着出了去。

    后花园里有一小亭子,眼下大家都在前面,这地方还算是清净。

    顾解舞领着荣华和春梅到了后花园,在廊下的时候花嬷嬷就过罍饔她,好在并未错过。

    进了亭子,三人都是盈盈一拜,给皇贵妃请安。

    皇贵妃说了一句免礼,荣华和春梅自动的退到了亭子外边,皇贵妃身边的岑全安和花嬷嬷都立在外边的。

    看起来,皇贵妃是有悄悄话跟顾解舞说。

    秦王早就告诉了顾解舞,想来不外就是那些事情。

    皇贵妃问:“你知不知道那件事?”

    顾解舞回知道。

    皇贵妃脸Se便是变了,满是担忧的说:“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只是委屈了你。”

    顾解舞的手被皇贵妃拉着,跟嗅澺自己nv儿一般嗅澺她。

    她有些受宠若惊,便是道:“妾身并不委屈,王爷待妾身很好!”

    皇贵妃想起那些个说她是非的话,还有她的嫡母薛氏,见她如此惹人喜ai懂事,心里边是极其满意的。

    她也相信,自己的儿子比起太子,是绰绰有余的。

    这一回,她想说的话和上一回是差不多的,就是希望她能忍耐着点儿,免得让秦王分心。

    顾解舞亦是乖巧的回答:“妾身知道该怎么做!”

    不然还能怎么做,活在人间就要遵守人间的规矩不是。

    两个人不能出来太久,皇贵妃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便是起身回宴席上了。

    顾解舞想坐坐再回去。

    不想这一坐,便是等来了不该见的人。

    身穿明HSe蟒袍的人朝着这边走来,亭子是这里显眼的建筑,她是避无可避。

    太子站在亭子外边,双眼落在她的身上,就再也离不开了。

    顾解舞碍着礼节,依旧是福身行礼:“给太子请安!”

    太子虚扶一把。可手都要碰到她了。她稍稍往后倾,避开接触。

    冷冷的说:“谢太子殿下!”

    太子却是觉得有些遗憾,收回手:“郡主怎么会在这里?”

    顾解舞心中忍不住腹诽。她如何在这里的,只怕太子比她这个当事人更加清楚,否则哪里这么巧的,皇贵妃一走。他就来了。

    面上依旧沉静:“殿内人多,有些闷。便出来透透气。”

    太子笑道:“郡主苦热,当多注意些,若不习惯,可去东嗊稍作歇息。”

    话说到这里。已经是十分明显了。

    太子心里知道,顾解舞自然是知道他曾向皇上求娶她的,若是她有意。现在应该会暗示一下,或者。真的去东嗊走一遭。

    他是天潢贵胄,如今又是太子,还是第一次向一nv子求ai,从前都是nv人们将就他的,于心中所ai,谁高谁低都无所谓。

    他更想直接问她的,可又怕她nv儿家脸P薄,为了避免她尴尬,这才九曲回肠的说话。

    顾解舞只觉得麻烦,从前决定拿太子对付庄亲王,不过是见他不ainvSe,不像荣亲王,见了美nv眼睛就发直。

    怎么如今也是如此的烦人,也不知道那妖术什么时候才能自动消解。

    千不该万不该,都不该贪图便宜用妖术做事。

    早知道,真该自己去一刀砍了皇长孙,就算是背上杀孽,也比现在粘上一块牛P糖,甩都甩不掉来得好。

    顾解舞道:“谢太子厚ai,但妾身尚于闺阁,多有不便。”

    太子万万没想到,她竟是一口拒绝了。

    他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只要她愿意,若是将来太子妃再无所出,就让她做皇后,与自己白发齐眉,死后亦能同葬于帝陵,方不辜负他一P真心。

    太子愕然的问她:“你不想做皇帝的妃子吗?”

    顾解舞摇头。

    太子不甘心的追问:“那你想做皇后吗?”

    如果她想要当皇后,废了太子妃又如何。

    顾解舞看着太子,只觉得世人创造出魔障这个词,简直经典。

    “太子殿下您糊涂了!太子妃才是您的结发之Q。”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谁能告诉她,太子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为了安W太子妃的心,她心一横:“妾身在凉州时便已和秦王殿下盟定三生,只是世事难料,无论将来妾身是否能嫁给秦王殿下,妾身的心都早已属于秦王殿下了。”

    太子赧然一笑:“只以为外面的传闻是胡说八道,没想到郡主倒是自己认了。五弟是个冷心冷面的,竟能得你一心相随。”

    语气里是无限的惆怅。

    顾解舞继续说,其实是说给太子妃听的,她也是个可怜的nv人。

    目睹自己的丈夫求ai于其他nv子,想来,心中此刻是千疮百孔的。

    “王爷虽是不善言辞,不苟言笑,心中却是装着大周的黎明百姓和列祖列宗的,在妾身看来,忠孝仁义者,就是秦王殿下。”

    太子不再说话,可能是感觉到身后有人,转身看了去。

    见太子妃一人站立那里,眼角有晶莹闪烁。

    太子虽与她结发夫Q,可多年来只有敬重,并无情意,现在被她撞破,只觉得恼琇成怒。

    呵斥太子妃说:“你什么时候来的?”

    太子妃眼睛里的泪水再也挂不住,流了出来。

    顾解舞自觉在这里不好,便说:“妾身告退!”

    只留下太子和太子妃在花园里。

    荣华和春梅早就被太子支的远远的,见自家匆匆忙忙主子过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顾解舞只道无事,回头看了一眼,见太子亦是拂袖而去。

    再多的,就看不见了。

    回到宴席上,皇贵妃担忧的看了过来。

    想必是知道了太子拦下了她的事。

    不知为何,她竟是有些心虚。

    也不知道秦王现在在哪里。

    有些想要靠在他的怀里寻找些安W,太子能够拦下她一次,自然也会有第二次。

    她虽然不惧怕,可到底传出去对她的名声没好处。

    也让秦王面上无光,说起她善妒,其实秦王比她更霸道些。

    也不知道他知道了会做出什么来,千万别失控出手揍了太子才好。

    便是吩咐荣华去寻秦王去了。(未完待续。)(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