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一章 千里来相会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般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顾解舞对司马乘风说道:“司马一家都好吗?”

    她现在对母亲的家族,已经没有什么概念了,本来是想用司马一族来试探镇南王滇潿度的,可镇南王并没有显出什么心虚来。

    也緡所谓了,太多的牵扯,反倒不是什么好事。

    她最近总有不好的预感。

    司马乘风说了一些家里的事情,特别是祖父对于姑母,如今都还在后悔。

    原是了老人家的心愿,她虽然不明白人生短短的J十年,为何还要给自己留下那么多的遗憾,但想象一蟼愒己知道自己死期将至,想必也是希望有人告诉她。

    她所担忧的,她所放不下,一切都好。

    她才能,心甘情愿的闭上双眼吧!

    司马乘风语气中满是愧疚,听他的形容,都能知道司马青青的父亲得知她的死讯后,是何等的伤心Yu绝,愧疚难当。

    顾解舞便是说道:“母亲T弱,临走时也是舍不下家中父母,也曾教导我长大成人后要和司马家联系上。

    只可惜天高地远,我虽身在王府,贵为郡主,却也有时候身不由己,所以才耽搁了。

    希望表哥见到祖父,能够转达我的愧疚之心。”

    说着,站了起来,对着司马乘风遥遥一拜。

    司马乘风没有拒绝,她是知道自己这一生可能不能去江南见祖父的,这才行这一礼。

    他刚才也是看了出来的,轻声说道:“王妃终究是你的嫡母,这般顶撞于她,也不知传出去别人会作何感想。

    你一个nv儿家,再是尊崇也是要嫁人的,有些怕你婆家将来嫌你”

    这一番话。当时兄长所言。

    顾承帮忙说道:“嗊里皇贵妃很喜欢姐姐,不会的。”

    这一句,便是将顾解舞当成了秦王府的人。

    司马乘风也曾听说过她两次指婚的事情,心情颇为复杂。感叹表M虽是贵为郡主,却是命途多舛。

    顾解舞坐回位置上,司马乘风又说了好些肺腑之言,不外是希望她能够安稳好过,将来嫁人了要与秦王的众姬妾们和睦相处等等。

    见面不过J刻钟的时间。俨然一副家长的模样,让顾解舞觉得温馨又是难过。

    终究不在一屋檐之下,这份关ai她又能享受到J分。

    她是异类,借了别人的身T得了这份ai意,已经很是满足了。

    日上中天,顾承安排了膳食,邀请他一块用膳。

    但顾解舞并没有加入,在司马乘风看来,男nv七岁不同席,和她一块吃饭。只怕是会让他担心。

    便是吩咐顾承,让他好生招待。

    司马乘风和顾承于花厅分宾主坐下,只见小丫鬟竹桃将每样菜Se尝了一遍,顾承这才起筷子。

    两人喝的是冰镇的果子酒,清凉爽口,两个都不是酒量好的,因此都是小饮。

    饭毕,又喝了一会儿茶,顾解舞才又过来。

    这一回,带了秦王府拿过来雪顶翠芽。喝起来清洌无比,炎炎夏日里喝最好不过。

    司马乘风却是无心平常这些鏡致美食,人间奇物,只觉得她和顾承一饮一食具是要下人们试过。才肯入口。

    这般小心翼翼,想必绝非空**来风无事生非。

    可见王孙公子,也不是这么好当的。

    也难怪当日他们去醉仙楼,不过有人多说了顾解舞J句,顾承便是火冒三丈。

    生在王府却如履薄冰,姐弟二人的感情自不必多言。若不是深厚,也不会一起出门了。

    不免为表M心酸了J分,也不知将来能否顺利嫁入秦王府,秦王府中又是何等光景。

    昔年祖父高瞻远瞩,表M贵为郡主尚要行事小心,姑母白身入王府,也不知受了多少白眼苦楚。

    好在,表M出阁在即,没了王妃辖制,只怕要好过些。

    那秦王乃是人中龙凤,又是曾亲自求娶表M的,想必对表M是有J分真心的。

    顾解舞并不再多言自己的事,谈话间只是询问江南一带的风土人情,顾承亦是听得津津有味。

    少顷,天Se已晚。

    司马乘风起身告别,说明了自己还住在醉仙楼,这才离去。

    今日他对顾承的感官也改变很大,从前只以为顾承乃是纨绔子弟,刚才才知晓,上回他天不亮便带着人马出京,原是为表M去求一尊菩萨。

    身处这样的环境中,出门只是带一队侍卫,可见他对顾解舞这个姐姐的感情。

    虽说姑母没有为郡主留下兄弟姐M,可有这么一个弟弟,也还不错。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

    他有心帮自己床表M,可惜表M的哪一桩事情都不是他cha得上嘴的。

    好在,她的嫡母也不能。

    越想越是郁闷,便是提着自己的梅子酒上易安王府去了。

    宋翊得知司马乘风上门来寻自己,便是停下手里的杂事,和他花厅喝酒去了。

    两人一边饮酒一边玲濎。

    宋翊自然是得知司马乘风去了镇南王府。

    只是他能来自己的易安王府,怎么就不能去镇南王府了,因此并不过问。

    司马乘风想起宋翊那副画,越发的肯定自己的猜测,便是多了一个心眼,问宋翊:“你可见过镇南王府上的福清郡主?”

    宋翊笑道:“见过一回,上回端Y节,嗊里边儿有嗊宴,这才见过一面,说起来隔J日的中秋节,我又要进嗊,想必郡主也是要进嗊的。”

    后面一句纯属无心之言,却无意中暴露了他想要见顾解舞的心思。

    司马乘风知晓顾解舞已经是定在了秦王府上的,这宋翊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只怕会弄巧成拙。

    只是没说明,他不好点破。

    他便是说道:“他就是我表M!”

    宋翊惊得眼睛睁开了老大:“她是你表M?怪不得你们长得还有点像!”

    果真是单身久了,看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

    多看J眼,真是越看越像,特别是眉眼上那看什么都看不上的气质。

    司马乘风夹了一颗花生嚼着:“她的娘簢父亲是兄M,我们长得像很自然。”

    宋翊一副对这个话题没兴趣的样子,他还想劝他J句,他表M不喜欢他这种菜的,可他避而不谈。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ai,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