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章 但愿人长久(二)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般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司马乘风再是一根肠子,也看了出来,这王妃,似乎是不想让他见表M,但这世子是愿意让他见表M,这才彪路杀出来。

    从前听说深宅大院内是非多,这还是第一次见,不过因为是别人的家事,薛氏又是长辈,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刚才还尚算温热的气氛霎时间尴尬了起来。

    薛氏只是喝茶,不再说话,心道好在刚才的话直说了一半,说到司马氏身T孱弱,生下的孩子也是病弱且福薄。

    顾承也喝茶不说,看着司马乘风只是笑。

    薛氏作为最年长之人,加上司马乘风在场,开始为自己刚才的言语找回:“郡主有王爷疼ai,好不容易养大成人,又得太后ai宠,X子是傲慢了些,待会儿状元公见了,也是要好好替本妃说说她。”

    司马乘风愣了一下:“啊!”

    顾承坐在一侧,是一直注意着薛氏的动向的,见她这么说顾解舞,完全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不过看的出来,她不想司马乘风和姐姐太好。

    他说道:“司马公子既然是姐姐的表哥,自然也是我的表哥,我们以后,就以表兄弟相称吧!”

    司马乘风笑呵呵的应着。

    感觉这里的气氛不对,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薛氏眼睛却是一冷,薛家那么多子弟,也没见他叫过谁一声表哥,见了这司马J人家的杂种,就是一个劲儿的往上贴,真真的蟼愾。

    竹桃往椒园那边去,一进园子见了春梅在廊下伺候花儿,上前行了礼,说道:“姐姐好。外面可发生大事儿了!”

    春梅忙着给兰花修建,再者这一阵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手上也没停,只听竹桃说。

    竹桃跑得小脸通红:“今年的新科状元是咱们家郡主的外族家表哥。这会儿正在大堂上等着,王妃和世子都在。

    世子怕王妃从中阻拦,这会儿正在那边看着,让我过来请郡主过去。”

    春梅一惊,也顾不得修剪了。只对竹桃说让她等等,自己上了里面去。

    彼时顾解舞正在看书,荣华在一旁儿绣花。

    春梅将竹桃的话说了,荣华听着替她高兴,这不是想去找姨娘的娘家人吗?

    不想娘家人先找上来了,还是新科状元郎,真真的长脸面。

    也难怪王妃不想让他见郡主了。

    这回见不了,以后可再难相认了,司马家自认为司马青青和她所生之nv都死了,哪里想得到这京里的这位郡主。本就是李代桃僵的。

    顾解舞放下书本,让荣华瞧了自己的覀惻,这才准备往前面去。

    司马青青的娘家人有没有功名官职于她而言都不重要,只是她想看薛氏那副吃了苍蝇的表情。

    她越是想要她受难,她就要过得越好给她看。

    从一无所有到郡主,如今还有个当状元的表兄,薛氏且不是要恨死了。

    顾解舞到了堂内,先是给王妃福身行礼,便是对司马乘风颔首。

    顾承起身说:“姐姐来了,这位就是今年的状元郎。司马公子了。”

    司马乘风也起身给她行礼,他虽是状元,可现在还是无品无阶,郡主却是内命F正二品。他应当向她行跪拜礼的。

    但状元郎暂时有一种特权,可以只拜天地君亲师。

    因此他躬身回了顾解舞一礼。

    顾解舞在顾承之上的位置坐下,先不过问司马乘风,而是对薛氏发起难来。

    “司马家来亲戚,王妃竟是不然人通知本郡主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王妃不想让本郡主和外家相认呢!”

    这么直白的说出来。饶是薛氏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司马乘风亦是不尴不尬的坐在那里。

    顾承遥举茶杯,让他和自己一块儿喝茶。

    司马乘风别无他法,只好跟着拿起茶杯。

    薛氏说:“状元郎到底是外男,你还尚未婚配,传出去只怕对你的名声不好!”

    顾解舞冷笑:“本郡主与表兄见面,有多少奴才多少双眼睛看着,能传出什么花来,若是传出去,也怕是这镇南王府上有人蓄意为之。

    若是尼濎本郡主知道了是谁在背后乱嚼舌根,定要将她千刀万剐凌迟而死才闭休,方能消了本郡主心里的那口恶气。”

    薛氏知道,她如今是有秦王撑腰,谁敢拿她如何。

    只是眼下那么多人,她堂堂王妃的面子往哪儿搁。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一个nv儿家,喊打喊杀的!”

    顾解舞看着她冷冷的说道:“本郡主说的又不是王妃您,你那脺黥张做什么,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薛氏拿她无可奈何,有些话也不是她能在人前说的,只好拿规矩说事:“你的母亲只是妾室,怎么算也算不上是你的外家。

    郡主可要自重!”

    顾解舞觉得她简直是脑残了:“表哥才高中状元,便想着来寻我瓏母亲,王妃竟然是看不上,想来果真薛氏一族,树大根深,状元算个什么东西?

    宰相门前七品官,想来堂堂状元,皇上钦点,做你们薛家的门房也要看一看文采的!”

    薛氏一下急了,这帽子也忒大了,她可没这个意思。

    司马氏出了个状元又如何,薛氏满门之下那么多年,不知道在国子监培养了多少人才,会看的上这区区一个状元。

    只是科举三甲从来都是皇上御笔钦点,这才与众不同了许多,说起做官,那可不止是考笔杆子的事情。

    薛氏不言语,更是不屑再去争论。

    因为她不知道继续争论下去,顾解舞又会给她扣什么样的帽子。

    不就是想让她走,她走便是。

    薛氏对司马乘风说道:“本妃有些累了,顾承你替母亲好生招呼司马公子。”

    司马乘风见薛氏离开,堂内只剩下顾解舞、顾承和司马乘风。

    司马乘风这才得机会细看顾解舞,只觉得她眼熟,之前虽是在醉仙楼有过半面之缘,但是似乎不是因为那个。

    猛然瞧见她衣裳上面的白玉兰花,这才想起。

    原是在宋翊的画作上见过。

    心想一个是易安王,一个是镇南王府的郡主,总是有机会见过的,也就不做他想了。

    窈窕淑nv,君子好逑而已。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ai,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