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七章 常恐秋风早(一)

    这一回来的突然,秦王三五下结束,抱着她亲了亲,说:“别担心,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名声再差,为夫也不嫌弃。”

    顾解舞嫣然一笑,说不出的明媚娇艳。

    只是最近常觉得周围气氛有异样,平日里观星,天上总是迷迷茫茫的一P,此兆昭示人间将有大变。

    身为异类,顾解舞的心思,从来都是比旁人更重些的。

    秦王细细用棉布给她擦了身子,这才和她说了早些时候,太子在养心殿求婚一事,而皇上竟是让皇贵妃传这般大逆不道的话给他。

    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了。

    但无论如何,他都不愿顾解舞对他有误解。

    顾解舞也是惊了一条,在秦王背过身去时,一双眼珠子换成了妖瞳,金灿灿的竖瞳只看见他身上依旧是龙气萦绕,而绝非真龙天子的白龙之气。

    不过太子不过是凡夫俗子一个,秦王与他一争高下,也是没什么危险可言的。

    便是从秦王有些落魄感的后背哀住了他,脸颊贴在他的臂膀上说:“皇上慧眼独具,这才想要你取太子而代之,你又何必耿耿于怀,不能安释。

    当务之急,朝堂上不是太子的人就是荣亲王的人,你最该担心自己要怎么做,才能赢他们而已。”

    这一番话,当真是违心之言,她当初看过的,他无九五之命数,必定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如今却是天子要他做选择。

    除了前进,他根本不能后退。

    后面没有生路的。

    秦王抓住她的手,叹息一声:“我又何尝不知,只是我从未想过那位置,所以现在父皇突然要我去争,还是拿你和母妃做赌注,我心中是千般艰难的。

    我若赢了,你们便是可以安稳一生。

    倘若我败了呢?

    嗊里争储的皇子们多少年来死了一拨又一拨。他们的亲族哪里又有长安的,都是一道烟消云散的。”

    顾解舞轻笑:“大周的战神,大将军王也会怕吗?”

    秦王扳过她的身子:“从前是不怕的,后来就怕了。”

    他的眼里全是她。只有她一人而已。

    自从有了她,才会有些知道怕了。

    艂愒己输了,却是累及了她。

    顾解舞满心欢喜,这样的他纵然会宠ai其他nv人一时,但只会ai她一人一生一世。

    秦王走的时候。顾承将他送到门外。

    只对顾承这般说到:“你在京中安份些,等寻到了机会,本王定会不遗余力。”

    顾承是聪明人,自然听得明白,拜谢了秦王之后,见秦王的车架见不到踪影,这才回里面。

    薛氏今日气的不轻,可也不敢轻举妄动。

    明妃生产在即,千万要相安无事才好,免得惊了明妃滇潵气。

    荣华和春梅只以为王妃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但见那边入夜了都还没动静,还有些不习惯。

    顾解舞看了只是笑,她现在心情好,也没心思对付薛氏。

    皇上既然要秦王去争,那么,将来寻机会好好招待一下两位姐夫家便是了。

    那样,薛氏才能对她的痛感同身受。

    夏末,会试结束。

    顾承凑热闹,也去看了发榜。

    今年的状元郎竟是好巧不巧,司马乘风是也。

    顾承惊讶得手里的一把花生掉了大半不知道。

    那小子衣F呆傻的模样。竟然能考上状元,真是活久见。

    宋翊这边确实备足了厚礼,送往了司马乘风下榻的醉仙楼。

    今日醉仙楼里外是一P欢声笑语,掌柜的更是自费请了一班唱大戏的说书的来堂上助兴。通天一副好气象。

    司马乘风X口带着大红花,被掌柜的怂恿到了二楼天字首座那里,陪坐的都是同年进士,素来才子少不了佳人,一些个进士便是请来了青楼花魁们陪酒。

    这让司马乘风十分万难为情,就像是落入陷阱的麋鹿。只晓得这边敬酒要喝,那边敬酒还要喝,男的敬酒要喝,nv子敬酒更要喝。

    这才彪上午的,便是只有三分清醒了。

    但他是酒醉心明白,还想着去镇南王府拜访一番,早上都吩咐了掌柜的帮他准备贺礼,可现在看来,是离不开身的了。

    不一会儿,堂内便是迎来了一群送礼的人。

    四五十人一派,手里提着肩上抬着,礼品都扎着红布,十分显眼。

    先进来的J坛子茅台酒,之后是瓜果点心等等,还有金银彩缎,吃的用的喝得,络绎不绝让人眼花缭乱。

    东西一摆进来,这醉仙楼的大堂都是不够用的。

    掌柜的早就等候在了一旁,这才听得管事的人唱和:“易安王恭贺司马公子高中状元,这是礼单,请公子移步说话。”

    掌柜的赶紧让身边的小二去请二楼之上的司马乘风。

    这醉仙楼虽是名声在外,可出了个状元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他能不抓紧竟会献殷勤。

    虽说只是状元住了他的店,可说出去那也是光耀门楣的事,所以他对司马乘风现在是一万分的热情,恨不得把nv儿都嫁给人家。

    可惜,那也要人家看得上。

    司马乘风也跟着大家在二楼上面看下面的热闹,只看见J个人影来去,至于他们说的是什么,那是一个字没听清。

    小二拉着他往蟼愡,他这才知道,下面的人是来找他的。

    司马乘风朝着管事的一礼。

    易安王府管事的吓得不轻,状元虽说不是什么正经官位,可就冲他这名号,他这一礼他这个奴才也是万万受不起的。

    管事的往旁边跑,司马乘风醉醺醺的一拜拜了个空。

    听得是易安王送的贺礼,司马乘风自然的回话:“管事莫不是弄错了,小生和易安王爷并无J集!”

    他虽是醉了,可认真想了想,真不认识易安王。

    管事的咧嘴一笑,见司马乘风摇晃的样子,生怕他摔倒,解释说:“状元公可认得一人姓宋的公子?我家王爷与公子乃是布衣之J。”

    司马乘风这才想起不见多日的宋翊宋公子。

    红着脸噢了一声,管事的很高兴,说不定能完成自家主子的J待,带他会王府一叙,可他显然高兴滇潾早。

    司马乘风就这么噢着,顺地上倒了下去。

    掌柜的连忙垫在西边,免得摔坏了他的状元公。(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