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六章 盈盈一水间(二)

    她便是如他的意好了,免得今日难以收场。

    听了一句温香软语,秦王的脸Se好了许多:“可人心的小东西!”

    顾解舞听得汗mao都竖起来了,他不是要在这里

    好在,是她想多了。

    秦王放开了她,让她带他去逛园子。

    顾解舞呵呵,这园子有什么好逛的,比起凉州的秦王府都不如,更别说同京城里的秦王比了。

    小花园不过百步就逛完了,秦王又朝着她所住的椒园的去。

    虽说那里是她的闺房,秦王去不合适,可眼下谁敢拦他。

    秦王第一回来的时候緡着这外面有一G特殊的香气,后来问过,知道这是花椒树的香气。

    今日便是想着来看看,花椒温暖多子,汉时皇后所居嗊室,便称椒房殿。

    小园子里一株花椒树亭亭玉叶,青叶环绕,枝桠上冒出一点点碎绿,如珠子串成一枝,带着花椒树别样的香气。

    顾解舞也不敢多言,只是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

    若是他想说,定然会告诉她的,他现在不想说,她问也是徒劳。

    秦王看着拿花椒树却是打开了话匣子:“你不喜欢这棵树吗?”

    比起其他植物,这棵树像是无人管理的模样。

    顾解舞回答:“它本来就是野生的,只是前一任的房主建了所房子把它给关了起来。

    若是它有口能言,未必会感谢这家的原主人。”

    秦王只觉得她说的话真有意思:“好像你从来都觉得这时间的万物都是有灵X的,养鱼必定成双成对,养花定然鏡心养护。

    对花盆里那些个野生的杂C,也从不拔出,甚至为了养一盆杂C,把花给移栽了。”

    想起来,觉得真是有趣。

    顾解舞解释说:“花本就是花房育出来的,从小打大不知道换了多少花盆,早就习惯了。那些C可本同,本就从花盆里长出来的,就算移栽到其他地方,C也未必活不了。

    当然是肯移栽花了!”

    秦王哑然一笑。这种神奇的解释也只有她能理制凐壮的说出来。

    “你既然能怜悯这站在花盆里的野C,怎么就容不下一个李薇呢!”

    顾解舞本是默许了许朝云她们,并且告诉了金蝶玉,要她们好生教教李薇规矩。

    奈何这些被秦王知道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认为自己是个善妒又心狠手辣的nv子。这可怎么好?

    她有些惊慌的解释:“你去问问牡丹花,它会不会喜欢和它长在一个花盆里的芍Y?”

    秦王见她这样,ai得不行:“我要是能和牡丹花说话,早就去问它了,说这里有个自比牡丹的人,也不知牡丹听了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说着,呵呵的笑了起来。

    远处的李仓见了,只觉得松了一口气。

    从嗊里出来到现在,他头P都是紧绷着的,生怕一不小心触怒了王爷。

    现在好了。果真还是顾主子有办法。

    顾解舞见他那副样子,只觉得脸P都要被戳穿了,在床上的时候,什么心肝宝贝R麻的话都说的出来,比牡丹花怎么了,就差没拿她比嫦娥了。

    下了床就翻脸不认人,现在还来嘲笑她,简直不可原谅。

    顾解舞鼻子一瞪,甩袖子走人。

    管你心情好不好,现在她心情也不好了。才没心情哄你。

    见顾解舞真生气跑了,秦王这才知道自己玩笑开得太过了,她最在意的便是她的容貌了,就差没每天问他一回她是不是天下第一的美人。

    现在被拿住了蜏髋。炸mao也是情理之中的,他得去给那多像花儿顺顺mao。

    这形容听起来怎么那么怪。

    回到闺房内,顾解舞气不打一处来,在镜子面前照来照去,自言自语:“牡丹花好看是好看,能有我看?”

    不过真身比起来。牡丹花是比较好看啦!

    可是她一身mao茸茸的最可ai了,也不知道迷死了多少少nv,多少nv孩只恨不得抓一只回去天天抱着玩儿。

    那个混蛋才欣赏不来。

    听见他的脚步声,顾解舞一生气把门栓给拴上了,饶是你是天蟼愵尊贵的王爷,还不是得被我关在们外面。

    门被推了J下之后没了反应,顾解舞坐在凳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等着他求饶还是什么的,不然就让他在廊下站着晒太Y好了。

    脚丫子不自觉的摇晃了起来。

    秦王从窗户外面翻进来,就看见顾解舞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在哪里。

    听见后面有声音,顾解舞转头看过来。

    秦王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说:“下回可记得把窗户也琐上!”

    顾解舞白了他一眼,见他Se迷迷的扑了过来,起身一躲,两个人围着桌子转起圈来。

    秦王嘴里念念有词:“让采花贼进了门,小娘子你真是太不注意防火防盗了!”

    顾解舞被他这话逗笑了,极力忍住的配合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小贼,竟然敢青天白日闯进镇南王府,本郡主可是金枝玉叶,碰本郡主一根头发,小心你被满门抄斩!”

    秦王痞子模样笑道:“你可不知,是你嫡母放我进来坏你名声的,你可乖乖从了我,免得受PR之苦。”

    顾解舞绷不住了,笑骂:“别闹了,一点都不好玩!”

    纯粹是她被他一个人调戏了好伐?

    秦王却是来了劲,本是逗她玩,哪里知道心里竟是起了一把火。

    嘴上答应说:“那别闹了。”

    说着走进了顾解舞,她没注意,被她一把抓住了。

    秦王像是失控一般抓住了她,将她按在了桌子上。

    伸手在腰间解开,又滑进她的裙底,将她唯一的一条沙K扯了下来,毫无征兆的进入了她的身T。

    秦王只觉得身上一阵轻快,也感觉到她的G涩,依旧重重的一下下往里去。

    顾解舞只觉得自己像是一只河蚌,被他生生掰开,塞了进去,在里面掏啊掏,又疼又舒F,慢慢的开始洋了起来。

    本是有些抗拒的,跟着便是攀上了他的身子,跟着他晃动。

    顾解舞声音娇媚,有些担忧的说:“怎么办,他们可是知道你过来的,现在我们这般模样了,你进了我的闺房,也不知道外面会传成什么样!”(未完待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