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一章 菩提本无树(一)

    大周城外驻扎着军队五万,皆因秦王管束严格,才没出许多惹人笑闻的事来。

    从远处看,只见一P营帐延绵,一眼望不到边。

    在韩中子看来,就像是一蒸笼包子被摆在了青C地上。

    云中子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师弟,醉醺醺的脸走路都不稳了,同行的商旅队伍在前面不远听下,要去做生意。

    本就是白搭人家的车,也不好再麻烦人家,因此才牵着这个不着调的现在唯一的师弟继续往前走。

    他们的目的地是大周的帝都。

    韩中子不愿意再走,G脆耍赖躺在地上不走,一身深Se的衣裳显然因为他常做此举动,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Se。

    比起一身书生长衫打扮,面P白净还长了一双桃花眼的云中子来说,天差地别。

    说出去别人都不能信他们同样师承太神嗊门下,是太神嗊最出Se的两位弟子。

    云中子为太神嗊掌教真人座下第一弟子,全教上下除了长辈们见了他都要称一声大师兄,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奇葩,那就是成一师叔三千弟子中的一个,韩中子是也。

    成一是太神嗊中的上一辈的奇葩,三千弟子也就教出韩中子一个奇葩。

    传闻成一年轻时候最喜欢办成算命的周游列国,实际上是去抢小孩,从来只挑三四岁的下手,那时候太神嗊里边都以为这位师叔一定是癖好奇特。

    可因为他是掌教的师弟,且一盘先天演卦推算无比惊奇,因此并没有人为难他。

    后来众人才知晓,他并非是故意坏人天L,只是他算出自己这一生不会有传人,一手鏡算奇书极大可能X会失传,索X破罐子破摔,偷了好多小孩子给自己当弟子。

    如此作孽,又曾泄露天机,不到三十便是被自己所累。病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虽然贵为过失,却只能在牢笼中度日。

    然而,他的付出也是有回报的。

    某日,韩中子随掌教真人去燕皇嗊打醮。

    适逢太后带着诸皇子在御花园游玩。见着其中一个与自己一般大小的童子,上去便是一跪,然后山呼万岁。

    在场的人没一个没被吓到,回去之后,韩中子自然是被小以惩戒。恰好被关在了自己师傅的旁边。

    见了自己面目可怖的师傅也不怕,上前就说:“你泄露天机,遭到天谴,也是活该!看你的样子,还有好J十年的寿数,现在自行了断,可少受很多罪!”

    成一扒在笼子上瞧了又瞧,才想起他是哪个孩子,对着他便是说:“记住,你这一生。都不要踏上周国的土地!”

    韩中子坐回了自己的角落里,觉得自己名义上的师傅是疯子,好项目大师兄有那么玉树临风的师傅,想着,郁闷的睡了过去。

    旁边的老鼠吱吱的叫着,是他的C眠曲。

    成一见他不理自己,便是瘫坐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后悔收了韩中子这么一个弟子。

    彼时,受命押送韩中子的,正是云中子。

    那是云中子最后一次看见师叔。

    传说。师叔的先天演卦鏡妙无双,能算前世今生未来。

    人,哪里又有不想做先知的。

    云中子对于成一的记忆,到此为止。

    太神嗊因为依附于燕国前太子。被慕容澈赶尽杀绝,云中子在太神嗊大火之中只救出韩中子一人。

    想来,这就是命!

    韩中子见到云中子的第一句话便是:“你若想活,就还俗,再也别做道士。你若想活个明白,就去周国。哪里,你会找到答案!”

    他手中从来是酒不离手,对他来说,太清醒是一种痛苦。

    云中子有属于自己的野心,他不能接受自己一夕之间失去了一切,且在掌教临死之前,答应了他会重振太神嗊,所以,他要去寻找真相。

    然而,韩中子并不愿意去大周。

    问他为什么,他只说,这是他师父对他的唯一忠告,永远别走上周国的土地。

    可云中子知道,他不能少了韩中子这个天生就会算命的东西。

    他当年跟着掌教进嗊,见了人就跪在山呼万岁的那个,就是现在的慕容澈。

    只是,掌教真人不相信他的预测,一心一意认为太子才是国之英主,才以致于,太神嗊覆灭于慕容澈之手。

    韩中子被半拖半拽半哄半骗的,竟然离周国的帝都,只是J里之遥了。

    他并非不愿去,只是内心还在煎熬,这么下去,被慕容澈找到赶尽杀绝是绝对的,他也不明白,慕容澈为何要发起狠来,将太神嗊的道士,连扫地的和老鼠都不放过,一把火烧的GG净净。

    怎么说,他自己也是半个太神嗊的弟子!

    也该叫那该死的云中子做大师兄!

    简直就是欺师灭祖的叛徒!

    韩中子看了一眼云中子,满眼都是怨气:“叫你不来偏要来,这回好了,咱们都要被大虫给当点心了。”

    云中子恼火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他:“你再不起来我保证你一定死在这里!”

    韩中子典型的书中学霸,拳脚功夫就要差些了。

    知道自己怎么学都打不赢太神嗊存在以来的第一天才云中子,至此自暴自弃,认输了。

    一路上,除了死活不愿意叫悠中子一声大师兄外,基本上都是被云中子欺压着活下来的。

    韩中子只觉得云中子的脑袋结构与他的一定不同。

    指向了旁边的山石后面。

    一只金灿灿的吊镜白额大虫赫然藏在那里!

    云中子瞬间拔出腰间软件,只听得空灵剑音,如清泉响彻山间:“这老虎有怪,离我这般近,我却是没发现。”

    白光红痕,凶猛的老虎当即死于云中子剑下。

    韩中子一脸看白痴的表情:“你傻B啊!你杀了他,我怎么问它话?唯一的线索都被你给弄没了!”

    云中子不理会他,过去检视那老虎的尸T,果真发现了它有些与众不同,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同。

    “这老虎,怎么回事?”

    韩中子翻白眼:“妖这种东西,是共生的,这老虎刚有些灵X,却还未开启灵智,想来是偶然被妖气熏染。”(未完待续。)

    ps:  我ai这两个家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